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奔忙的羊年

韓國光
 

羊年春節,我已不可能再坐在那天橋旁,邊曬着太陽做着生意,邊搆思文章了——因爲我成了一位繁忙的抄表員。這時春節未到,但周圍已經籠罩着年的吉祥氣氛,我推着自行車行走在小區里,頭頂上的瓦塊白雲眞美,它像一只只綿羊時而擁擠彙聚成一片羊群,時而撒歡開來,“咩咩”的叫着,而我卻無法靜下心去欣賞這恬然畫境。自從重返工作崗位當了抄表員,穿上了統一的藍色工作服,我覺得自己整個身心都變了。“我是供水人的兒子,水就是養育我的血液。”父親作爲老一代供水人在世時曾對我説:“你有幸來到供水行業,服務萬衆百姓是幸福的,小二子你要倍加珍惜多努力。”
    可惜我因爲身體的原因,有十年時間如一只跑不快的羊掉落了羊群。現在我終于回來了,凝視着天際高遠的雲朶,我渾身的血液都在涌動着,我老韓大顯身手的時候到了。在我重新上崗時,有人擔心我這么大年齡擔不起抄表員的重任。我心里也在嘀咕着,自己行嗎?抄表員的工作不限于每季度要抄大幾千塊水錶,更主要的是,要有能力保證自己服務的區域家家都按時繳納水費。抄表員同時又是一位不在營業廳里服務的“水費催繳員”,他們手里無法隨時打出收費發票,可對水費回收狀况比誰都着急。
     “張大娘,您家水費交了吧!”“劉大爺,您如果行動不便,水費我幫您代交一下,回頭給您送發票。”現欠水費的多是一些租房戶,他們來到這座城市打工,每天早去晩歸,甚至幾天才回到這個“家”住一夜。有時連房東都弄不清他們經常換工作的去向,手機打過去也常常忙音。遇到這樣的欠費戶,抄表員上門幾趟不見人影,房東也跟着操心。有的房東熱火心腸,先把租房人欠的水費墊交了。有的房東卻會説:“這水又不是我用的,你找租房人去!要不到水費你乾脆就把水停了,沒有水用,他們自然就會露面了。”聽聽,房東自己都主張要停水了,但停水總歸是追繳水費的無奈之舉。可想想馬上就要過大年了,吉祥開泰,這段時日停什么水啊,於是,帶着這份人性化的關懷,抄表員催繳水費就更忙乎了。
    還有些人家欠了水費比租房戶還難找。如今買了新小區房子,全家不聲不響的就搬走了,老房子旣不租也不賣,空在那里水費卻眞的忘交了。“這家人搬到哪去了?”“不太清楚,只聽説搬到什么‘花園’去了,你再問別人吧。”我拿着“表箱鈎子”邊抄表,邊打聽着欠費戶回來沒有,這時有可能一場“暖雪”迎着羊年就飄過來了。在絮絮白雪中,我深一腳淺一腳地推着車,望着樓上樓下聚着年味的香腸、捆蹄等,才想到自己家還沒準備年貨呢。
     羊年是個讓人心馳神往的好年頭。羊,性情溫順,嫻靜優雅,常常會令人聯繫到美好、善良等詞彙。我穿梭于街巷忘我地工作着,偶爾,抬眼看着天上的“綿羊雲朶”,恍惚間,好像自己也變成了一只象徵幸福安寧的羊。“咩咩”——羊年的喜慶隨着飄雪已來到了我們身旁,作爲一名服務千家萬戶的抄表員,眞是覺得我奉獻、我快樂!

作者韓國光:安徽作協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