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緣結剛玉

 

     2014年12月18日,我在紐約認識了 Linda 的女士,4年前她來自中國,那天我倆在曼哈頓緑楊村飯店一起參與李昌鈺,楊功德等人的慶祝活動,我們一見面十分投緣, 那一天她邀請我能否在20日和她一起去機場接來自中國的著名表演藝術家李玉剛,21日還可以在林肯大劇院觀看他的演出,那天我知道 Linda 也是從事文化事業,她是李玉剛在美國的經紀人,那天過後我們幾乎每天都有電話微信郵件聯繫。
    我和Linda認識如同她説的那樣 :“我們是一見如故啊, 有很多共同的經歷分享”。我們談了許多,Linda 表示:我就是她的貴人,其實和Linda 的交往中,我感受到她的熱情與眞誠,我對她説其實眞正的貴人是我們自己。因爲老天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人不能一生沒有坎坷;沒有一個人,一世沒有痛苦。這也許就是老天讓你有淚,自己流;有苦,自己受。因爲缺失,人學會自己努力;沒人相靠,自己才會盡力。這是我親身體驗,每當困難重重,只要對自己説,再堅持一點點,就是這么一點點,老天也爲你提供成長的理由。


    Linda 説了她自己從農村出來,一步一個腳印很不容易,未來我們能一起合作這是一件喜事。Linda她與李玉剛相識于2009年, 李玉剛是個很重情重義的人, 當時Linda在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工作, 組織了李玉剛去澳大利亞悉尼歌劇院春節慰問演出, 相互在眞誠地交流中感到雙方屬於同路人。而李玉剛平易近人,是一個很有夢想的人, Linda説她親眼目睹李玉剛依靠自己的努力與奮鬥實現自己夢想, 李玉剛説過要去世界上最好的音樂殿堂演出。
     Linda 是一個不捨不棄的人,當她知道聯合國原來在2月27日有一場世界慈善活動,邀請了中國名人成龍來參加,但現在改在3月2日,成龍還沒有給聯合國回復,她表示如果成龍不能來參加這次聯合國的慈善活動她想讓李玉剛來,李玉剛表示雖然3月2日他在日本,但他樂意來美國參加公益活動。
     Linda還是一個閑不住的人,他知道克利夫蘭是搖滾樂的發源地,她吿訴我中國名演員章子怡的男朋友郭峰有一群搖滾樂的一團人,自己在中國還有搖滾劇場,問是否我們一起組織一群美國的搖滾樂團到中國演出。我説了辦報多年,我也參與並做了不少事情,其中我還做了世界孫中山基金會的代言人,我們每一個要去爭取機會,Linda 説她贊同我的觀點,我們相互勉勵,因爲舞臺有多大多高,這是體驗一個人的人力。我還對Linda 説:萬一3月2日李玉剛來不了聯合國,我們可以給他再安排其他時間來聯合國,他還可以去白宮,世界上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只要想得到。我對Linda説樂,我曾經採訪過單口show 的黃西,當時我建議黃西到中國去,現在黃西在中國已經擁有自己的show.
     目前李玉剛首次擔任導演、主演的歌劇《昭君出塞》,李玉剛找了奧斯卡《臥虎藏龍》藝術指導葉錦添先生任歌劇《昭君出塞》視覺總監,下一步李玉剛要走進美國主流, 走進世界舞臺。 Linda誠懇地對我説: 期待我能與她一起支持李玉剛,李玉剛有人格的魅力,而Linda 認爲我們都屬於創新力強,是給人一種解決問題能力強的的人,而李玉剛是一位値得我們幫他的藝術家。
     Linda 還對我説:在這個世界里小氣的人事業不容易成功,大氣的人事業容易成功,人不要斤斤計較,不要太講面子,因爲面子過強的人,不但行動容易縮手縮腳,總是表現自己並且抗挫折能力差,做事左思右想,瞻前顧後,還有關鍵的是人也學會開心,開心的人容易讓別人有開心, 心態決定事情的失敗與成功。


文:浦瑛

     
   

時光易老,美人依舊

   如果世界上眞的有一面魔鏡,如果你站在魔鏡的面前問它:“世界上最美的男人是誰?”我猜,它八成會回答一個名字:“李玉剛!”


    玉剛把貴妃之死演繹得如此悲切,“愛恨就在一瞬間……問君何時戀”,這一刻我們仿彿都聽懂了《新貴妃醉酒》這首歌的歌詞里間藴含着多少楊貴妃對唐玄宗的愛和恨啊!
    《四美圖》中“西施浣紗”的經典橋段,伴着甜美悠揚的音樂聲,粉群飄逸,秋波微轉的西施,在“潺潺流水”中“浣紗泛舟”,時而俏皮、時而嬌羞,讓現場觀衆也仿彿置身于一場唯美、純凈的夢境中。
   玉剛演繹的昭君,慢步出關、回首關口等這些動作都很到位,尤其是那段碎步向關口平移那個動作可叫絶!
    貂蟬秀舞技,踏鼓有淵源。在四美圖貂蟬的演繹中,踏鼓起舞的李玉剛展示出貂蟬極盡柔美的一面。
    寂寥滿地落花紅,獨有離人萬恨中。英雄落難,佳人淚垂於心。面對霸王的末路,李玉剛傾情舞出最後的離別。
    李玉剛化身成溫柔馴順、嬌柔貌美的杜麗娘,完美演繹了一出李氏風格的《遊園驚夢》,令觀衆也跟隨他的演繹步入了那姹紫嫣紅,繁花似錦的美好時光。
玉剛扮演的靑衣是女人中的女人,是女人的極致境界!
    李玉剛飾演的嫦娥如仙子下凡般的超凡脫俗,唯美、神秘、逼眞的舞檯布景仿彿置身于仙境中。當李玉剛身着華服亮相時整個演播大廳舞臺實體空間瞬間被遮擋,延展出我們心中的那個神話夢。
    《葬心》歌不盡哀婉纏綿,貴妃攬鏡棄妝,曲終只影成殤。時光還與自己一個素白本色,一顆清冷內心,這便是李玉剛帶領我們經歷的一種人生。從夢想到壯懷,從熱烈到悲愴。當絢爛歸于樸素,喧囂的追憶沉葬於心。
    李玉剛能將古代這些經典美人的千嬌百媚演繹的惟妙惟肖,他的演繹功力堪稱一絶,着實讓人驚嘆:那些年,李玉剛扮演的美人們,太美太驚艷!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