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憶母親
李民增
 
 

 母親去世十周年的忌日就要到了。經常想到她老人家在世時的一些往事。偶爾還夢見偎在娘身邊拉家常。
  母親具備中國勞動婦女的所有美德,勤勞,善良,亦不乏明智,堅強。她老人家一輩子只想着與人爲善,不願麻煩別人,包括自己的孩子。她活到九十一歲,還獨立生活。
  我曾經把她接到我工作的學校住過一段時間。有空就陪她看看電視,説説話。時間一長,她覺得影響我的工作,也想念村上的老妯娌們,就讓我又把她送回了老家。
  我在老家住過的是半畝多大的一個院子,正房四大間,帶走廊。偏房兩間,大門一間。房前,靠西墻栽了一株大大的無花果樹,方圓數米,結果子很多,總是有人摘,也總是有爛掉的。別的空地上,還有一些菜畦。母親回去,就在那里住。
  她人緣好,四鄰八捨的嬸子大娘老嫂子們都愛到那里找她玩,聊天,打牌,老年那種紙牌,長條的,現在不常見,很難買到,用來用去,都磨損的看不清字了。我偶爾在農貿大集上碰到賣的,一下子給她買了兩副。
  從早晨就有人來,到夜里很晩才陸續散去。她們也幫母親干些家務,母親拿出孩子們孝敬她的點心水果的給她們吃,有時候還在那里吃飯,整天嘻嘻哈哈,像俱樂部一樣。
  我把母親接出來的日子,家里的老人們也都不習慣,覺得彆扭。回去後,就皆大歡喜,出來進去的人不斷,過節一般。
  三弟就在後院住,早晩到那里坐坐,打打水,干點家務。哪幾天母親身體不舒服,他就睡在母親旁邊的小床上,缺什么東西,或者有別的什么事,就給我打電話。
  我每周回家一次,偶爾有事躭誤,最多不超過一月。回去時,給母親帶些她喜歡吃的東西,留些零用錢。母親算計着我該回去了,就盼望着。
  我一回去,母親就忙着做我喜歡吃的飯,自己很少吃,一定要看着我吃,還像小時候一樣。我知道母親的心,不管餓不餓,就儘量多吃,讓娘高興。
  母親到老不糊塗,就在去世的前兩年,一次我回家時,臨走依依不捨地送到大門外,囑咐:“你也不是小年紀兒了,不用老往家跑了!也怪累的。”感動得我趕快背過身去,怕眼淚掉下來,讓娘看見不高興。
  經常是母親坐在圈椅上,我搬個小凳子,坐在她跟前,雙手撫膝,牽着娘的手,抬頭看着娘慈祥的臉,拉家常。享受那份兒溫馨。回校後用一首小詩記下當時的心情:“家事國事恩怨長,雲聚雲散兩茫茫。德如山高小天下,情似海闊融千江。”
  母親離開我整整十年了,我無法到她老人家膝前盡孝,寫下以上的文字,表達我的懷念。
娘!你在天堂過得好嗎?

作者李民增:退休中學校長,作品在國內外報刋發表,獲奬,被選入多種版本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