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多想和莊子一樣做一個蝴蝶夢

读者来稿:金明春
 

我們迷茫,我們迷失。而在很久以前,卻有人能逍遙地行走在萬物之中。我們對爲什么活着討論來討論去,活着感覺越來越沉重,而那個人只爲一個生命本體存在而輕鬆自在地活着。我們迷惘着游走網絡,而那個人卻浮游于天地滄海之中,在自然中逍遙自在。他,就是莊子。
     多想和莊子一樣做一個蝴蝶夢:昔者莊周夢爲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喩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爲胡蝶與?胡蝶之夢爲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像莊子一樣與蝴蝶渾然一體,一起飛翔。在莊子看來,進入虛靜狀態之後,人抛棄了一切干擾和心理負擔,就會忘掉一切,甚至忘了自己,不再受自己感覺器官的束縛和局限,而達到認識上的"大明"。“乘物以游心”,人如果看破了名,看透了利,那么,我們的心靈將會騰空巨大的空間,將會迎來美好的境界。 我們往往把太多太多的枷鎖銬在我們的生命和心靈上。我們用永無止境的物欲、權欲套住了自己;把自己的怨恨、不平一遍遍在心里翻來覆去;用本來能夠過去的不痛快一次次給自己過不去。我們追求生命和心靈快樂以外的東西太多,這些追逐的勞累和痛苦壓抑着生命和心靈的快樂。我們關注物欲的太多,關注生命和心靈的太少。我們腐蝕生命和心靈的太多,滋養生命和心靈的太少。生命和心太累,這是現代人發出的感嘆。讓我們的生命和心靈吿別枷鎖,讓我們的生命和心靈遠離枷鎖。讓我們的生命和心靈吿別獄室,讓我們的生命和心靈遠離獄室。給生命和心靈減壓,給生命和心靈鬆綁。也許,莊子可以使我們來一次生命和心靈的越獄。
      楚王派使者持千金來誘惑莊子,但莊子沒有上套。莊子選擇了捨棄,莊子獲得了自由。莊子,贏得的是高曠的蒼天之上的精神自由。他在最終思想上的超越,給了我們更多的人生思索。重視自我,人性與生活完全和諧統一。他強調個體生命的自由,才能達到美與醜、善與惡、歡喜和悲傷上昇到緣于自然的境界。莊周窮困潦倒,但是他從不因此而憂愁。他見魏王時説他不是困頓而是貧窮。曹商出使秦國乘高車大駕嘲笑莊子窮酸,並炫耀自己“一晤萬乘之主而益車百乘”。莊子笑道:“秦王患了痔瘡,舔治痔瘡的人可得車五輛,你的了這么多的車,難道不是給秦王舔痔瘡了嗎?”爲了名利,人在不斷地失去尊嚴。
     用莊子的話説,人生至高的境界就是完成天地之間一番逍遙游,也就是看破內心重重的樊籬障礙,得到宇宙靜觀天地遼闊之中的人生定位。“乘物以游心”,雖不能及,心向往之。
     我們面對人生的困惑和憂慮,我們浸泡在曾經扭曲了的生命文化中無法自拔,莊子,讓我們感覺自然周圍都瀰漫着生命的芬芳。在莊子思想的光芒中,仿彿進入一種生命氣場,這種氣場可以使人安寧、樂觀、智慧、寬廣。莊子是站在上帝的角度看人生,就像站在人的角度看螞蟻,會感覺螞蟻總是無事忙無端愁。莊子思想是熬制了千年的人生老湯的“袋裝結晶體”,我們太缺少這樣的有關生命文化的滋養老湯了。莊子結合深厚的文化修養,以寓言詮釋智慧,以智慧詮釋人生,以人生詮釋生命文化,以生命文化安頓人心。從最高的生命原理出發,以一種最親切的姿態,引起我們對生命文化的端詳。
     有時,我們把自己的生命當作機器,當作生産財富的機器。於是,我們拼命的生産財富,超負荷的運轉,使得我們的機器不但不可能生産快樂,還會提前進入報廢期。我們給予生命承受的太多太多,我們的生命不堪重負。我們忘記了我們生命機器的使用壽命僅僅是0~100年,不正常的使用,使得我們生命及其功能失常,不能獲取應得的快樂的內容和快樂強度。就是在我們長期操作不當、長期超壓使用或嚴重違規操作的過程中,我們不但不尊重自己的生命,我們甚至齊聲高呼:捨棄生命、追求虛無。我們忘記呵護上帝或父母賜予我們的最珍貴的禮物。生命文化,在很長的一個瘋狂時期被我們忽略了、顛覆了。以人爲本、以生命爲本的文化的缺失,必然帶來我們對生命觀念上的偏差和畸形。生命文化的流失和缺席,必然給我們的行爲帶來無人性的因素。異化了的生命文化的取向,必然會帶了人爲的災難。現在,我們需要整體地改造我們生命文化生態的時候了。在變異了的生命文化浸泡下,必然導致精神結石、文化結石和對生命損傷。浮躁的世界里,有沒有景致更爲開闊的人生?有沒有令一顆心更樂意更快慰的通途?扭曲了的生命文化,曾經以其巨大的殺傷力,虐傷着我們的生命和心靈。我們的眼睛,總是看外界太多,看生命和心靈太少。
    生命文化的扭曲是我們不尊重生命的根基。那帶有冷酷色彩的生命文化,帶給人的是災難性的傷害。扼殺我們生命的不光是來自于外界對生命硬件的損傷,精神上的往往更具有殺傷力。雷鐸説,有故障及時維修或更換!軟件有病毒,及時刪除並更新!但是長期被我們扭曲了的生命文化已經很難轉換觀念,需要高版本的殺毒軟件甚至需要生命文化意識的重裝。莊子,就是一部最好的殺毒軟件。
    也許,人生需要追求的太多太多,根本無暇關愛生命本身。殊不知,生命是易碎品,切勿倒置。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裝置,眼睛、鼻子、嘴,是爲你組裝好了的容貌,這種裝置需要保養,但不應隨意拆裝。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裝置,頭顱、四肢、軀幹,是爲你組裝好了的身體,這種裝置需要維護,但不應隨意拆換。喜、怒、哀、樂,是組裝的情緒的元素。美、醜、善、惡,可以組裝心靈,組裝的心靈就要經常凈化,更需要滋養。我們可以用旅遊來比喩人生的過程,生命的歷程一路風景,也會伴隨風雨。讓美麗的正確的緑色的生命文化滋養我們的生命。美麗的正確的緑色的生命心態,是一種積極向上的心態,是一種健康樂觀的態度,是一種可以點亮我們生命的溫暖的光。這種文化我們盼了太久,它早就該以高大的身姿進入我們的視野。去僞存眞、返璞歸眞,緑色的生命文化代替扭曲了的生命文化,才會給我們帶來春天的心境和生命的福音。
     保持一種靜美的心境,擁有一種平淡的心態。在紛繁中淡定,在蒼茫中從容。人不應該因爲外界的影響而變得突然高興或者沮喪。淡定的力量給人的是一種生命內心的定力。有陽光照耀生命和心靈,生命和心底里便會一片碧緑。世事滄桑,風起雲涌,坐看一株雅菊,它的鮮艷、它的芳香,是對你的生命問候。春天的溫暖,夏日的熱烈,秋天的清爽,冬雪的潔白,是四季對你生命的賜予。花紅柳緑,山清水秀,是自然對你生命的賜予。擁有善美的心和美麗的生命,夜里便擁有一輪清月。擁有善美的心和美麗的生命,清晨便擁有一輪紅日。生命陽光最燦爛。
     旣然沒有永恆,那么困擾我們、糾結於心頭的不平和遺憾,只不過是過眼煙雲。我曾去過羅布泊,在那里可以體驗生與死、繁華與蕭條、暫時與永恆。羅布泊給我們留下了一個諾大的警示,那一片水草豐美、魚肥水蕩的羅布泊,永遠的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乾涸的沙漠。我們總是失去之後才會懂得它的珍貴,我們只有在失去後才會懂得它的脆弱。自然的羅布泊是這樣,人生的羅布泊也是這樣。那冷漠的目光,那殘酷的惡性競爭,那爾虞我詐,那人情淡漠,其實已經構成了我們人生的羅布泊。人間眞情的沙漠化,在向我們警示着什么。自然的羅布泊沒有生命,人生的羅布泊沒有愛。前些日子,我參加南方衛視《重返心靈家園》的拍攝活動,去了香格里拉,遠遠的望見了天葬台。安寂後的天葬台上的肉身,最終化爲對鷹的佈施,那是一種常人無法接受的崇高圖騰。生生死死,死生相依,生是如此激奮昂揚,死亦當美麗寬廣。
    在這個時代里,始終保持一種優雅的生命姿勢,始終保持一種優美的的心境,那是一種有香味的生活,那是一種美麗的生活。


作者:山東萊蕪鋼城區新興路學校 金明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