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微小説三篇

韋健華
 
乞丐的眞淚

   看着那邊過來兩個十來歲的小學生,一上午沒乞討到錢的他眼睛一亮:馬上就有進帳了!他知道孩子最好騙。
   他從村里到這個地方干乞討這“職業”已五六年,好的時候晩上住賓館、吃山珍海味,更多的時候是在城里租房住,他還跟一個寡婦同居着,日子過得還舒暢。近些年報刋上揭露乞丐中假殘疾、假貧困,以及慈善捐款被挪用的報道不斷增多,施捨的人少了,他的“收入”大大地減少了。
   “可憐可憐我吧!我一天多沒吃東西了!”他裝出有氣無力、餓得要昏過去的樣子。憑他以前在村宣傳隊當演員的演技,騙過這兩個小學生眞是太容易了。
   果然,兩個小學生在他的乞討碗前停下,不由地掏出了口袋里的錢,高學生把口袋里的錢全掏出來了也只有五元錢,便問矮學生:“你有多少?”
“三元” 矮學生掏出口袋説:“你不能全給他呀,萬一你爸爸下午才送錢來,你中午吃啥?”
   高學生説:“他多可憐,一天多沒吃東西了!咱倆中午各吃一個包子吧!”説着把六元錢放進了乞討碗。
   “萬一你爸爸下午送不來錢,你晩飯咋辦?” 矮學生想拉住高學生的手已來不及了。
   矮學生那神態讓他心里震了一下,他行乞以來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他做出了所有乞丐都沒做出過的動作,從碗里拿出那六元錢塞回高學生手中,説:“孩子,這錢你拿回去,你爸爸萬一沒來你豈不是挨餓了。”
    兩個學生接過錢走了。他看着他倆的背影心中已很不是滋味了。
    十來分鐘後,兩個學生回到了他面前,遞上四個熱乎乎的包子。他二十年來第一次眞哭了。
 


攀親

   “表姐,表姐夫去哪了?這當警察的男人眞不會心疼老婆!”鄭敏聽到有人在與她説話,並在她的手臂上拍了一下。可是,她並不認識這個與自己打招呼的少婦。
   鄭敏打量着眼前這個少婦目光有神、思維敏捷、吐字清楚,不像是精神有問題的人。突然,鄭敏一個激凌:這少婦莫非是騙子!她越想越覺得像。
   “剛纔還在這里的呀!”鄭敏與那少婦“聊”起來,她要看這少婦如何地“表演”。
   “表姐,你那腰疼好了嗎?你要注意呀,要常捂着”那少婦扯到了另一個話題。
   鄭敏想這少婦決非等閑之輩,她琢磨着這少婦下一步該不會是要向她推銷什么“祖傳妙藥”或爲她“氣功治療”。
   “是呀,這腰老不見好,你看咋辦?”鄭敏故意説自己的腰是老腰病,她要“誘敵深入”的戰術,讓這少婦露出“狐狸尾巴”。
   可是,鄭敏等到的是這少婦這樣的一句話:“這位大姐,以後出來可要注意你的身後呀!”
   鄭敏沒想到這少婦突然停止了“表演”,還改變了對她的稱呼,連説話也不是剛纔那嘮家常的語氣了。
   她感到非常困惑,她想大概這位少婦意識到自己已被識破,或者良心發現了。此時,鄭敏以勝利者的身份帶着嘲笑的口氣問這少婦:“小姐,我們認識嗎?”
   少婦用一種充滿着內疚、歉意和無奈的語氣説:“大姐,你也別猜了!我們原本就不認識,我只能這樣做了,請你原諒!”
   鄭敏感到意外,正想着這少婦是不是又要玩什么新招。
   少婦卻説出了眞像:“因爲剛纔有三個小偷在你身後要對你的錢包下手”。
 


誠實

   一日,來城里打工的周東拾到一錢包,內有現金一千元與失主的證件。從小受過“拾金不昧”敎育的他將這錢包交還了失主,並謝絶了失主給他的兩百元感謝金。
   縣報記者知道了這事,便找到失主瞭解情况,準備在縣報上宣傳一下周東。爲周東謝絶酬金而感動的失主爲了讓周東更出名,並想以這一方式回報一下周東,便對記者説那錢包里有五千元現金。
    報道很快就見報了。見報的第二天早上周東便找到報社要求更正。記者説,算了,已見報了,而且失主認可這失款數。周東堅決要求更正,並説這“長胖”了的數字可害苦了他。
   記者不解。
   周東吿訴記者這一天來發生的幾件事:
   工友們講他蠢,撿到那么多錢交,以後別想再向他們借錢。
   老婆要他交出私房錢,並説撿了那么多錢,失主怎么也得給他五六百的感謝金,説那感謝金一定成了他的私房錢。
   親戚見到五千元都不要,認定他一定是暗地里買奬票中大奬發了財,都紛紛找上門來向他借錢。
   朋友也以爲他有了錢,便拿着他的借條催他還錢。

作者韋健華:廣西作家協會會員。先後發表文學作品1000余篇,作品多次在全國各級評比中獲奬,並被選入數十部文集,著有長篇小説、小小説集多部。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