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窗外的兄弟(散文)

舟自橫
 

    嗨,你好,兄弟!
    早晨上班一走進辦公室,我都會和它打聲招呼,會心一笑。它仍舊是那么氣定神閑,安穩地支撑起屬於我的那角天空。
   它是窗外的一棵老楡樹,更是我的兄弟。
    單位剛搬到這座老樓的時候,同事劉女士原本被分到這間辦公室。她看到臨窗有棵老楡樹,就很不是心思。她背後偷偷對我説,有了楡樹,視野就不夠開闊,再説,開窗怕樹上的蟲子爬進來。我心中暗喜,就讓她去找領導,和我調換一下。後來的結果是,我們都如願以償。
     我時常在想,未來的某日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留戀的不僅僅是親朋好友,也有那么多與我共同呼吸的存在,比如天空、大地,比如動植物等。每天工作忙碌之後,能夠偶爾與我窗外的兄弟默默對話和對視,我慶幸自己是個有福的人。
     它也是一棵有福的樹。單位前面是個偌大的停車場,現在僅僅就只有這么一棵樹。我問過別人,才知道這里原來是一片楡樹林,在蓋樓的時候,不知是哪位好心人,不知是什么原因,偏偏把它留了下來。它本來是孤獨的,或許因爲我的到來,也一定心生歡喜。萬物有靈,誰能説它沒有思想呢?
     枝葉繁茂,樹幹粗壯,皸裂的褐色樹皮里掩埋着滄桑時光。冬天里,它一直沉默着,但它的身子開始蓄積着噴薄而出的力量,舒展生命的渴望在內心奔涌。從春天開始,我就看到它有些害羞,卻壓抑不住歡呼雀躍。在春風撫慰下,楡錢像一簇簇光破枝而出。它們密密麻麻地簇擁在一起,像一張張揚起的孩童的臉,散發着春天清新的味道。
     不僅僅有着觀賞功能,楡錢更是一種美食。清吳其睿《救荒本草》中載:“楡錢樹,採肥嫩楡葉,熱水浸潤,油鹽調食,其楡錢煮靡羹食,甚佳。”看來,我國自古就有食用它的習慣。小時候身在農村,春季正是靑黃不接的時候,我家就沒少吃過楡錢。做餡,涼拌,做湯……無論是哪一種,都令人胃口大開,唇齒留香。
     在楡錢生長最旺盛的那幾天里,我的兄弟成了我和同事的食材供應者。儘管好吃,但我顯得非常吝嗇,吿訴同事,大家嘗嘗鮮即可,不能過分“索取”。
我對它愛護有加,它也在庇護着我。夏天里,特別是上午十點鐘以後,燠熱難當。而我,卻讓同事羨慕不已。開着窗子,火辣辣的陽光穿過它那濃密的樹冠,不再橫衝直撞,而是在我的室內和辦公桌上一縷縷跳躍着,像輕柔的、靈動的幻境。悶熱的微風,經過它的過濾,也變得清爽了許多。
     它旣是我的遮陽傘,也是我的“合唱團”和“啓示録”。有風吹來,它的枝條輕叩窗欞,節奏舒緩,聲音悅耳。更有小鳥,在它的枝頭上啁啾,逬濺出露水般的音符。即便在暴風雨中,它也不像小草那樣戰慄和痛哭,而是借勢高歌與勁舞,彰顯出生命的從容和堅韌。把根深紮進大地,才能站得安穩,內心強大。無疑,它給了我人生的某種方向。
    喜歡花草樹木,是人類共有的情愫。現今,城市里到處是水泥和鋼筋森林,有樹,也是在馬路邊上。今生能夠與它相遇,是我的選擇也是我的幸運。一棵,便是我的一座森林。
    清風徐來,樹陰搖曳;肉身坐定,靈魂漫步。這喧囂世界里的寧靜,這孤獨行旅中的攙扶,這膚淺慾望里的幽深,讓我也成爲一棵樹,向下擁抱大地,向上靠近天空。

作者簡介:舟自橫,本名馮振友。在國內100多家報刋發表詩歌、散文700余百首(篇),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