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秋光可飲

疏澤民
 

    走進秋天的原野,猶如走進巨幅立體山水畫廊,耳濡目染的,全是秋天的山光水色和田園天籟。
    抬頭仰望,天空似蔚藍的寶石,纖塵不染。偶爾有幾片白雲悠悠飄過,似嫦娥飄逸的裙裾,純潔得令人不敢有私毫雜念。鑲在“藍寶石”中的秋陽透着暖意,大雁排着雁陣,在蔚藍的天空書寫史詩。秋天的田野亦如睿智的中年漢子,透着幾分成熟幾分淡定幾分靜謐。
     放眼遠望,便是遠山、河流、村莊和田野的水墨寫意。山上滿是葳蕤的翠緑,夾雜着一些深黃和淺紅。小河靜靜地睡在那兒,河水清澈而平靜,沉穩而安詳。水庫和池塘泊在山腳下,明鏡似的倒映着藍天白雲和緑樹靑山,不知名的鳥兒在水庫上空作滑翔表演。阡陌縱橫的田野里,是一畦一畦的莊稼。金黃色的稻子、嫩緑的油菜苗、深緑中略帶褐紫色的紅薯藤葉,都是成熟韻味的亮點。秋天的田野,如一幅長軸畫卷,緩緩鋪開-——且別急着走開,靜下心來,仔細看,仔細聽,仔細聞,滿目都是跳動的秋色,滿耳都是清麗的天籟,空氣里處處都是醉人的芳香。
     徜徉在秋天的原野,一轉眼,便發現濃蔭掩映處的村莊。新建的白墻紅瓦小樓如出墻的紅杏,迫不及待地從緑蔭叢中探出身姿。炊煙是村莊的根,裊裊地縈繞在莊子上空,相擁,相融,最後化爲淡淡的霧靄。不遠處的農家籬笆柵欄上,織滿了牽牛花和月亮菜的藤蔓,紫色的喇叭花和淺紅色蝶形扁豆花將籬笆妝扮成一堵花墻。花墻外散落着叢生的野菊,金黃色的小花競相開放,鋪出一地燦爛炫目的錦緞。大黃狗躺在籬笆旁酣然入睡,蘆花鷄在草叢里悠閑地捕捉秋蟲,縷縷炊煙在村莊上空相擁相融,朦朧中透着靜謐,透着閑適,透着詩情畫意。
     秋天是收穫的季節,田野里已是一派豐收的景象。那些聯合收割機,嗡嗡嗡地馳騁在金黃色的稻海里,呑下沉甸甸的稻穗,吐出黃燦燦的稻穀。山邊不規則的小田塊里,鐮刀派上了用場,陽光也被鐮刀切割得一閃一閃的。田埂邊的大豆,已被砍倒捆走。有幾位散學的小女孩,在田埂邊尋豆莢,小小的淘米籮里,投進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地里的漢子揮鋤挖紅薯,刨花生,剜地瓜,有幾只鳥兒,跟在他後面,爭食翻出地面的秋蟲。系着圍兜的大嫂大娘,在棉花地里採摘棉花。潔白的棉絮,隨翻飛的手指,跳到圍兜里,鼓鼓囊囊的,似乎整個秋天,也靜靜地在圍兜里躺着。這些豐收的圖景,在高樓林立的都市里是無法領略的。
       走出蝸居的小城,走進秋天的原野,一切都顯得多彩、沉穩、安詳而成熟,猶如我們越過不惑之年,歷練之後處變不驚,虛懷若谷,淡泊寧靜,獨擁一方明凈的天空。徜徉在這樣的秋光里,猶如走進世外桃源,那些塵世的喧囂,那些名繮利鎖的煩擾,那些拖累身心的疲憊,都抛到身後。沉醉在這樣的深秋里,心一下子豁然開朗,雲淡風清。
     秋天是一壺陳釀,歷經了春天的浮華、夏天的浮躁,沉澱下來的,便是波瀾不驚的淡泊和沁心入肺的甘醇。走出市聲嘈雜的小城,走進秋天的原野,飲一盞秋光,把自己醉成唐代詩仙,也是一件幸事。
 

編輯同志:您好!有感于秋色的美好,寫出拙文,投給您,敬請雅正!
作者:疏澤民(中國作家記者協會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