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父愛無疆

裴國華
 

父 親 (散文詩)
   居住在鄉下的父親一生活得很堅硬。每天早早地踩醒了通往田間那條朦朧的小路。面朝黃土背朝天,赤裸着雙腳,以牽動日子的手,在承包地責任田里,挖掘一個個守望。
    父親一生的嗜好是抽煙。常常將縷縷思緒交到煙鍋里撲閃。一個勁地吸一個勁地抽,沒完沒了地驅趕着疲倦,驅趕着煩悶和憂愁。品味着風風火火的人生和苦辣酸甜的日子。
    匆匆走動的歲月,悄悄地織密了父親滿臉的艱辛。父親額上的海浪,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越來越高······
    父親啊,我是被你用厚實的手掌扶起來的;我是被你用忍耐和善良養大的;我是被你用無聲的父愛澆灌成人的。在你眼里,我永遠是個孩子,永遠是你注目的開發區。你總是激勵我奮發前進,企盼我成龍上天。
    父親啊,漸漸蒼老的父親,你是一頭耕牛,你黃土般的脊背過早地拉成了一弓堅實的犁杖。父親啊,慈祥淳樸的父親,你是一座大山,大山上有我採擷不盡的鮮花和野果,有我攀緣不完的藤蔓,藤蔓下有滋養我成長的深潭。父親啊,以負重的雙肩把家挑起來的父親,你飽含艱辛的生命之汁,滲透了我整個靈魂。

岳 父 (散文)
   65歲的岳父退休好幾年了,人雖退了身卻未閑,一直在爲生活奔波忙碌。
    岳父是注冊會計師,由於所在單位效益不好,退休後回鄉下農村居住,每月退休工資很微薄。岳母是農民,勤勞純善儉樸,可一生坎坷,前些年得了一場大病就臥床不起了。後經多方尋醫求治,花了不少錢,現在勉強可以下床走動,但每日還得藥療不斷,早已喪失了勞動力。舅子已25歲了,技校畢業參加工作不到三年,就被領導安排下崗。這沉重的生活擔子不得不落在了岳父的肩上。
    岳父是個好強的人,沒有被困難和厄運嚇倒。回鄉後就在岳母荒着的田地里忙開了。學着種花、種菜,每日浸泡在田地中。儘管年紀大了,耪出來的鮮花和蔬菜,仍擔着去街上賣。每逢過春節,我和妻領着女兒去岳父家拜年,岳父硬是要給他的外孫女壓歲錢,盛情難卻,我和妻眞是過意不去。
    岳父是個通達樂觀的人。儘管自己退休工資較少,儘管自己家庭困難較多,但從不怨天怨地,精神未頽廢。意志未消沉。時聽岳父説:“做人要自尊、自強、自愛。自己老了,但不能因爲老就以老賣老,四處伸手尋求關照。老年人要有老年人的骨氣,自己要尊重自己,自己要關愛自己······”是的,岳父從未向我們展示過他的愁苦。我們每次到來,他總是笑臉相迎,好酒好菜相待我們。舅子下崗了,他吿訴舅子挺起腰桿,不要整天垂頭喪氣,並拿出一些錢給舅子作爲找工作用。
   岳父是個正直、本分、原則性極強的人。退休回家後不久,曾有多起私營老闆開着轎車來請他去幫其管理財務,但他都未去,原因是這些老闆個個都是一套嘴臉,要求岳父做兩套賬,想逃避國家的稅收,從而達到他們非法謀取暴利的目的。岳父怎能答應跟着他們去,用他的話説:“寧可自己受窮在家耪田種地,也不高愛到那些地方去享福”。
    岳父就是這么樣的一個人,自從退休回鄉下農村,一直未享樂和安逸過,還在以他那堅強不屈的脊樑支撑着生活。

作者裴國華:雲南省作協會員,雲南省詩詞學會會員。至今已在國際國內100多家報刋雜誌發表作品1000多件。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