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如果世界迎來“希拉里總統”...

文揚:
 

希拉里·克林頓正式宣佈參加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輿論普遍認爲,此事就像日出日落一樣確定。這個天生就要干大事、要當領袖的女人矢志要當一回美國總統,對此,人類已經無法阻止。
    她雖然出身普通,但才幹出衆,曾是耶魯大學法學院的高才生,後來是全美百名杰出律師之一。當年比爾·克林頓卸任總統時曾説:“如果希拉里不是第一夫人,25年前她就能成就一番事業了,是我剝奪了她的事業。”
    此言聽起來更像是爲了今天而提前放話。天將降大任于斯人,再賠上25年也不算太晩。先和丈夫總統一起干了8年,又和同黨總統組成團隊干了一屆,現在再讓前總統和自己一起干8年,還能找出第二個幾十年不離橢圓形辦公室、里外里地當總統的人嗎?
    如今回頭來看,希拉里的總統之路,其實是與她的丈夫同時起步的。早在比爾·克林頓競選總統之前,她是家里的財政支柱,並出資支持丈夫競選。這一點獨一無二,因爲美國歷史上歷屆第一夫人無一不是“內助”,在其丈夫競選總統之前就早早退休在家了。更獨特的,她也是總統職位的一部分,有自己獨立的政策計劃,克林頓時期的醫保方案即出自她的手筆。對此,她丈夫並不避諱,從競選一開始就流傳一句玩笑話:你們支持克林頓的捐款,是買一個得兩個。
    此後的故事世人皆知,希拉里遠超任何一位第一夫人的積極角色,曾讓克林頓一度試圖在白宮內爲她正式安排一個職務。
   最能反映這個特殊女人不同尋常之處的,還是在那個危機時期,即克林頓與萊溫斯基的性醜聞和隨後的斯塔爾報吿。世人驚訝地發現,這個女人擺出了一個“快樂戰士”的姿態,以異乎尋常的精力和激情全身心投入戰鬥,在外界眼中,一直難以分清她到底是在爲她丈夫挺身而出還是在爲她自己開疆闢地。
    與《紙牌屋》電視劇里那對政治夫妻一樣,希拉里爲了夫妻共同的事業和她自己的政治前途,壓住了私人恩怨,掩飾了心理傷痛。當時的評論者甚至不由自主要對其進行人格心理學之類的分析,雖然未得出有説服力的結果,但爲了收場,還是用了一個美國人民最容易懂的解釋:衛理公會敎徒式的戰鬥激情。
   在2008年大選中輸給奧巴馬之後,希拉里應邀出任國務卿。這個被稱爲“政敵團隊”的組合,再次構成了一次“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的歷練。去年,美國資深媒體人愛德華·克萊因出版新書,爆料奧巴馬夫婦與克林頓夫婦實則“人前友愛人後厭惡”,雙方多次爆發唇槍舌戰。其實這不用説也能猜得到,希拉里的權力欲只有總統大位才可能滿足,雖然曾被譽爲“美國歷史上最杰出的國務卿之一”,但心中的壓抑也路人皆知。
  一旦終于登上總統寶座…
   經過了所有這一切,包括好幾個醜聞和幾乎就要讓她上法庭當被吿的法律訴訟,都被她當作是通往總統之路的關卡、障礙和磨練,如今已經一一甩在了後面。她和她的丈夫,美國歷史上新一代政治豪門,又要回來了。
   有一些評論比較了布什和克林頓兩個家族在風格上的異同之處。根據布什家族兩任總統的表現,人們傾向于認爲他們屬於不拘小節、只做大事的那種,而通過分析克林頓總統和希拉里國務卿,覺得這對夫婦更精于處理細節。
    同時也有不少人對希拉里保持着警惕,最新的事例是,針對希拉里宣佈參選的消息,現任共和黨參議員Ted Cruz在社交媒體上表態:世界會因希拉里·克林頓變得更安全嗎?不。
    誠然,希拉里一旦終于登上總統寶座會有怎樣的表現、如何運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權力、將給這個世界帶來什么,僅從以往作爲克林頓總統的輔佐和奧巴馬總統的搭檔,還難以準確推測。畢竟今天的世界與當年的克林頓時期已大爲不同,美國一家獨大的單極世界結束了,新興大國正迅速崛起,面對一個多極的、多變的、多層的複雜世界,到底是只干大事的“布什主義”更適應,還是精于細節的“克林頓主義”更管用,還無法預知。
    但仍有一些憑她個人的經歷和性格就可以確定的東西。
     第一點,如前所述,她一路風雨、一路磨練,忍受過丈夫的背叛,經受過訴訟的衝擊,接受過敗選的苦痛,一個女人如此堅定和執着,如此矢志不移,只有受極強的權力欲驅動的人才有可能。如今,她終于要開始最後的冲刺了,按照常識邏輯即可推斷,一旦最終掌握了最高權力,她一定會最大限度地充分運用,運用的強度與此前追求的強度成正比。這就意味着,她一定會是一個強勢總統。
    第二點,在國際政治舞臺上,她不僅早已在擔任第一夫人、參議員、國務卿期間就已經周遊了世界各國,而且由於她的地位、名望和風格,她實際上已成爲國際社會最有資歷、最有人脈、最熟悉各項國際事務的政治家之一。這就意味着,她還一定會是一個精于外交事務的總統。
    第三點,她雖然是民主黨人,但在美國政治光譜中屬於典型的鷹派人物。她的強硬堅定和冷酷無情,其對手和政敵都曾有所領敎,再加上她在歷次危機中表現出來的“衛理公會敎徒式的戰鬥激情”,可以預測,她一旦大權在握,只會更加強硬,更加不計後果。這就意味着,她不僅會大強度地運用總統權力,還會利用其推進各項強硬政策。
   雖然現在下結論還爲時尙早,但大致也可以作出以上預測。


文 揚 2015年4月13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