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读者来稿:

 

 

 遠去的野菊花

李同領
 

 三年前,我曾到一個邊遠地區支敎。
  當地很窮,伙食也差,每天都要吃一些難以下咽的山菜,只有逢上過年過節,才能吃到從幾十里山外運來的新鮮蔬菜和肉類。那里一年四季悶熱,尤其是夏天,晩上要點蠟燭,蚊蟲特別多,漫天飛舞,常常被叮得徹夜難眠。剛開始,我對那里的環境很不適應,常常爲自己做出的決定懊悔不已。
  我帶的班,三十五個孩子,調皮、厭學、貪玩的學生在班里佔多數,我深知,對付這樣的孩子,只能是攻心爲上。接手以後,我就對他們逐一摸底,和他們談心,家訪,做成長記録,漸漸地,我發現他們都特別的善良和單純,之所以出現厭學,是因爲缺少朋友,缺少一個以一顆平等的心和他們對話交流的朋友。一學期的交往,我和孩子之間有了深厚的感情,也因爲這份感情,讓我忘記了生活的單調和艱苦。
  慢慢地,學生也開始信任我,願意和我交流了。有事沒事,一群調皮的小男生會跑到我的辦公室,一股腦地將藏在小襯衣里的各種野果抖落到我的辦公桌上,然後羞澀地望着我,老師,您嘗嘗,這些都是我們從山上摘的野果子,可好吃呢!女生的表達方式則不一樣,她們會送來一些帶露的鮮花,不乏有帶刺的薔薇、嫣紅的指甲花、馨香的金銀花,其中,我認爲最漂亮的是野菊花,也是學生送得最多的。
  每逢秋季,當黃燦燦的野菊花開滿山頭,我的辦公桌上也成了花的海洋。有時,孩子爲了能給我送一些帶露的野菊花,常常會起得很早,穿過荆棘叢生的山林,到很遠的地方去採,衣服被露水打濕了,鞋子被濕泥弄髒了,有的孩子還常常弄得滿身都是野菊花瓣。爲此,我心疼地吿訴她們不要採摘了,這樣比較危險,但孩子們哪里肯聽,甚至還展開了比賽,看誰採摘的野菊花更漂亮!我假裝生氣不收,但孩子們仍舊趁我不在辦公室時偷偷地送。
  記得班里有個叫小婷的女孩,個頭很小,身體瘦弱,每天早上,爲了給我採摘最好的野菊花,四處尋找大片的野菊花叢。我不讓孩子們採摘並拒收以後,這個聰明的小女孩竟然想出了一個“妙招”:每天早上上學,她都會在書包里放一身衣服和一雙鞋,採摘完野菊花以後,她在學校門口請別的孩子幫她把身上的野菊花瓣弄乾凈,再用梳子把頭髮整理好,換上書包里的衣服和鞋子,把換下來的衣服和鞋子藏好,然後再捧着野菊花到學校送給我,起初我看到她乾凈的衣服,以爲是別的孩子採摘後讓她來送的,直到有一天有人向我“吿密”,我才恍然大悟……
安徽淮北敎育局 李同領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