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溫情的謊言

    2014年的夏天,我在市里的醫院住院,住到第二天的時候,病房中住進一個中年男人,長得極威猛,一副絡腮鬍子透出一種霸氣,讓人望而生畏。陪護着他的是一個老實巴交的女人,一看就知道是他的妻子。女人性格溫順,男人似乎毫不領情,動輒對她破口大駡,説她敗家,一個肚子疼的病也要住院,純是拿錢打水漂。而女人亦是默默,不分辨半句。
   男人上午做了檢查,一時診斷結果還沒出來。下午的時候,我正和醫生在辦公室里閑聊,那女人進來了。醫生還沒等開口,女人一臉焦急地問:“大夫,他得的是不是癌症啊?”看她的神情,極緊張極激動,就像隨時都能發瘋發狂。醫生猶豫了一下,説:“不是。從檢查報吿上看,只是直腸有些炎症。”女人似乎松了口氣,卻立刻對醫生説:“大夫,求求你,如果我丈夫問起來,你就説他得的是直腸癌!”我和醫生都是一愣,還沒見過這樣的家屬,一般的患者家屬都要求對患絶症的親人保密,哪有把病往嚴重説的?見醫生沉吟不語,女人忙説:“大夫,沒事的,我知道他這個人,他能挺得住,他才不在乎這些呢!求求你,你就這么説,我保證他不會有事!”醫生問:“你爲什么要這么做呢?”女人腼腆地笑了笑,説:“大夫,等他好了出院的時候,我肯定吿訴你,你就答應我吧!”醫生終于點了點頭,女人一臉喜色地走了。
   當我回到病房,聽見女人正對丈夫説:“雖然到了晩期,醫生説也能活上幾個月呢!你也別着急!”那男人情緒暴躁起來,嘟囔着駡道:“他媽的,一個肚子疼還弄出癌症了,不行,我得問問大夫去!”説着,甩脫女人的手大步走出病房。過了好長時間,他回來了,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逕直上了床,躺在那兒發了好長時間的獃。最後,他翻身坐起,對女人説:“沒事兒,你別害怕,不是還能活好幾個月嗎?咱家的錢也夠你和兒子生活了!”女人露出一絲微笑,説:“沒準兒還能治好呢!有人得了癌症還活了十多年呢,你這么結實,肯定也沒事兒的!”男人聽了她的話,竟是破天荒地沒有駡她,還抓起她的手,説:“以前總是對你張口就駡,現在想想,你跟着我盡遭罪了,以後還要把這個家撇給你,唉!”女人的眼角濕了,低聲説:“只要你沒事,就算駡到老我也聽着!”我看這次女人的神情不是裝出來的,她眞的被丈夫的話感動了。
    接下來的日子,男人對女人變得好起來,連説話也一改以往的粗聲大氣,這種變化讓人很是驚訝,而女人裝出來的傷感也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他們相敬如賓,有時分不清是誰在護理誰。可見人之將死,才想到了去珍惜眼前的一切,才想到去珍惜那個和他相濡以沫的人。我忽然明白了女人的意圖,她這么做的目的,也許正是想要讓丈夫對她溫柔些好些,看來,這個女人也是很聰明的。
   沒過幾天我就出院了,想想這對中年夫婦,就覺得很有意思。我還想到,要是男人最終知道了女人夥同醫生騙他,會不會對她更是加倍地痛駡?只是,能有這幾個月的溫柔時光也就足夠了,我想那女人也是這樣想的吧!
   三個月後我回醫院復查,還特意到原來的病房看了看,卻沒見到那對中年夫婦,他們已經出院了吧!醫生吿訴我復查的結果後,我向她問起了那對夫婦,她卻嘆了口氣説:“挺好的夫妻,只是那男的死得太快了!”我大驚,問:“他怎么會死呢?他怎么死的?”醫生説:“死于直腸癌晩期,就活了兩個多月!”我更加迷惑,問:“當初不就是炎症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醫生摘下眼鏡,慢慢地對我説出了事情的經過。
    那個男人本來就是直腸癌晩期,那女人來問結果時,醫生見她太着急太激動,就暫時沒吿訴她眞相。及至女人提出了那個要求,醫生便隱約猜到了她的用意,便也就答應了。當那男人來問醫生時,醫生就如實地把病情吿訴了他,因爲醫生覺得這個男人能承受得住,倒是那女人會經不起打擊。醫生也吿訴了男人他妻子的計謀和用意,男人便央求醫生不要吿訴女人眞相,他一定會在最後的日子里對她好的。這件事從始至終,被蒙在鼓里的,只有那女人。最後當女人從男人日漸虛弱的身體中覺察出一切時,男人已經到了彌留之際,她的淚水長流不絶。
   那一天,在九月的陽光下,我的心被溫柔地擊中,忽然覺得這世間的一切眞情都是那么美好、那么地直入人心。那種愛,就是生命中最燦爛的花朶,歷久彌香。

作者朱華:杭州市余杭區杭州大關印務有限公司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