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雨夜聽雨

劉欣
 

凌晨五點,就給窗外像炒豆子一樣噼里啪啦的雨聲吵醒,再也不能入眠。唐朝詩人劉長卿詩句里“細雨濕衣看不見,閑花落地聽無聲”里悠然的意境是可遇不可求,現實中的雨卻多了些平平實實的疏離。
     低垂密閉的窗簾里看不到外面灑滿大地的雨點,卻把在屋檐落下的雨滴聽得眞眞切切,漫漫長夜有着淅瀝瀝的雨聲相伴也是另一種心情,這里是一大片居民住宅區,周圍樓群高低不平且密密集集,不要説漆黑一片的雨夜,就是白天打開窗戶也看不到什么風景,除了緊挨着的樓房還是樓房,在這座沒有多少緑化的水泥森林中,沒有李清照的“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葉葉心心,舒卷有餘情”里寬大的芭蕉葉,也沒有李商隱的:“相思迢遞隔重城。秋陰不散霜飛晩,留得枯荷聽雨聲”的凄美,亦不是在纖纖直撥的竹林里,沒有籠罩在雨中蒼翠欲滴如地毯般的濃緑。伫立在城市里直直板板像一個個火柴盒的樓房,讓人沒有一絲唐詩宋詞的感覺,讓你的頭腦里閃不出一丁點詩句的靈感。但不用刻意尋找一個地方去聽雨,可以閉着眼懶懶的不用起床,就別有一番情致盪漾心頭,輕輕漫漫的,讓這滴答的雨聲清洗了污濁的空氣,給刻板的生活多了些閑適的點綴,讓這雨點洗凈布滿塵埃的心海,一切都是那么的順其自然,那種墜落心谷的怦然心動,那么純凈,那么悠遠。
  比起江南小巷那纏綿悱惻的雨絲,南方的雨總是少了些韻味。沒有戴望舒筆下撑着油紙傘像丁香一樣徜徉雨巷的姑娘,也沒有煙雨迷離中靜泊的小船,和江南的雨比起來,南方的雨少有點優雅,像一個説話快言快語的村姑,噼里叭啦乾脆利落。所以有着閑情逸致情懷的詩人總偏愛江南,什么“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層出不窮的詩句都是述説着詩意綿長的江南,讓人感傷在雨中,空氣都瀰漫着着唐詩宋詞的風韻。而南方的雨雖然備受詩人們的冷落,但卻是農人們的最愛,你看在春天,貴如油的雨絲悄悄地滋潤着乾旱的田地,而夏天的傾盆大雨給予大地痛快淋灕的洗滌與灌漑,給人們澆滅炎夏的熱燥,帶來一片怡人的清涼。
   而秋天的雨,卻有着無限落寞的秋涼,那隨風而飄的落葉,更增添了沒法言表的傷感。沒有春雨盪漾心湖留下薄薄的暖意,沒有夏雨通體流暢的清涼,卻有着哀怨尤絶的孤寂。而在冬天聽雨,在瀟瀟的冷雨中最容易感想難以割捨的過往,像是在冥冥中訴説着一世凄涼,曠遠而又蒼涼。
    從小就喜雨,喜歡在雨滴落下時那紛飛迷離的氣息,“自在飛花輕如夢,無邊絲雨細如愁。”道出了多少人心里隱約的悵惘。生活在忙碌緊張的城市里,生存的不易,並不是人人都能隨時選擇自己喜歡的環境生活,只有存一份美好希冀在心里深處,就是不能到清新的大自然或者到江南的小鎮去感受那纏綿閑適的雨,但不論在何地,都應擁有一份別致的聽雨心情。
    曾住在銀行大院的一間小小的蝸居里,窗外種着一株高大茂密的梧桐樹,長着肥大的葉子,下雨時總有圓圓的雨滴凝結在葉子上面,當風吹過,水滴就在葉子上依依不捨地滾來滾去,最後不得不沿着葉子的邊緣快速的落下,像一個個晶瑩剔透的珍珠。這個時刻總喜歡倚在窗前靜靜地望着雨中顫抖的葉子出神,不經意間會突然地想起一個人,他是否如我一樣有着聽雨的心情,會不會這樣的時候也會想起我?
   在雨聲的滴答聲里,令我不經意回想起過去,和兒時的好友一起共撑着一把小雨傘在雨中漫步的情景,一起踩過積着雨水的小路,讓飛濺的水花漸漸弄濕了裙裾,聆聽小雨點像一個調皮的孩子跳躍在雨傘上的叮咚聲…
   似水流年,逝去的日子像流水一去不復返,曾經的“雨季”也不再來。

尊敬的編輯部同志:
您們好,一直很喜歡貴刋的風格,不僅有很濃的人情味且有很高的文學品位,我是一個文學愛好者,很想某一天能在貴刋里有我小小一角的空間,不知能否如願。

謹頌: 祝夏安
廣東省廉江市 劉欣

我的創作簡介:散文《廉江·美麗橙鄉》獲市委宣傳部徵文一等奬, 作品散見雜誌《九州江》、《美塑》、《湛江日報》、《湛江文學》等發表 。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