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父親的槐樹林

魏益君
 

老家在一座山前的峪子里,山下是一大片槐樹林,村子因槐樹而得名:槐樹屯。在我小的時候,那片槐樹林並不大,後來的規模緣于父親對槐樹的鍾情。
    我幼小的記憶中,父親長年累月地勞作在那片槐樹林。等我能背起書包上學時,父親把我領進那片樹林,講起了一個我從未聽過的故事。當時正是五月槐花開得茂盛的時候,父親望着那一棵棵流銀瀉玉的槐樹,娓娓講着,表情凝重。
    那是六十年代的困難歲月,到了靑黃不接的五月,槐花便成了村里人的救星,家家戶戶滿山遍野擼了槐花,做餅做糊,充飢度荒。當時,父親就讀于縣中學,是村里唯一的高小生。逢星期天,父親和奶奶就擎着勾鐮,挎着竹筐,來到村南那片槐樹林,擼了槐花,做成槐花飯,供父親上學。矮處的槐花幾乎都被擼光了,父親就脫了鞋子,爬上高高的刺槐樹,擼啊擼,想着到了學校又有了充飢的食物,就無比興奮。
    槐花飯做好了,太陽偏西時,父親背着盛滿槐花飯的瓷罐,踏上返校的山路。無鹽無油的槐花飯,吃起來又苦又澀。不久,父親的臉越來越胖,同學們戲謔父親説,是槐花飯養人,把父親養胖了。很快,父親就一病不起,渾身腫脹,用手一戳一個坑。到醫院去看,醫生説,這是因爲父親不吃糧食,光吃槐花飯的原因,可不能再吃了。父親病了半個多月,不但花掉了家中所有的錢,還欠了一大筆債。
   病癒之後,本來生活拮據的家庭,更是吃了上頓沒下頓,更別説供父親上學了,父親只能輟學務農。一日,父親來到那片槐樹林,抱着一株老槐樹直哭到天黑。
   父親發誓:槐花破滅了我求學的夢想,我要讓這片槐樹林變成今後的好日子。
    從此,父親開始鑽硏放蜂釀蜜知識,還外出尋師求敎。第二年槐花盛開的時候,父親成了一個放蜂人,那滿樹雪白的槐花,眞的變成了晶瑩透明的槐花蜜。
    從那以後,父親就在那片槐樹林扎了根,邊放蜂邊膨脹那片樹林。年年如此,植樹不斷。
    父親講過他的故事後,認眞跟我説:“當年我吃着槐花飯上學,因病輟學,夢想破滅;我希望你吃着槐花蜜上學,走出大山,替我圓夢!”
    我當時聽得似懂非懂,只覺得父親的遭遇很可憐。
    上學以後,因爲父親和那片樹林的原因,我眞的學習勤奮。這令父親高興不已,更加辛勤地侍弄那片樹林,把那片槐樹林視爲自己的命。
    文革時期,造反派把父親放蜂定性爲資本主義,不但銷毀了父親的蜂箱,還要砍伐那片槐樹林,父親瘋了般與造反派對峙着,最後身上被砍了一刀,才使造反派偃旗息鼓。從那以後,父親更加看重那片樹林,直到改革開放以後父親東湊西借承包了那片槐樹林。
    在父親的影響下,我眞的爭氣,一路攀升,考入大學,爾後有了體面的工作。
    後來,那片槐樹林越來越大了,我也常常回去,看望父親和那片槐樹林。父親老了,將養蜂技術傳授給二弟,開始頤養天年。但父親卻不願搬出槐樹林,他説,守着這片槐樹林,感覺日子過得眞實有勁!

作者魏益君: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喜好散文寫作。作品散見多種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