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鄉間落日
 

劉中才
 

我在黃昏里行走,風吹着我的長袖衫,路邊森林里不時地傳過幾聲鳥鳴,鄉間的落日正慢慢向我走來。
    初夏的風並不暖,清涼里隱隱帶了幾絲柔和之氣。沿着碎石子鋪就的林蔭小路走去,落日正以輕盈的姿態徘徊在天邊,她不再如日中時那樣熱烈。四下里無人,除了涌動的江水不時地灑出一陣歡聲笑語,周圍都在一片安詳中靜謐下來。落日正像一頭睡夢中的孩子,滿足地吮吸着江風帶給她的氤氳。不遠處,梧桐樹在惶惶的陽光下高低起伏,龐大的樹冠築起一道天然的緑色屛障。宛若風的季節里遺落下來的一顆種子,瓷實而又飽滿。
    暮色漸起時,大朶大朶的雲彩翻動着,霞光蒸蔚的天邊鋪開團團紅暈,在水面上折射出波光粼粼的銀白色,落日被棉花一樣輕柔的簾幕托起,又突兀地沉了下去。一點一點,小心翼翼的,生怕驚擾了草叢深處忙碌築巢的野鴨。
    落日下,我仿彿看到父親沁出汗珠的額頭上,挂滿瞭如山脊般隆起的皺紋。他手里握着鋒利的棗花木柄鐮刀,低首含笑的麥穗頻頻在眸子里閃耀。這是父親最喜悅的季節,他弓着背,一下一下重複那個起身彎腰的動作,就像我小時候唸書時,爲了寫好一個字,沉浸其中,樂此不疲。
   已不記得從何時起,我開始痴迷于鄉間的落日。這鄉間的落日從遠古的世界走來,銷聲匿迹在地平線交錯的廣袤田野里,她同沉寂的夜晩惺惺相惜,丰姿綽約的影子彌散出撩人的味道,淡淡的感覺猶如戀人身上撲面而來的體香。我沉浸在落日里,聽她靜下來的腳步,她不動聲色的姿態,像一朶爛漫的煙火,照徹人的心房。
    我在落日里沉潜,如同遠逝的流水,從不停息,從不間斷。我把落日的光芒捧在手心里,輕輕觸摸那些被時光翻刻的音符,輕輕的,親親的,像一曲源自唐古拉山峰巔上的樂律,雄渾,沉重,暖化了世間的一切雜蕪。
     鄉間的落日,就是一枚失落的棋子,安放着靈魂底部最隱秘的愛與疼痛。她把童年那些美好的憧憬塡補進日子里的縫隙,讓身處城市化進程中的人不再那樣焦灼。鄉間的落日,自始至終固守着家園,與一株草孑然而立,她非不懂寂寞,卻比人類更加知足。
     落日在鄉間長大,賦予了生命瑰麗的色彩。她簡單卻不單調的形體,就是力量與勇氣的化身。鄉間的落日包容了飛颺跋扈的風與塵土,在枯竭的大地上灑下一縷樸實無華的溫熱,讓深埋在石罅里的種子有了生根發芽的介質。
     倘若一個人行走在恬淡舒適的林蔭里,驀然回首起心中隱匿已久的鄉愁,多半是那枚清新寡欲的落日在腦海里翻騰。遠走他鄉的游子,每每遇見一輪落日,眉宇間油然而生的總會是故土斑駁的身影。
    如今,久居城里,落日遠了,鄉間的落日更是遙不可見了。落日被一叢叢伺機而起的庭台樓榭掩映着,她的世界變得愈發朦朧而模糊。
     落日是故鄉的符號,是屋檐下流動的旌旗。她雖生在鄉間,卻也住進了城里。泥質的燈盞,落了灰塵的瓦屋,一角土坯壘砌的紅墻,都烙印着落日的影子。我們一路走來,跟着風花雪月,似景流年,也跟着人情世故,循循漸進,可在漫捲雲舒的午後,唯有鄉間落日的倒映,風聲水起的日子才不會孤單,那顆禁錮在樊籠里的心才足以觸摸一絲鄉韻。

作者簡介:劉中才,80後,山東濰坊人,作品散見于近百種報刋雜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