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年貨,想説愛你不容易

陸琴華
 

我常年在私立學校上班,年底了,不擔心領點年貨會違規。
      那年學校發的年貨很多,過去十年了,我還記得清清楚楚,每人十斤豬肉、十斤帶魚、一箱皮蛋、一紮啤酒。醉蟹是那兒的特産,聞名全國,還發了兩瓶醉蟹。那時我們家還沒有開往江蘇興化的火車,也沒有直達興化的汽車,來來往往,我都是坐一站轉一站,非常不方便。今年春節有人回家中途要轉五六次車,那時我就有這個經歷了。這么多年貨怎么帶回家呢?我心一橫,牙一咬,把學校發的年貨都送給了本地的一個老師。這個本地老師過意不去,説:“你們那兒沒有醉蟹,帶上醉蟹也算是替我們興化做做廣吿。”我想也是,就帶着十斤重的兩瓶醉蟹上了汽車。到了江蘇鹽城,我要轉車。鹽城汽車站人頭攢動,空身人都難以行進,拉着拉杆箱,提着醉蟹的我實在力不從心。我見一個師傅挺和善的,就把兩瓶醉蟹送了他。沒了醉蟹,我輕鬆了不少,拉着拉杆箱走不動,我乾脆把拉杆箱舉過頭頂在人流里穿行。
     回到家里,妻子看拉杆箱鼓鼓的,問:“學校發些什么年貨?”我一一説了,妻子滿臉興奮和喜悅,説:“比我們單位強。”原來妻子的單位每人只給一桶色拉油和兩袋乾果。我説:“好什么呀?”妻子説:“人心不足蛇呑象,這么多年貨,你還不知足。”當妻子知道我把這些年貨送人了,就嗟嘆不已。
     妻子所在的企業效益不好,據説這色拉油和乾果還是老闆賒的。後來,我又到河南商丘一家高考復讀學校敎書,過年了,你猜,單位發的年貨是什么呢?其中就有一袋五十斤重的大米。中原河南一馬平川,可是乾旱少雨,不像江蘇興化地勢低窪,河流縱橫。雨一周一大下,三天一小下。我到河南商丘一兩個月了,好像一點雨都沒下。我知道地勢平坦適宜種水稻,有一天我手指腳下的土地説:“這么平坦的土地怎么不種水稻?”因爲我在那兒所見到的,不是玉米就是黃豆。本地的一個老師説:“沒水怎么種?”所以河南不少地方不像江南地區以稻米爲主食。大米在河南商丘算是稀罕的東西了。比如我在那家復讀學校,一學期下來,早晩都是饃饃,連中午也是這樣。過年了,學校給每位老師發一袋大米也算是領導想爲老師所想,急爲老師所急。問題是我一個外地敎師,這五十斤的大米我怎么帶回家?我把這五十斤重的米扛到宿舍。跟我住一個宿舍的老師是河南本地人,我對這個老師説:“我們那兒不缺大米。”我就把這米送給那個本地老師了。那個老師要給我錢,可是單位發的年貨,我能拿來換錢嗎?要是這樣,也太沒出息了。不少人説河南人不好,過了年,開學了,那個老師還記着那袋米的事,周末了,硬是拉我到飯店搓一頓。
     現在不在家門口上班的人越來越多,在私立單位上班的人也越來越多,而年貨不一,各種各樣,面對單位發的一大堆年貨,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感嘅。也有的是發現金。比如我現在的這個學校,過年了,學校就是給每個老師發八百塊錢。我帶着這充滿關愛與暖意的八百塊錢上車回家了,心里特輕鬆。可是也有人捧着這八百塊錢,不無失望地説:“不如發年貨。”這些人認爲肩扛背駝着單位發的年貨回家過年,多有面子啊!
    人多嘴雜,衆口難調。年貨,想説愛你不容易。

作者陸琴華:徐州金榜高考復讀學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