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禁書的硬度

侯建磊
 

   這幾天,在狂讀一本上下冊的禁書。閨蜜炳輝提供給我的,講述B 氏敗亡內幕。漆黑色封面,令人膽戰心驚的書名和導讀,繁體,印製粗劣——禁書將書的功能回歸爲原點:著書立説,傳遞信息。似乎只可私讀,公共場合捧出,自覺惶惶然不入流也。然而,讀着眞的非常舒服!
   一讀之下,自幼所受的政治敎育猛然遭到棒喝,瞬間萎縮成一個初次看黃色録像般的大男孩,刺激,好奇,如飢似渴,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出。“哦哦,原來是這樣的啊!”原先種種蒙眬的揣測,均被一把撕去了外衣,赤裸裸地展示給你看。那種以彼世的眼光和口吻,揮斥方遒指點江山的氣勢,呈現給你另一種無法拒絶的眞實。如讀二月河描寫九龍奪嫡的歷史小説,這本書的炮製者,仿彿是百年後的人,在講述今日的中國。
   試摘録一段某高人策反B 氏的話(我不摘録,你極有可能看不到):
   想我高祖,英明神武,經百戰而取和平,拯萬千黎民于水火,雖有反右之失,文革之過,民生凋敝,餓殍遍地,但是萬民歸心,政通人和,何故?夫民不患寡患不均,唯高祖能令天下均也。
    高祖崩殂以來,太宗立志革新,圖謀富國,已歷三世。而今我老大帝國,一躍而爲世界強邦,可謂國泰民安,萬衆矚目。然而,人情不常,疏繁于時,大道旣隱,亂獄滋豐。吏不知稼穡之艱難,圈地拆屋,殘民似逞;君不知國運之無常,澤靡下究,情不上通,乃至官民矛盾,勢同水火,社會危機,危若累卵。庸主誤國,迂吏害民,我神州故國,急需一聖主明君,高舉赤幟,蕩平淤穢,澄清環宇,再造共和!斯時其時也,斯人其君也!
   眞個是文采斐然,鞭闢入里,絲絲入扣,字字驚心!
   讀着這樣的文字,你若是被策反的B 氏,是否也有茅塞頓開、熱血沸騰的冲動?
   所以,這種禁書,就有了一種硬度,一種風骨,一種睿智。讀罷,胸中涌動着一種想喊口號的激越,一種勘透世情的天靈蓋上涼風習習的豁然開朗,一種對扯旗造反不成者的惋惜、欽佩和後怕。
    禁書之禁,都在于掌權方,讀者和寫者是不禁的,相反,被禁——旣禁讀,又禁出。但是,信息、思想和對眞相的探知欲,永遠禁不住。你不拿眞相示人,公衆就只能以這種形式獲得補充和印證。這造成了讀禁書的特殊快感。

作者 侯建磊: 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一百多篇文章散見于諸多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