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母愛綿綿,茶香悠悠(散文)

魏益君
 

母親好茶。記憶里的母親,下地幹活,地頭總會燜一壺濃茶,小憩時舒心地喝上一陣。晩上拉呱聊天,一壺“大把抓”,被開水續得直至沒有了顔色。
     自從大哥當上海員,母親喝茶才上了品味。大哥大學畢業被分到遠洋公司當了一名海員,每回從日照港出發,駛向遙遠的異國海域。大哥知道母親好茶,第一次回來,就給母親帶回兩袋緑茶。母親不知是看到茶葉高興,還是見到大哥高興,反正臉上笑開了花,嘴里一迭聲地説:“好,好,好!”
     母親用大哥帶回的茶葉,泡了一壺濃茶,喝了一口,眉心皺了下,而後又笑着説:“香,眞香!”大哥就説這茶葉在全國都有名哩,下次回來我還給您買。
   大哥走後,母親就再沒喝那緑茶,依然喝她的“大把抓”。
   大哥每次出海都要一兩個月,甚至更長時間。大哥再回來時,依然買回了緑茶。母親高興地接了茶葉,對大哥慈愛地看了又看。
    大哥問母親上回的茶葉喝完沒,母親説沒了。當時我還小,不懂得母親的心思,就把母親藏的緑茶抖摟出來。大哥看看茶葉,又不解地看看母親,母親就不好意思地説:“這茶葉太苦了。”
   大哥恍然大悟,説:“您泡茶的方法不對,也怨我沒囑咐您,喝緑茶不似喝紅茶那么大的量。”
   大哥説着,拿出給母親買的一把新茶壺,示範起來。當大哥將燜好的茶水倒入杯子,一股清香的味道便瀰漫開來。母親喝了一口,舒心地笑了,“吧嗒”着嘴不住地點頭。
從此,母親就喜歡上了緑茶。每天在大門口的那棵楡樹下,母親邊喝茶邊向街坊們炫耀:“這茶, 老大買的,可香了!”
   後來,大哥娶妻生子,回來的次數大不如前。母親就使勁喝茶,泡多了茶葉也不嫌苦。我問母親喝茶爲啥這么冲,母親説,茶葉喝沒了,你大哥就會回來。這時。通訊也發達了,我把電話打到大哥家里,大哥聽我説完,什么也沒説,第三天就回來了。母親看到大哥就笑得無比開心,無限慈祥。
   母親年歲大了,每天,在門口那棵楡樹下,泡一壺茶,邊喝邊自言自語:“老大,你要好好的,出海回來,就趕緊回家啊!”
   母親突發腦溢血躺到了,這時,大哥還出海在遙遠的異國他鄉。臨終前,失語的母親用手使勁比劃着,只有我讀懂了母親的意思。我説:“娘,您是不是説,把茶葉都泡上,茶葉沒了,大哥就回來了?”
    母親滿意地點點頭。不一會,緑茶的香氣就瀰漫了整間屋子。我倒了一杯遞到母親嘴邊,母親醉心得聞着,漸漸地閉上眼睛……
    我不懂茶道,對茶的硏究也不多,但我想,母親那么鍾情于緑茶,不僅僅是對茶的偏愛,更多的是一位母親對遠方親人的那份牽念和柔情。
   茶香悠悠,親情綿綿,我仿彿又聞到了母親手中的那杯茶香!

作者魏益君: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人,喜好散文寫作。作品散見國內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