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读者来稿:

 

 

 童年溴事

李民增
 

 童年像一幅逝去的風景畫,漸趨朦朧,許多事都記不太清了。有一件事卻清晰,時時記起,歷歷在目。
  是在本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那年我十歲。春季的一個周日,老師帶我一個人到蔡莊參加數學競賽。感謝父母給我一個好腦子,從小就經常有人説我聰明,一入學就是老師的“寶兒”,小學階段所有考試都是第一。説“都是”也不確切,因爲有一次期終考試前病了幾天,意外地考了個第二。
  那次老師只帶我一個人去的。沒自行車,就在田間小路上步行。離蔡莊四里,沒怎么費勁就走到了。
  走進考場,一看老師事先用粉筆寫在黑板上的題,都會做,感覺很容易。三八九點,一會兒就做完了。這是我的優點,反應快。也是我的缺點,考慮不細,毛糙,而且沒耐心檢查校對。想到進場前老師下的絶令,做完不準出來,要反復檢查,確保萬無一失。我看不下去,又坐不住,時間長了,便忍不住東撒(瞧)西望。卻不料無意間發現同桌一道題的答案比我多一個“2”,就順手在自己卷子上加了一個“2”。就是這一改,讓我與第一名失之交臂。原來我的答案是對的。
  代表全學區參賽,本來是光彩的事,卻讓我辦砸了,成了窩囊事。老師沒責備我,還安慰了我幾句,甚至連“以後要注意”這樣的話也沒説。老師可能是看着我已經夠難受的了,怕我年齡小經不住打擊。當時,我體會不到老師的良苦用心,只是後悔得厲害,冤得直哭。暗暗發誓以後再也不偷看。即使有機會也不看,寧肯錯!
  隨着年齡增長,信念越來越堅定:做人一定襟懷坦白,光明磊落,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堅決不要。因爲無數事實吿訴我:得了不該得的東西的人,都沒好下場。
  現在想,那次偷看反而答錯是我的幸運。如果偷看嘗到甜頭,養成偷的習慣,我決不會有今天。


作者李民增:中國鄉土詩人協會會員。聊城詩人協會理事。作品多次在國內外報刋發表。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