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读者来稿:憂慮(小説)

陸琴華
 

他睡得正香,手機響了,原來是妻子的電話。那年企業一倒閉,他就置身一人到南方。深更半夜妻子打來電話能有什么事?他迫不及待的問。妻子就説:“睡不着。”
    以前他剛離開家時,妻子想他也睡不着,如今都過去十幾年了,妻子應該習慣了吧?妻子接着説:“北京小産權的房子已經開拆了。”這事幾天前網上就有了。他對妻子説:“我們那兒又不是大城市,怕什么?”他出去打工的那年,家里的房價還不是太高,可是對於下崗的他來説,房價再便宜他們也是買不起,因爲那個時候他沒有一點積蓄,住的還是職工宿舍。待他靠打工掙來一些錢了,大城市的房價攀升,就連他的那個小縣城的房價也是一天一個樣,噌噌往上漲。他把打工掙來的錢拿出來,最多夠首付。
    那次他從南方回到家,有個親戚吿訴他:“小産權的房子,你要嗎?”人有三六九等,還沒聽説房子還有分類的。那親戚吿訴他小産權的房子就是沒有房産證,可是很便宜,售價是有房産證的二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親戚説:“你年齡一天天大了,孩子也到了要成家的年齡了,沒房子怎么行啊?”工厰倒閉了,那職工宿舍不久也被拆除了,他只有租房住。聽説小産權房子便宜,他就迫不及待問親戚:“二十萬能買三室一廳嗎?”那時他已經積攢了二十萬塊錢。親戚説:“差不多。”那小産權房在開發區,開發區在城區外圍。那兒企業比較多,像紡織啦,化纖啦,冶金啦什么的都有。據説那些小産權房子就是一些企業主蓋的。他看好一套,包括十平米的倉庫才十九萬三千塊錢。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在高房價的今天,這樣的好事到哪找?他當場拿出十九萬三千塊錢辦理了購房手續。
     一開始也有一些人替他擔心,比如沒有房産證,孩子不能就近上學;沒有房産證,將來房子不好賣給別人等等。那時他的孩子都上大學了,不愁就近上學的問題。再説了,房子就是住的,他壓根兒就沒想到以後要去把房子賣掉。
其實,沒有房産證的房子也很多,比如他有個小學同學住的房子曾經是政府的房子。小學同學交點錢給政府那房子就是他的了。還有個大學同學住的房子是局里當初蓋的,後來改制了,那個大學同學交點錢,那房子也成他的了。沒有房産證他們不都一直住着嗎?
     他安慰妻子:“沒事的。”妻子還是憂心忡忡,説:“北京的小産權房子都開拆了,我們小地方的房子能保住嗎?”他説:“山高皇帝遠。”他所在的縣城地市低窪,從前十年九澇,是個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如今好一些了,可還是比較閉塞落後。這時妻子好像有些放心了,就對他説:“我去忙了啊!”深更半夜忙什么呢?他下崗了,妻子呢?比他下崗還早。下了崗的妻子一直沒有一個固定職業,最後只好在步行街頭擺攤,賣點小玩意兒。有時遇到城管了,跟老鼠見貓似的趕緊東躱西藏。他所在南方的那家企業還有星期天。妻子呢?風里來雨里去,從來沒有歇息過。有時不出攤了,一定是身子不行了。不到四十的人,就經常這兒不舒服,那兒不舒服。不是腰間盤突出,就是靜脈曲張;不是頭暈要摔倒,就是胃痛難忍。有時擺攤掙點錢還不夠吃藥打針的。他知道妻子爲了攢錢買房很辛苦,就説:“累了,你不能歇息一天啊!”妻子就説:“沒事,忙慣了。”
     後來,有個同事也知道他買了小産權的房子,就説:“小産權房不受法律保護。”同事就説,小産權房子一旦遭到強拆,有理都沒處説去。小産權房,想説愛你不容易。這個時候的他,也像妻子那樣開始忐忑不安了。

     
   
安徽省固鎮縣谷陽高級中學 陸琴華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