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故鄉的雲

何軍雄
 

每次回到故鄉,感觸最深的莫過于自高空飄過,與炊煙一道高升的白雲。如故鄉的土壤一般原始,如故鄉的親人一般溫馨,那些來自大自然最爲純樸的景象,是我一輩子都無法割捨的血脈,在內心深處永遠的流淌。
  在鄉下我的故鄉,沒有城市車水馬龍的繁華和錦綉,但卻獨守一份自己獨有的幽雅與寧靜,平淡中增加了幾抹艷麗。那些白雲,自故鄉的高空飄過,飄渺得如同神仙一般割然而至,那些靑山緑水頓時有了生機,孤單的羊群似乎也多了幾分靈氣。
  在沒有雲彩的日子里,炊煙是雲彩的化身,漂泊在外的我,好久沒有見到故鄉雲彩的樣子,誤把農家升起的炊煙當成了雲彩。我知道炊煙升起一家人就有了飯吃,白雲升起,故鄉的莊稼就有了好收成。
  我那十年九旱的鄉鄰們不相信別的,就相信只要天上有雲,就定會有雨。農閑時節,在我老家的大柳樹下,吃過晩飯的女人們拿出自己的手工活,男人們抽起旱煙袋,看火燒雲。黃昏的時候,三三兩兩的燕雀在雲間穿梭。夕陽已拿下帷幕,那些雲彩纏住鄉村的山路不放。
  波動游子心弦的是來自故鄉的思念,黃昏的嘴唇對着一朶雲彩吐露心事,暈紅的羞澀凸起爬滿整個天空的臉蛋。故鄉的雲彩展現一幅如詩如畫的鄉村田園風光,多少年榮歸故里,故鄉的雲變得更加親切而富有詩意。
  一生一世不會忘記的雲彩,如同故鄉的名字一般,永遠的銘刻在我的心上,更像我的乳名一般,每天都被母親一聲聲呼喚着。

作者何軍雄,中國詩歌學會、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