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秋天的雨

自從踏入秋天的門檻,人們燥熱不安的心境便隨之變了。秋天也似乎準備了三場喜雨,迎接着萬物。那天傍晩,我從市中心回家,眼見着灰黑的雲層從北面移了過來,身旁有認識的人就説了,您帶雨衣了嗎?我説車簍袋子里有一把舊傘,可心里卻巴不得雨快下呢?
    這秋雨,確實沒有夏雨來的迅急,先是細細的雨簾,斜斜的編織。我蹬上自行車在其中穿行着,飄灑在臂膀上的 “小水珠”,晶瑩透亮的浮在汗毛肌膚上,繼爾滑落在地。這時,身體仍沒覺得多少涼意,倒是讓我心間領略到了一種詩意的浪漫,一種水晶般的清爽。朦朦的秋雨,和着小風,還時左時右地撩着我的頭臉,我也情願地追隨着它,就像與一位羞澀寧靜的女子並肩而行。
     不大功夫,雨就下大了,一串串的雨,急急地撞在地上,濕濕的水泥路面上,仿彿蕩起了股股旋着的熱氣。路上紛紛有人撑起了傘或穿上了雨披,像似忽然冒出了許多會流動的花朶。我停下車取出雨傘,撑扛在肩上,説是擋雨,實際上就想擋着手機不被雨淋。這秋雨眞是頑皮,一會在我後背上拍上一下,一會在我的前胸摸上一把,片片清涼就這般水靈靈的呈給了我。我趁着華燈初照的雨途,儘量多欣賞着秋雨的美姿。我發覺,悶雷轟轟中的秋雨陣勢也挺浩大,車往前面匆匆騎着,蘑菇一樣的無數雨腳,就在前方閃亮奔擁跳躍着。如果遇有汽車大燈猛的一照,除了看到洶涌耀眼的“水柱”,而且會看到狂雨匯成的徑流如“S”狀,游龍擺尾的晃在眼前。
     我在這盼了許久的秋雨中愉快騎行着,皮鞋潮了,褲管透了,頸脖里也灌了一些大自然賞賜的“瓊漿玉液”。回家後,我沒有馬上換去衣裳,隨手撩起褂襟就給老母親看。她説:“福呀——老天爺讓萬物都淋個透,秋後三場雨,莊稼和人都有好日子過了。”我轉爾換掉濕衣裳走到陽臺,發現家中的一盆吊蘭,已由母親搬到了陽臺上的西南處。這盆吊蘭在今夏被熱浪折騰得葉莖都有點變黃了。我前一陣子將花盆搬進了屋內,讓它避避暑氣,沒想就忘記搬出去了。這再看到它時,吊蘭的樣子已有了變化,他它在秋雨中好像喝足了天賜的養分,又仰起頭挺起了腰桿。我覺得經過一兩場秋雨的滋潤,它的葉莖還能恢復到靑翠欲滴時的神態。
     秋天的雨,它淋在人的身上是清涼爽快的,淋到人的心里是寧靜幸福的,我喜歡秋天連綿的細雨,它不知洗滌滋潤了多少人的心靈;我更喜歡磅礴的秋雨,它遍潑在莊稼植物上,又會變成甘露和“緑血”,去充盈着世間的緑色萬物,讓它們在秋天的季節里,傲出生命的威力。


本文作者韓國光:中國安徽蚌埠市中環水務公,司安徽作協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