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微小说三篇

韋健華
 
考核 (微小説)

   洪方拿起桌上那迭準備給市“文明窗口”考核組檢查的材料給劉虹他們看,並熱情地向劉虹他們介紹了辦稅服務廳創建與保持“文明窗口”的做法。這叫劉虹的婦女剛纔介紹説他們土地局要創“文明窗口”,他們幾個人來取取經,。
   洪方的手機響了,他沒接,繼續向他們介紹着。他知道那是他女朋友劉蕓催他去見她母親的電話。他的手機對劉蕓的號碼做了特別的設置。洪方知道第一次見劉蕓的母親特別重要,劉蕓的父母離異,她是母親撫養大的。可是,市“文明窗口”考核組今天要來考核,他這個辦稅服務廳主任這時候怎么能離開!
   電話響了又響,那婦女知道了是他女朋友打來的後便説:“一定有急事!”
   洪方説是女朋友催他去見她媽媽。
   劉虹關心説:“哎喲!這可得重視呀!不然,她生氣了就不好辦了。”
   “沒關係的,下班後我向她好好地解釋,我相信她能理解的。如果她這點都不能理解我,將來怎么能做好稅務人員的妻子。”
   劉虹滿意地笑了笑説:“洪主任,你知道我的眞實身份嗎!我是市文明窗口檢查組的組長。我們幾個人今天對你們進行暗訪式考核。現在,我宣佈你們辦稅服務廳通過了考核。”
   這一切太突然了,洪方感到特別驚喜。
   劉虹的手機鈴響了。她對電話里説:“考核合格!在我這里通過了。小丫頭!”
   劉虹對洪方説:“你不接電話是吧!電話就打到我這里來了”
   洪方一頭的霧水。
    劉虹説:“劉蕓讓我吿訴你,她媽媽請你今天下班後上她家吃晩飯”説着,把手機遞給了洪方,里面是劉蕓的聲音。
   天呀!劉虹竟是劉蕓的媽!
 

留人(微小説)

  劉宏就要上飛機了。檢票處的人看過他護照後説:“劉先生,臨海市國稅局的同志請您立即到該局的稽查局去。”
    劉宏的惆悵頓時一掃而光:張倩留人的方式眞奇特!臨海市國稅局只有張倩才知道他要走。他高興得連飛機票都差點忘了退。劉宏與張倩是一對戀人,他們前些日子爲劉宏的公司偷稅的事吵了起來,張倩説他的公司偷了稅,一直在國外生活的劉宏説在國外這叫合理避稅。劉宏講了幾句氣話,連分手的話都説出來了。
   與張倩吵了後,劉宏的情緒降到了最低點,他準備回國去讓父親另派一個人來管這個公司。可剛纔到機場時,他卻特別希望張倩來送他。在機場沒看到張倩時他非常惆悵。
   劉宏此時急忙趕到稽查局,接待他是稽查局的兩位科長。
   “劉總,把您留下來的不是我們……”
   “是張倩!”劉宏迫不及待地問。
    “是稅法!你公司的稅款、滯納金、罰款沒繳清,又沒提供擔保,您不能出境。”
     劉宏意識到不是張倩把他留下來的,希望破滅了。他拿出手機:“方副總,通知財務按稽查局的要求立即把那些款項全部繳清。對!馬上辦!”此時,他恨不得馬上就出境。
    辦清所有手續時已到下班時間。劉宏走出稽查局,看見已卸下制服、身穿着連衣裙的張倩正站在稽查局大門邊。
   劉宏想上前又不敢上前去。
   “傻瓜,還不快點!讓人家在這傻站着呀”張倩説。
   “我……”劉宏跑到張倩身邊。
   張倩做一本正經樣子説:“毛主席語録:有錯就改,改了還是好同志!”
   “有這條呀!” 劉宏做了一個鬼臉。
   兩人都忍不住地大笑起來。
 

童心 (微小説)

    大年三十的中午,劉飛從街上回來,看見兒子小龍坐在客廳里,雙手撑着下巴靜靜地看着炭盆里的火,往年這時候他早就去放鞭炮了。今天怎么了?是不是那天被他嚇着了?
    前幾天,劉飛趁春節前皮衣好賣偷偷從外省進了一批皮衣,意外地大賺了一筆。那天晩上,劉飛邊喝酒邊向老婆炫耀着這事,不想小龍聽到了,要他去稅務所繳稅,還説了不繳就是犯法。劉飛當時就黑了臉:“你一個小屁孩懂什么犯法不犯法的!”
    當時,劉飛見小龍翹着嘴巴,便有些心疼地説要多給些錢給他買鞭炮,沒想小龍説還要買遙控坦克、變型金剛,“狠敲”了劉飛一筆,連壓歲錢都提前要了。
   劉飛正要問小龍怎么不去放鞭炮,卻看見到小龍倒空了的蓄錢盒丢在床上,覺得有些不對頭,給他那么多錢,他還倒空了蓄錢盒,拿着那么多錢去干什么!
   “小龍,你買的遙控坦克和變型金剛呢?鞭炮和焰火呢?”劉飛問。
   “我,我……沒買。”小龍小聲地説着。
   “那錢呢?” “我……”
   “錢呢?不拿出來,看我揍你!” 劉飛最怕小龍拿着錢去學壞。
    小龍從拿出一張紙來,低着頭,可憐巴巴地遞給劉飛。
    劉飛一看。天呀!竟是一張完稅證,納稅人是劉飛,金額是705元。
    劉飛責怪地問:“你怎么去——”
    劉飛那“交稅呢?”三個字還沒説出來,小龍急忙説:“我拿着你那賬本跟奶奶一起去的”顯然,小龍以爲劉飛問他是怎么到稅務機關的。
    劉飛打斷地説:“我是問你爲什么要這么做?”
    小龍委屈地説:“爸爸,我怕你犯法。”
    劉飛眼眶一熱,將兒子緊緊摟在懷里。

作者韋健華:廣西作家協會會員。先後發表文學作品1000余篇,作品多次在各級評比中獲奬。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