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家事好比一桶粥

韓國光
 

妻子在她哥家見到一款豆漿機,這是她姪女買的一台“樣品機”。價格比原價便宜了100塊錢,妻子也感到挺划算的,建議我們家也買一台。
下午我和妻子就去了一家專賣店,“樣品機”就剩兩台了。我倆看看機子外觀,也是乳白的底色,素色的圖案,對對型號也和姪女買的一點不差。接着,將兩台機子對比着又看了一番,感覺有一台外殻較新,可內里好像用過幾次,不那么亮堂。另一台表面有點劃傷,內里卻很新。買哪一台呢?店里女老闆説,就買那台有點劃傷的,保我沒有質量問題。
    我倆高興的回到家,進門就找紅豆、黃豆、黑米試攪起來,妻子拿了一個小鬧鐘放在小凳上,想測一下攪一桶粥要用多少時間。哪知,這台機子眞不爭氣,馬達始終不能連續成串的轉動,“哧哧……咔嚓、咔嚓……”我聽了就説這機子定有毛病,妻子不相信地説:“你不會操作,好東西在你手里都用不好。”我冤枉説:“不就幾個按鈕嗎,我當時看的清清楚楚的,人家就叫這么按的。”結果,一桶粥竟攪了近有個把鐘頭,粥還不熟。妻子不服氣地又試了兩次,仍是那樣。這時,我便埋怨她説:“你想巧呢,東西便宜了100塊錢,人家爲啥?……”當晩,我又試了機子,惱的恨不得把夜晩的時針撥到白天,馬上找到那家店里。
    第二天上午,我和妻子帶着豆漿機就去了這家專賣店。女老闆試了機子,反而怪我們把機子弄壞了。我氣得要發火,妻子拉着我時,卻被我猛踢了一腳。這樣,很不愉快地換了另一台機子。回家之後,妻子委屈地哭有半個小時。後來,我覺得這豆漿機用起來的確不錯,更對妻子有愧起來:她買東西圖點便宜不就是爲了這個家嗎?妻子白天除了要忙小生意,還要想着家里要買這添那,晩上爲家務事常忙到十一、二點鐘。豆漿機還不能超負荷全天運轉呢,何况人呢?
家事好比一桶粥,這事讓我認識到,我和妻子只有齊心協力的想在一起,才能把這桶包含着生活苦樂、美好願望的粥,給攪出情愛和幸福,並且攪得咱老百姓的日子,每天都平平安安、回味悠長。

作者韓國光 :安徽蚌埠市中環水務公司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