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槐花飄香

李同領
 

那一日,在菜場里不經意遇見,一群細細碎碎的花開在婦人的三輪車里,不惹眼,不張狂,卻充滿十足的煙火氣。於是心里便日日想着,到菜場里逛一逛,只爲再次遇見。槐花,久違的槐花,不知多久沒有相見了,差不多有十年了吧,仿彿從記憶里悄然遁去,怎么也尋不見踪影,如今再遇着,如遇一位老友,心生歡喜。
   小時候,老家院門口有一棵槐樹,是洋槐。虬枝盤旋,繁葉婆娑,遮天蔽日地覆蓋了大半個院落。微風中,滿樹的繁花,閃着銀光,一串串,一朶朶,綴滿枝頭,把枝頭壓得彎彎,輕輕搖晃。春夏交替的季節,潮濕的空氣中到處彌散着甜絲絲的香,馥郁濃密,沁人心脾,仿彿整個村莊都被融化。
    槐花樹下,是孩子們玩耍的樂園。女孩子在樹下跳皮筋、踢毽子,男孩子爬樹、捉迷藏。微風拂過,槐花紛紛揚揚落下,落在發間,落在眉頭,也落在童年的心里。我們閉上眼睛,伸開雙臂,在樹下旋轉,一邊撒下銀鈴般的笑聲,一邊奔跑着歡呼雀躍。
    母親坐不住了,找來竹竿,綁上割麥用的鐮刀,高高地舉起向沉甸甸的槐花枝頭,使勁一拉,一枝一枝的槐花枝便啪地一聲落在地上,激起清脆的一聲響。哥哥姐姐飛奔到跟前,小心翼翼地把枝條撿到籃子里,而我,則迅速地拿起一枝放在鼻尖輕嗅,任憑氤氳的香氣一點一點游進鼻腔,將我沉醉。
    母親將籃子拎回家,在門庭下摘拾乾凈,然後把槐花洗凈晾干,拌上適量白麵,加入調料大火蒸煮,還未出鍋,沁人的槐香便已飄散一屋,待出鍋後,再用蒜泥辣椒調拌,放上香油,期待已久的槐花蒸菜便可盡情享用了。至今那飄着淡淡清香、軟綿綿清甜的味道還淺淺地活在心里,是那么熟悉。果眞童年的味蕾是最容易征服的。
    蒸完槐花,母親會把多餘的槐花用來釀制槐花酒,槐花酒具有降壓、健胃和消炎的功效,那時父親常喝。有時母親也會把槐花陰乾收藏,等到冬季,用槐花做餡包餃子和包子給我們吃。那時家家生活都不寬裕,槐花餃子和包子算是一頓十足的盛宴。槐花就像一位不離不棄的朋友,在飢寒交迫的年代,爲我們送來了溫暖的炭火。
   那時,幾乎家家墻角屋邊都是種有槐樹的,有時也不是特意栽種,只是一棵幼小的樹苗在侵染了人間的煙火氣後,拔地而起,頑強地生長成參天大樹。而槐花,更是在高處低調地盛開,沒有牡丹的雍容華貴,也沒有月季的嫵媚多姿,卻是開在塵世里最溫暖的花朶。
   如今,老屋不在了,老槐樹也倒了,槐花作伴的歲月,也漸漸遠去了。它們就像患難中風雨與共的老友,一同經歷了苦寒的日子,在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瞭,卻悄然退到歲月深處。但我想,不管世事如何變遷,它們依然將活在我的生活中、記憶里。

作者李同領:筆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至今已在全國報刋發表文章200余篇。多篇文章被選入各種文集。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