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在徐州當老師

暑假後,我到徐州當老師,那是一家高考復讀學校。
    復讀生有了一次高考的經歷,他們選擇復讀了,對自己定位很高,對各個任課老師期望也很高,那就是不如他們前任老師的一律排斥,有些老師兩節課上下來,復讀生不滿意,就開始跟領導反映,建議換老師,換他們認爲優秀的老師。其實優秀的老師能有多少呢?只不過這些復讀生戀舊情結比較較重罷了。我想起我高中時政治課本里的一段話,就對他們説:“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依據,外因是通過內因而起作用的。”韓愈也有類似的説法,“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于弟子。旣然你們選擇復讀了,爲什么非要有你們心目中的所謂好老師呢?”眞的,對老師期望太高,旣是跟老師過意不去,也是跟自己過意不去,因爲現實中自學成才的太多了。當然了,我作爲高考復讀班的一名語文老師,儘可能把自個的語文水平發揮到極致,得到學生的認可。一開始的幾節課,下課鈴一響,敎室都會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
    一次放學,我朝宿舍走,有兩個男生緊跟上來,問我:“語文老師,你習慣這里嗎?”到了徐州,時間緊了,課務重了,壓力大了,要説不習慣還眞有一些。可是我對學生説:“習慣了。”其中一個男生就搖頭。這里的復讀生有來自徐州本地的,有來自跟徐州毗鄰的連雲港的,還有來自蘇南一些地方的,生源廣而雜,各地習俗也都不一樣,我問:“是不是你不服這里的水土?”因爲有的學生一來到這里,沒幾天就開始拉肚子,甚至高燒嘔吐。他們説:“孟母有三遷的故事,説的是環境對於人的重要,你看這里的環境一點兒不好,不大的校園什么人都有。”我所在的高考復讀學校沒有自己的校舍,是租用徐州某職工培訓學校的房子,這所培訓學校不僅有我們高考復讀班,還有五年制的大專班,成人高考函授班,甚至一些企業的防爆訓練班也設在這里,大大小小有七八種學習形式。我説:“他們做他們的事,我們學我們的習,井水不犯河水。”那兩個男生就夸我適應性強,我説:“不是我適應性強,而是當你不能改變環境的時候,只好改變你自己。”
     平時我有晨跑的習慣,來到徐州了,這個習慣還保持着。當一縷晨曦還沒有從東方地平線上昇起的時候,當一些學生和老師還在睡夢中的時候,操場上就出現了我的身影。我堅持晨跑,漸漸的影響或者感染了老師和學生,有一些也加入到晨跑的行列中來。有一位老師覺“睡得很死”,自個定的鈴聲也不起作用,我就敲門叫醒他。這個老師是外地人,有一次,我們並肩晨跑,他説:“徐州人愛吃辣,火氣也比較大,眼里揉不進沙子,愛打抱不平。”十幾年以前我就在一個又一個地方打拼,在家時的那種嬌氣和傲氣早已被生活打磨得蕩然無存了。可是那個同事看到在徐州當老師的我,整天一臉的淡定,就嘆口氣説:“太在意環境了,太在意他人對自己的態度了,自尋煩惱啊。”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因爲我的淡定,那些來自各地的高考復讀生漸漸地也習慣這里的生活了。


本文作者 陸琴華:徐州金榜高考復讀學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