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等一枚核桃回家

尊敬的編輯:
您好!認眞讀完《伊利華報》2014年9月15日“華報讀者”版,心中頗多感嘅。《一篇報道後的感人故事》眞情動人,由浦瑛女士及所有“華報人”精心編織的這條“紐帶”,奇異地串聯起了郭新女士、於今先生和楊光久先生失散多年的情誼,不經意地打撈起了許多沉澱的記憶,這眞是“華報人”功德無量的好事。在此傳來親情散文一篇,敬請查閲指點。
恭祝《伊利華報》越辦越好! 謝子清

    九月一過,街市上關於核桃的叫賣聲就稠密起來。
     那些擔着核桃的小販,立在街角或是巷尾,遇有路人,總是熱情地招呼。我對這種堅果有着非同尋常的偏好,每次看見,就會欣然迎上身子奔到攤前,順手揀起幾個來,握在手間細細撫摩,如同遭逢久別的故人。
    我喜歡核桃。這樣的愛好,是外婆幫我培養的。
    小時候,每到秋季瓜果飄香,就是我最歡娛快樂的時刻。住在鄉下的外婆,悉心地從林子里收拾回來各式各樣的果品,有香甜可口的雪梨、清脆迷人的板栗、噴香益腦的核桃,甚至是難能可貴的獼猴桃。她小心地拾掇它們,等我每次來到後,變魔術一般地拿出來,惹得我驚呼不已。
     外婆細心,她拿磚塊將核桃砸碎去殻,挑出飽滿的果核來,一瓣一瓣喂到我嘴里。看我吃得舒心怡然,她布滿皺紋的臉上,總會浮起慈祥可親的笑容。這樣的日子令我神往,於是每年散學放假後,我就迫不及待地去看外婆,同時享受這豐盛的美食。外婆的疼愛和果品的誘惑,常常使我“樂不思蜀”。
    “核桃補腦,多吃一些!”在外婆這樣和藹的叮囑中,我對核桃的感情與日俱增地深厚起來。
     倘若是遇到我學習繁忙,抑或是須幫助家中對付農活無暇去到鄉下,外婆就會託人捎來她精心揀挑的、一個個碩大飽滿的核桃。她把它們裝在袋子里,從鄉村千恩萬謝地找人帶過來,因爲她知道——我很喜歡吃。
    這樣歡樂的日子,我是舒坦地享受了十餘年、幾十次了。
     不幸的是在我小學即將畢業的那個夏天,七十多歲的外婆患上了可怕的皮膚病,她渾身生出透亮的水疱來,而且奇癢難忍,抓破後冒着血水。外婆就在這樣的病痛中被擊倒,迅速地消瘦下去,八月後已不能下床活動了。我跟姐姐去看望她,好強的外婆非要下床,然後扶着柺杖,飯後艱難地將我們送到村口。走了老遠,她仍在那里大聲囑咐:“好好讀書!”聽到這訣別的聲音,我和姐姐哭得一塌糊塗。那樣的眼淚,撕心裂肺。
    沒過多久,外婆就走了,她終于未等到核桃成熟的時節。
     或許是受到外婆的保佑,更或者是因爲常吃核桃的確有益大腦,我竟眞的在學堂里脫穎而出,十六歲即走出大山外出求學,畢業後幸運地留在城里。
     到今天,每到核桃成熟的時候,街頭巷尾以及超市里,各式各樣的核桃琳琅滿目。每一次,我都大包大包地買回來,放到門縫里,輕輕捻動,只聽“咔嚓”一聲,堅硬的果殻就碎了,剝出果核放進嘴里,咀嚼之間,耳畔似乎又響起外婆那慈愛的叮嚀聲:“多吃一些,核桃補腦!”
      可遺憾的是——不論我如何努力,就是始終吃不出年少時外婆剝開的核桃味道。我明白:自從外婆走後,有些核桃也迷了路,它們忘了回家……


謝子清,男,80後。曾以筆名耕夫、紫靑、半緣君、知卿等在多地各種報刋雜誌發表文章400余篇,系中國自由撰稿人協會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