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尋“獸”小記

姜學東
 

本來打算要在今年冬天里,天寒地凍的季節,等一場大的風雪過後,到大山里去踏雪,去嘗凌冽如刃的寒風,去賞山間溝壑的冰瀑,去嘆朔風托雪的勁松,去領略那“千里冰封、山舞銀蛇”的壯美與豪氣,可一個名副其實的暖冬,把我這願望要留到以後去實現了。冬天里不冷,冬天里忙碌的人們自然也就從容得多,於是少見那佝僂着、風雪中艱難奔波的身影。冬天里,也常常是一年當中最忙碌的時間,一連一兩個多月,工作一件接一件,事情一樁接一樁,有時還眞有點崩潰的感覺。一天,妻建議説:應該放鬆一下了,“驢友”組織爬山活動,名曰“尋找三足獸”,強度不高,比較適合我們這年齡。聽罷,還眞覺得有點身心疲憊之意,也罷,就放鬆一下我這“二足獸”吧,妻便報名了。
     去的地方在昆嵛山東麓,兩個多小時後,車在一個小山村停下,大家紛紛下車,整理裝備,片刻之後,已然一副標準的驢友裝束,登山鞋、衝鋒衣、手套、墨鏡、登山包、登山杖、相機、望遠鏡一應俱全,完全不是那“二足獸”的感覺了。忽然,人群中傳來音樂聲,一驢友居然還身挂一放音器,心生納悶,許有兩年多的時間沒參加驢友活動了,什么時間又時興起配樂登山?登山本是要聆聽自然、體驗自然、融進自然的,一直響着那么個詞調不搭的曲子,豈不大煞風景?於是出發後,有意離那“音樂驢”遠些,免得有礙這清新寧靜之意境。 出發不久,我與妻便落在隊伍的後邊,看着前面很遠的大隊人馬,好不嘆息,又不是登山比賽,都着什么急?這清新的空氣使人不知不覺深深呼吸着,你跑得氣喘吁吁,還能品出這潤心的味道?這沿途景致多好,你匆匆而過,豈不辜負大自然的賞賜?那枯黃草叢中的嫩緑新芽、那在微風中輕輕搖曳着的白絮、或棲于林間枝頭或頭頂掠過的吱喳小鳥,還有那幾棵長得比房子高的大草,你們就這樣粗心地錯過,豈不可惜?我對妻講:咱不學他們那樣火急火燎地奔波,咱放慢節奏、從從容容地享受、品味這一路美景。於是就優哉游哉地,任那大隊人馬消失在山林中。
     不知不覺中前面有了人聲,抬頭望去,發現大隊人馬受阻于一險要之處,一兩個人已經到了岩頂,其他的人都窩在了岩底,上去的人還放下了繩子,這陣勢讓人不覺想起書里面古時攻城的場景,高大的城墻炸開一個缺口,大隊人馬呼喊着涌到缺口下面,缺口上則有幾個守衛者在拼命地抵抗者,下面的久攻上不去,只不過眼前的上、下是一夥的。上面那一兩個吆喝着怎樣、怎樣就能上來,下面的則尖叫着不是怨繩子晃、就是怕腳下滑,這個人不成,換一個也不成,剛換上去時還信心滿滿、頭頭是道,可不一會兒也都敗將下來。就這樣,大隊人馬也就阻于岩底的石縫中,動彈不得,我和妻才得以追了上來,也加入瞭望岩興嘆的大隊人馬,琢磨着如何通過眼前這雄崖關口。那“音樂驢”自然也在其中,放音器隱約傳來熟悉的老曲子,“山不轉來,水在轉,水不轉來,人在轉,…”對呀,何必非要翻越此岩,想當年考大學時,不到百分之五的録取率,那才叫華山一條道,別無他路可走,於是,那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景象,較眼前這一幕不知要壯烈多少,現在時代進步了,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人們有太多的選擇,條條大路通羅馬,又何必非要擠這雄關天險?何不也來個山不轉來人在轉?剛巧不遠的坡下有一撿柴者,向其打聽了一下,便沿岩下繞轉了,雖也要經歷崎嶇、坡急、枝杈縱橫,腳下常常磕絆、溜滑,氣喘吁吁得使剛纔那悠閑之雅靜全無,但總是一條可及的路。“音樂驢”也加入了我們繞岩的行列,還是那些熟悉的老曲子,只不過近在咫尺,聽得眞切了,“生活就像爬大山,生活就像趟大河,一步一個……”歌里的旋律倒是很優美,可聽着歌的我和妻,還有那挂着放音器的“音樂驢”,確是十足的窘態,汗流浹背,滿臉漲紅,上氣不接下氣,每逢穩妥平緩一偶,趕緊扶着樹枝喘息一下,也曾閃過要放棄的念頭,但還是戰勝了自己,勇敢地朝上,一步一個艱難地攀爬着,懷揣着期望,伴着那明志般的歌聲。
     終于轉過來了,坐在岩後山坡的石板上,面朝剛剛走來的路,俯望遠處那我們爲之止步的岩壁的背影,眞有些許回望歷史的感覺,剛剛發生的和久遠過往的猶如歷歷在目,仿彿就像人生的一段經歷,有點佩服那“音樂驢”了,應該改名,叫“深沉驢”更妥帖些。想到此,忽然感覺好像有一段時間沒聽到那音樂聲了,於是,扭身尋找,果眞不見了,看來早不知什么時間奔着那“三足獸”去了。哎,何必如此心急?爬山又不是百米冲刺,爬山就是場馬拉松,需要的是恆久的耐力、堅韌的毅力,再説,那終點雖然輝煌,但太過短暫,如其心急地去體驗那輝煌,還不如先好好地品味輝煌之前的經歷和坎坷呢。於是,還是與妻一起,按着先前的節奏,懷着先前那意境,循着前驢留下地痕迹,繼續着那尋找“三足獸”的歷程。 此後的行程多是在山樑上,兩邊遠山近壑盡在眼底,心情自然就更敞亮了。匍匐于岩石之間的松樹、柞樹根引來無限敬畏,多么堅韌不屈的生命啊。被風雨刻蝕得光怪陸離的岩石,或像強者的拳頭顯示着剛勁的力量,或像老人的臉龐顯着滄桑、透着慈祥,或像飛來的妙手散發着神奇和靈光。站在猶如萬丈深淵般的崖邊,你會感覺到自己的偉大、自己的渺小,也會逬發冲天豪情,也感覺到了那身後切切的責任。崖壁上挂着的星星冰雪,和冰雪之中傲立的蒼鬆勁翠,更使人在感嘆生命力量的同時,又增添了無窮的勇氣。帶着這力量、這勇氣,那冰雪峻嶺無畏、那險山峭壁無阻、那密林失途無懼。帶着這力量、這勇氣,當你面對那“三足獸”時,在感嘆天地自然鬼斧神工之餘,更加感嘆那一路尋來的歷程、那猶如人生旅程的歷程。帶着這力量、這勇氣,當再一次站在那幾棵高過房子的大草面前時,更平添了十足的信心,這無名的小草都能憑其頑強、堅韌、執着,創造出屬於她自己的輝煌,及其旅程之極致,更何况吾等七尺之軀乎?

作者姜學東: 靑島農業大學海都學院工程系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