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馬興文華裔設計師 跨界藝術狂人藝術家中的
"愛馬仕"

 
 
 

一封電郵傳來的驚喜
Dear Ying,
New photos have been added to the press release below, about Chinese crossover artist Simon Ma's upcoming American museum debut in Miami, July 12-Oct. 19. Thank you for taking a look at this news. Would you like an interview, or links to download video and images?

Best regards,
Jose Lima & William Spring

   收到這來信,我立即看了馬興文的視頻,看到他畫馬時的全身心投入和他充滿創意的藝術作品,感覺只能用“震撼”二個字表達我的心情,我馬上決定要在伊利華報上刋登介紹他的文章,讓我的讀者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這樣一位愛馬如生命的的華裔藝術天才,我回信説:太喜歡了,5分鐘後收到一則Jose電話,除了感謝華報刋登他的作品,還聊到克利夫蘭藝術館,我説馬興文能來克利夫蘭多好!我太想讓克利夫蘭的讀者目睹這位藝術家的風採。Jose 説,這也是他們的願望,他説馬興文7月7人到美國,接着奔赴邁阿密參加他自己的《馬興文心水墨》世界巡迴展,屆時一定會讓他打電話,同時希望能看到伊利華報對他的報道。浦瑛


     藝術狂人 ,跨界傳奇——馬興文的本色人生,天藍色的外套,天藍色的帆布鞋,白T桖白褲子加黑框眼鏡,就這樣馬興文(Simon Ma)便落落大方的出現在我們的視線里,他用清晰的思維與我分享了自己從小到大的經歷,言語中盡顯藝術狂人的熱血和商業人士的智慧與理性。-新浪家居記者的訪問記
   從小馬興文(Simon Ma)便受著名國畫師範嬰子登老師藝術敎育的燻陶,造就了他如今待人處事的精彩。如今,憑藉着對藝術執着的信仰, 他將多重身份——跨界藝術的“聖人”、滿懷悲憫之心的公益大使、畫家、設計師、時尙藝術家、音樂人、著名的一風廊主人、跨國企業Ma.Design品牌創始人等演繹得淋灕盡致,相互的角色之間取長補短,互通有無。媒體聚光燈下的他,始終抱着學徒的心態在創作修行。他是一個永遠不肯放棄的人,自稱“沒到最後一分鐘絶不會放棄”。不得不驚嘆,他是一個名符其實的藝術狂人,懷揣着年輕王者的之心演繹着屬於他的本色人生。


藝術天才的美麗蛻變
  將時間軸撥回到Simon Ma還是7歲的時候。7歲的他已經是著名國畫師範嬰子登的得意門生。由於天資聰穎,范老師對Simon Ma自始至終是無私無求的全心投入,讓他毫無顧慮的投入他的藝術世界里盡情學習。當大家還是孩子的時候,都會被動接受傳統的敎育,在那個略顯貧困而單調的時代,學校、父母、社會都在不斷敎導我們應該要好好學習,以後應該要出人頭地。然而范老師的敎育並非如此,范老師敎會Simon Ma的是如何做一個藝術家,成爲一個藝術思考者,如何做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滿懷感恩的心。
  13歲的他一個人拎了兩只箱子,離家去英國威士特市一所有着280年歷史的貴族中學唸書。一個語言不通孩子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所受的委屈並不難想象,以至於當問到初至英國的時候是什么感覺,Simon Ma笑言: “在英國這個故事可以講兩個小時。英國是一個很有文化底藴的一個地方,你要創造自己的天地,必須用實力講話。讓自己如何與當地的文化融合很重要,所以其實我在英國12年時間我學到的眞的很多,尤其是跟不同人的交流、交融,從打架開始,最後變成哥們兄弟了,包括怎樣去包容理解別人的環境、生活文化、歷史文化包括語言等等。”確實,患難生忍耐,忍耐生歷練,歷練生希望。他總是不斷的在思考,從未停止。因此,他的卓爾不群在英國的十幾年間就已經鑄造完成。
  1997年夏天,馬興文策划了他人生中的一次重大轉變。初出茅廬的他,剛從英國回來,在國內沒有朋友,國語還有許多聽不懂,雖然大學主修建築設計專業,但是馬興文坦言,自己在那個時候連“設計師”都不知能不能算得上。由於不明確的前途,讓他備感壓力。此外,他身上還揹負着家庭8位天文數字的債務。24歲的他,顯露年輕的威力,用激情、眞誠、毅力、堅韌、勤奮來實現了人生的重大轉折。
  Simon Ma回憶道:“當時我記得很清楚,那個過程其實挺苦的,我記得錢一到就要去還債了,我眞的記得我身上最多只有幾十塊錢。因爲當你有很大債務在後面的時候,你不知道你還多少的時候,你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還掉這些所有的債務,什么時候能做自己東西。這個過程是很辛酸的,我感覺自己很沒底,那個時候,一睡醒就全力去做,培訓現在我也是這樣的態度,不想累不累,全力去做。那個時候我能夠4點鐘起來,我四天飛六個城市,我覺得我好累,但是我吿訴我自己,累是放在口里面,但是心不能累,心里激情一定要在。
  我的第一個客戶,康柏集團,我陪了他整整三個月,最後我用眞誠來打動了他。那時候我才24歲,這個案子是128萬,我記得很清楚,這是以負資産起家的一個項目。我的眞誠大於創意,當時我剛剛畢業我不敢説我是一個設計師,我只敢説我是一個學徒一樣的,當時除了眞誠以外,我比較有創意性的概念,同時間他感覺到我是會用心做好這個事情的,做完整個案子以後後面有很多人找我,行業里來了一個香港的小伙子,天天穿着西裝打領帶,像銀行家一樣的,滿口都是英語。後來,漸漸的就做了很多五百強公司的室內設計,像耐克、瑞士手錶、新鴻基、時代廣場等,回想起來眞的有點夸張。”
  憑藉着義無反顧的決心,強大的學習能力,Simon Ma取得了令人艷羨的成績,創辦了“一風藝術創意館”,同時也將 Ma.Design這個跨國品牌推向了全球。隨後的日子陸續接受着更大的機遇和挑戰。


龍·馬·情創造藝術的執着與激情
  2012年7月18日Simon Ma個展“龍馬情”在上海世博館意大利中心隆重開幕,這是Simon Ma里程碑式藝術作品,以“龍·馬·情”爲主題,結合了意大利騎士精神與中國“龍文化”,是一場跨界藝術之旅。33幅系列作品都從不同角度描繪了馬興文對“龍馬”的認識。在創作之初,龍馬情的創作受多方面的限制,Simon Ma飛到法拉利總部去做實地勘察,基于對法拉利品牌發展史的深刻洞察和理解,再結合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創作出了這場舉世無雙的展覽。
Simon Ma:“之所以叫龍·馬·情,龍是代表着中國元素,馬是法拉利的logo,爲什么有情在里面,現在社會里面現在生活里面情越來越少了,希望更多人能把時間和精力更多的放在感情上,包括親情、友情、師生情、雇主情。我感覺人應該是大情的,應該用情包容很多東西。龍馬情的展覽不是一次展覽,是一種精神,是一個思想交流交融的産物。本次展覽我用了國畫、書法、篆刻、雕塑、裝飾藝術、原創的音樂外,還揉入環保的理念。這次展覽的背景音樂是我親手打的,用電鼓打出來的,節奏與法拉利引擎的律動一致。
  這個展覽是爲了我們中國未來的一種國際藝術,吿訴別人我們是可以包容別人的國際藝術理念和市場做結合,舉辦一個跨界的展覽,所以不是在做龍跟馬而已,也不是在做法拉力而已。兩個國家的龍馬是兩個動物,龍馬是一個新的動物誕生,代表者新的精神亮點,龍馬精神是我們的東西,龍馬情是大家的東西。”
  在龍馬情創作的時候,還出現過意想不到的情况。Simon Ma在爲龍馬潑墨的時候,不小心將劇毒油漆滲入眼睛。即使在這樣的情况下,Simon Ma還是堅持不帶口罩不戴手套不帶眼罩去進行他的潑墨藝術。因爲他想要將自己全部釋放出來,與藝術融爲一體,完成藝術的使命。“我感覺我戴了這些東西感覺就不在了”,Simon Ma一擺手繼續説:“開始我是戴口罩的,後來拿掉了,我感覺做藝術應該這樣子,聽從內心的召喚。我現在還是儘量保持這個狀態,整個搆思能不能打動別人,能不能有意思,這才是我想説的,這才是我心目中眞正的藝術。”
  據Simon Ma透露在北京的展覽里將會創造另外一個更大的作品,是用38條龍組成的一條18.8米的大龍,該作品是Simon Ma一筆一畫親自勾勒,現已在申報吉尼斯記録。
跨界的並聯玩家
  極度活躍的跨界傳奇,是馬興文(Simon Ma)身上最亮麗的標籤。他連續不斷的在每個領域創作出不朽的作品, 證明瞭想象力、創作力與融合力是他最不缺少的本事。這里面有一種叫“跨界DNA”的東西,與生俱來,羨慕不來。
Simon Ma是上海最早做跨界的一批人,在2000年的時候已經開始設計椅子了,把畫畫在椅子上了,在當時是一個非常時興的弄潮兒。Simon Ma説道:“我個人感覺跨界是個無限的東西,像橋樑一樣讓藝術與産品、創意互通。跨界是把藝術融入到産品里面,用藝術新型的想法去套入到不同的藝術創作里面。其實在很多國外的創作理念都沒有太多限制,很多建築師可以設計椅子,很多建築師可以設計室內,都是互通的。在我們現在整個環境里面,我感覺我們沒有把他們歸納在一起,我們建築是建築的,室內是室內,做樣板房也不要做辦公樓的。是否可以把思想放開一點,不能做不代表我明天不能做,現在做不好不代表我明天做不好。從邏輯上來講,一個藝術家很難當設計師,一個設計師很難當藝術家,這是眞的。在國外來講,他們兩個人都不喜歡對方,他們都有點看不起對方的。但我不太在意任何人對我的看法,我做一個東西不是爲任何人做,也不是爲任何品牌做,我只是盡我最大的力把這個事做好。


  所以對我現在來説,跨界已經不是很重要的機遇,跨界只是現在對我那么多不同別類的藝術設計,創造設計的一個名稱而已,人家稱你是一個多功能的設計師,一個超能量的設計師就可以。”
  馬興文(Simon Ma)找到了所有跨界領域內的新的平衡點,往來無界,不在每個領域做淺嘗輒止的看客,而是做深深蟄伏的北極熊。他並駕齊驅的將所有能力裝在他的行囊里,向屬於他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超級使命:打造中國奢侈品成爲國際品牌
  一個卓越的設計師,肩上揹負的不僅僅是創作的使命,而是一個民族的使命。在Simon Ma身上,他渴望創造中國奢侈品設計,將中國奢侈品打造成一個國際品牌,讓外國人能夠認可中國藝術文化,接受中國藝術設計的産品。
  “我覺得我們中國人應該在很多方面,都應該有自己的奢侈品設計和産品。今天來到我們的商場里面,看到很多的品牌都是國外的,爲什么我們中國不能有一兩個杰出品牌,中國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建材品牌,我希望這些品牌能夠從中國打出去,讓産品有它的亮點和特色,讓老外能夠接受的。一個品牌最少二三十年時間沉澱是最基本的。爲什么法國跟意大利是壟斷了全世界的奢侈品品牌?因爲這個産品它有自己的文化底藴和內涵。
  我感覺中國奢侈品創意者首先要思考未來的生活需要什么,産品要有創意。第二個是從産品質量層面考慮,這樣才能打造品牌,才有口碑。我個人感覺,從現在來説,中國的奢侈品一定要跳過一關就是質量,包括不要拷貝別人。這就是我現在爲什么那么努力在做原創,我現在十幾年都在原創的設計,就是因爲需要打造自己的東西,不能夠也太多別人的影子在後面,這樣的話,這不是你是的,也不是我們。中國奢侈品的發展,至少還需五到十年。”
  馬興文(Simon Ma)繼龍馬情之後,又要再度起航了。他將親手創辦的MA DESIGN跨國品牌閃耀到了全球的巔峰。無論前面有怎么樣的風光,還是艱難,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他。在他看來,一切才剛剛開始。
 

 
   
7月12日-8月19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