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鳳尾老師

陸琴華
 

寧當鷄頭不當鳳尾。生活里,能夠把鳳尾工作做得風生水起的不多。我們學校的女敎師張芹鳳例外,最終贏得了我們全體老師一片稱讚。
    那年,我所在的高考復讀學校有兩類老師,一類是全職,8人。一類是兼職,4人。張芹鳳在我們全職老師中,年齡最小,才三十五六歲。她上完兩個班的政治課應該跟我們一樣可以輕鬆一會兒了,可是一會兒家長來了,她去接待。一會兒上邊開會了,她去參加。一會兒班級有什么活動了,她去捧場,至於接電話更是稀鬆平常。原來她身兼數職,負責敎務、出納、招生、文員等,一有時間還要到學生宿舍看看,整天像陀螺似的忙個不停。相比之下,我們這些老師可就是神仙日子,優哉游哉。
    每學期的課表就跟釘在墻上的釘子似的,一般不能隨便更動。一次,有個兼職老師要動課表。她説什么也不同意。可是校長不知因爲什么卻默許那個兼職老師的做法。她不得已只好改動了課表。當然了,那位兼職老師沒意見了,其他,尤其是我們這些全職老師心里都不服氣,這不是做事不公平,有情感傾向嗎?全職老師不敢指責校長,卻都把牢騷發到了她身上。她笑笑,忍了,權當禮物收下了。
     十幾年以前,我辭去原單位工作,凈身出戶,來到民辦學校。可是也有一些老師吃空餉,原單位工資照拿,到別的學校了,尤其是民辦學校還能撈外快。我所在的高考復讀學校就有吃空餉的老師。原單位實施簽到制度,吃空餉的老師只好每周回去一次,甚至兩次。吃空餉的老師也在課表上打了一些歪主意,想每周少上一兩節課。鬧到最後,校長竟然想給我加課,本來我語文課是滿工作量,平時夠忙的,加了課,無形之中,負擔更重了,我心里一百個不情願,可是架不住校長的軟硬兼施。張芹鳳呢?爲我打氣,讓我堅持原則,守住底線。這樣校長才算,吃空餉的老師也才死了給自己減課的心。這也難怪,我所在的學校是高考復讀學校,老師工資是固定的,老師上多少節課,跟工資沒一點兒關係,所以個別老師想方設法給自己減課,全職老師是這樣,兼職老師也是這樣。有一次,全市模擬考,一個老師説什么也不進敎室監考,原來這個老師在上一次的模擬考中多監考了一場,無奈,張芹鳳忙完手頭的活只好替那老師走進敎室監考。儘管高考復讀生面臨二次高考的壓力,可是仍有一些男女生忘記復讀初衷談戀愛,張芹鳳放棄休息時間,不厭其煩地做這些男女生思想工作,復讀不比應屆,面對高考壓力,面對父母期望更大更重,敎育學生一定要以高考大局爲重,不然,復讀就沒有意義了。班級談戀愛沒了,也就掃除了一些班級管理上的障礙,學生以更高更大熱情投入到復習迎考上。
     高復班説一周一大考,三天一小考,一點兒不夸張。我從網上把試題治好了,張芹鳳就幫我制答題卡。我們上完課,還能上上網,她上班期間根本沒空上網,她説:“陸老師,你試卷制好了,提前跟我説一聲,我下了班跟你印試卷。”一次,我把試卷又制好了,抬頭卻不見她的身影,原來她出去採購敎學用品了,這時的我就打電話給她。工作中,她要是出了小差錯,會一個勁自責。有一次發工資了,我工資單上多出50元。我想可能是我前幾天帶學生體檢給的補助吧。簽工資單時,我也沒説什什么。待工資要上卡了,她才發現這多出的這50塊錢是不合理的,趕緊給我打電話道歉,見了我還賠不是。
    我們學校雖然規模不大,可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張芹鳳身兼數職也就不足爲奇了。高考結束了,我們圓滿完成上級領導佈置給我們的任務,張芹鳳則好像還一臉歉疚,對我們説:“服務不到位,敬請老師們原諒。”採得百花成蜜後,爲誰辛苦爲誰甜?這個時候,我們才深深體會到張芹鳳這個鳳尾確實便利了我們這些全職老師,還有那些兼職老師。如果沒有她從中協調和默默付出,很多工作無法正常開展或做得不到位。

作者陸琴華:江蘇東海縣城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