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家藏千書人充實(隨筆)

湯雲明
 

    我一生只鍾愛兩種東西,書和錢。錢是生活、生存和養家餬口的必須品,我不敢不愛,不得不愛 ,不必多講了。而書本則是精神世界的必須品和滋補品,它是我的最愛,一旦愛上了,就是一生一世的事情。
    記得在小學四五年級開始我就開始買書和讀書了,我買得較早的書有《聊齋志異》、《范縝》、等等以及當時流行的故事連環畫。我甚至還在昏暗的煤油燈下讀完了上世紀50年代出版繁體字版的《智取威虎山》、《老共靑團員》。特別是到了初中以後,直到大學,我讀書的興趣越來越濃,學校圖書館是我最常去的地方。
     幾十年來,我象一個中了書毒,並已成癮的人一樣對書有着強烈的佔有欲。又象一只書蟲,每天或多或少的啃噬着身邊的書本。可以説我的生活不能一日無書。家里現有的幾千本圖書、雜誌,來源主要有四個途徑,一是父親留下的,父親也喜歡買書、讀書,它的書大多是自然、地理、歷史、醫藥衛生方面的書,他現在年紀大了,他的書全部歸我的有。二是到書店買新書或到舊書攤上淘書,多半是詩歌、散文、歷史、文化、民族、寫作工具這類的書。三是撿來、刨來的書,每次單位里搬遷或調整辦公室,各部門特別是領導辦公室都會清理出一些不要的圖書、雜誌,我就會趁着沒人的時候到廢紙堆里刨一些想要的圖書雜誌。在別人眼里幾毛錢一公斤的廢紙在我的眼里就成了寶貝疙瘩,這些書主要是政治、法律、文件、工具之類的圖書。老婆問我到垃圾堆里撿書會不會丢人,我卻説魯迅筆下的孔乙己竊書都不丢人,讀書人愛書是不要臉的,我撿點廢書算什么?四是文友贈送或交換來的書,一些文友出版新書以後都會寄來一本收藏、學習,我欣然收下,還有就是雙方説好了用自己出版的圖書互相交換,我把自己出版的詩集寄去,他們也會寄來相應的文學作品。
    家里只有一個書櫃,能放300本左右的圖書,我就把最新最常用的書放在書櫃上,其它的就只能裝在大紙箱里堆碼在書房、臥室和陽臺。近些年來,我收到雜誌社寄來的樣刋、贈刋以及文友們的贈書越來越多,家里實在放不下了。就只能定期清理一下,忍痛把一些沒有收藏價値的刋物處理掉,當然,發表有我文章的樣刋、圖書不管怎么樣我也捨不得丢棄。等以後有了條件,我還打算把這些書整理、分類、編號、建檔,像一個圖書館一樣方便收藏和查閲。
     大箱大箱的書,佔據了我的書房、臥室,卻也充實了我的精神世界,每當老婆説這些書佔地方的,又不能當飯吃的時候,我就會理直氣壯的吿訴她,作爲一名作家,不愛書還能愛什么?再説了,書是讀書人和寫書人的命根子,它和政治家的嘴、戰士手中的槍、農民肩頭上的鋤頭以及資本家兜里的錢一樣重要,世界上也不可能有不愛書的人能成爲作家。


湯雲明簡介:雲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晉寧縣作家協會副主席。男,漢族,雲南昆明晉寧縣人,1973年出生,大學本科學歷,經濟師、助理編輯。1993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現爲內部刋物《園區報》副主編、縣文聯《月山》雜誌編輯。作品多次在美國、日本、瑞典、新西蘭、泰國、台灣、香港等國家和地區發表。部分作品被收録入各類公開出版的文集、選本。至今已經發表作品1400多篇(首、條),獲省、市級文學及徵文奬項幾十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