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读者来稿:

 

 

父親的味道

謝雲飛
 

 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種獨特的氣味,日子久了,那種氣味就代表他。
  我的父親是一家國有大型企業食堂的廚師,小時候,每回父親回家,總能在他身上嗅到一股濃烈的油膩、魚腥等混雜味。我們住的房子並不大,父親身上的那股油膩、魚腥味令人很難受,我總是遠遠地躱着父親身上那股味道,也很少與他交流和溝通。參加工作之後,就離開了那個生我養我的小村莊,爾後成家立業,很少回家,父子倆每年也只是例行公事的幾次見面。
  後來,父親病危,躺在醫院里。臨終的時候,站在父親的病榻旁邊,老人家打着各種點滴,加上醫院里濃烈的各種消毒藥水味道,我也再也嗅不到小時候我常常嗅到的父親身上的那股油膩腥味——那股爲了養活一家人而換來的油膩腥味。我把父親的手指放到自己鼻子前面,可是,那記憶里的油膩腥味已經永遠消失。那一刻,我才知道,那股他曾經十分討厭的油膩腥味原來是那么芳香。
  父親走了,他身上的油膩腥味卻永存在我的腦海中,變成了愧疚。我不能原諒自己小時候曾經跟同學説:“我討厭父親的味道”。我記得我有一位同學的父親是修理汽車的,每次他來接兒子放學,身上都有一股濃烈的汽油油漆等修車房的味道。另一同學的父親在酒厰做酒的,他一走近我們有一股酒精味道,還有一位同學的父親在醫院工作,身上常常散發着醫院的蘇打水味道。
  父親的味道,總是離不開他的謀生手段。父親老了,那種味道會隨風逝去。我們是否尊重和珍惜他身上的味道?
  你父親身上是什么味道?你還記得父親的味道嗎?

作者謝雲飛 紹興市越城區運河人家梅仙坊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