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跟爸爸生氣

    小小家住在低矮的草房里,小小的爸爸媽媽覺得這樣的房子委屈了小小。那時小小已經在城里讀高中了。小小爸爸和媽媽心一橫就到上海打工。爸爸和媽媽把打工賺的錢拿出來,一口氣蓋了三上三下的樓房,只是還沒有裝修。現在小小的爸爸和媽媽從上海回來,要請人裝修樓房。
     快要高中畢業的小小,聽説爸爸和媽媽從上海回家,高興得一夜沒合眼。正好第二天學校放假,爸爸在電話里對小小説:“我去車站接你啊。”以前爸爸在家時,小小就像尾巴似的粘着爸爸,聽説爸爸要親自來車站接她,小小在電話里對爸爸高呼:“耶——”然後就給爸爸打了一個響指。
     小小家在鄉下,沒有專門開往她家的班車。小小想:爸爸説好了時間來車站接她,怎么到現在還沒來?車站上的人越來越少了,還是不見爸爸的身影。小小絶望了,就背着書包自個一步一步朝家趕去。
     有人説小小是個沒心沒肺的人兒,跟人好時,給什么都不心疼,甚至人家要她的頭小小都能刴下來。要是跟人惱了呢?只是在氣頭上,不到三分鐘跟家人有説有笑。人們見小小一臉的笑容,不再叫她小小,而是叫她笑笑。“笑笑”,她是愛笑,一笑,白白嫩嫩的兩頰上還出現兩個淺淺的小酒窩。從此,“小小”這個名字就在生活里消失,只有在老師的作業本上才會出現“小小”這樣的字眼,可是那天,笑笑不見來車站接她的爸爸,怎么也笑不起來,而是一肚子委屈和傷心。
     快要到村上了,一陣嘟嘟聲驚得笑笑抬起頭來,笑笑睜大眼睛一看,爸爸騎着摩托朝她迎面駛來。顯然,爸爸也發現笑笑了,因爲那摩托行得很慢。可是笑笑別着頭,就是不看爸爸一眼,生氣了。笑笑逕直經過了爸爸的摩托,過去了。爸爸調轉車頭,趕上笑笑,對笑笑陪小心:“爸爸來晩了。”原來爸爸光顧裝修房子,把到車站接笑笑的事忘了。爸爸説:“天都過晌了,你媽還等着你吃飯。”笑笑平時愛吃魚香茄子,而這魚香茄子又是爸爸的拿手菜,笑笑這時才覺得肚子早餓了,就上了爸爸的摩托。
     笑笑學校這回放三天假。到家了,笑笑卻説:“待會我就返校,你們沒我這個女兒照樣過。”説着就哭了。爸爸見笑笑哭得跟淚人兒似的,説:“爸爸錯了,連賠禮的人兒都沒了。”爸爸看着媽媽又説,“笑笑,我跟你媽陪個禮吧。”爸爸的話一落口,笑笑破涕而笑,對爸爸説:“爸爸,我問你,房子重要還是女兒重要?”爸爸一連迭聲的説:“當然是我寶貝女兒重要了。”媽媽就説,當初爲了生笑笑,可沒少受罪呢。
     爸爸做的魚香茄子端上來了,笑笑用鼻子一嗅,説:“好香啊!”就夾一塊魚香茄子丢到爸爸碗里,説,“女兒光顧上學,還不能做飯做菜慰勞爸爸,如今女兒借花獻佛,敬爸爸!”然後笑笑又夾一筷子魚香茄子放到媽媽碗里,對媽媽説:“媽媽,爸爸的事業離不開你的奉獻,我的學習也離不開你的付出,女兒仍借花獻佛,敬媽媽!” 親情氤氳着一家人。
     這時,爸爸打趣笑笑:“笑笑生氣從來沒超過三分鐘,這回生氣卻超過三分鐘了。”
     笑笑是個留守女孩,覺得爸爸媽媽蓋的樓房再漂亮寬敞,跟鐵殻似的堅固,也沒有親情重。笑笑最大的心願就是樓房有了,家里富裕了,爸爸媽媽不再漂泊。笑笑聽了爸爸的話,好像又生氣了,説:“爸爸揭我短了,媽媽你也不打爸爸。”説完,滾到爸爸的懷里,像過去那樣粘着爸爸,天眞和可愛就盪漾在笑笑的臉上。


作者:安徽省固鎮縣谷陽高級中學 陸琴華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