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恰如春雨同窗情

韓國光
 

春天注定要有幾場春雨來滋潤的。羊年春節期間,一簾春雨催發了老同學的久別相聚之情。於是,我們這些81屆畢業的高中生,如同雨中破土而出的竹笋,再也按捺不住一顆顆急切相見的心。我對着鏡子整着容裝,轉首間好像就撥開了34年的時光,恍若當年的同窗又坐在了一起。
     我下午去參加聚會時故意不帶雨具,一任牛毛細雨撫摸着臉頰。老同學啊,今天會變成怎樣?當我仰起頭看到那家酒樓時,撲撲跳的心似乎在催促着電梯快快上去。在走出電梯的一瞬間,我耳畔仿彿又聽到了校園里的熟悉鈴聲,仿彿又嗅到了昔日老同學身上煥發的靑春氣息……
     “老同學,我想死你了!”在走道里我和高二(1)班的一位同學雙手重重地握在一起,一同踏進屋內,才知道這里聚了三個班的許多同學。我環視着六張快坐滿的圓桌,目光與衆多的目光再次相逢,眞不知先坐在哪里好了。三個班的老同學雖然有的姓名互相已經忘記,但往日在校園里經常相遇,雙方在心底肯定留存着一份或濃或淡的美好。我先走近坐在一起的三個班的班主任面前問好,迫不及待地拿出相機與他們合影時,一些同學紛紛摟着我靠近老師,大家還像從前一樣,擁愛着自己的老師。
     “一輩子同學三輩子親”,當主持的同學道出這句心言時,同學們和老師歡呼如潮,有的甚至淚眼盈盈。同學聚會有着説不完的話題,回憶同學間的快樂往事,互訴同學思念的煎熬,描繪你我對未來的憧憬。在同學歡聚的時刻,人們灑下的是笑語,傾訴的是衷腸,珍藏的是眞情,淡忘的是憂傷。班主任代表蔣宗舉老師在聚會上懷抱着鮮花致辭中説:“我當了幾十年的老師,人生覺得在這個時候最爲幸福了。我親眼看到了你們這些當初的樹苗變成了一棵棵頂天立地的大樹,作爲老師今天站在緑蔭成行的你們中間,我爲大家自豪……”
     昨天校園里的莘莘學子,經過世事的浸染,歲月的洗禮,如今很多女同學已經從工作的崗位退休回到了家中。還有一些同學竟在家庭中當起了新一代人的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時光如白駒過隙轉眼即逝,可沉澱在人們心中的依然是那份不老的情意,尤其是同窗情最爲純眞。我禁不住地登上前台,取出了珍藏的承載同學友情的兩件“寶貝”:一件是我在部隊期間同學曾理寫給我的兩封書信,另一件是同學們當年結婚時送我的請帖。我從窄窄的白信封里輕輕抽出保持原來摺叠樣子的書信時,還沒展信讀來,自己眼角已涌出了熱淚。當我舉起同學的大紅結婚請帖,説出同學和他們妻子的姓名,以及舉辦婚宴的時間地點時,其中當上局長的卜庭棟同學激動地跨向前來,左手掀起眼鏡,右手連連拍着我的後背説:“難得,難得,眞讓我這個老同學感動啊。”
     同學之間的眞情是任何金錢和地位都換不來的。在共進晩餐歸來的路上,細雨已停,但我更覺得這場同學聚會就是一場最好的春雨,它已澆入我盼了許久的心頭。同學之間只要常走動,我們的友情就會像春雨一樣滋潤心田,歷久彌新。

作者韓國光: 安徽作協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