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和美國人談談亞洲的“秩序”

文 揚

對於國際秩序的確立和捍衛,美國有着深切的使命感,認爲承擔這一任務非美國莫屬。儘管美國領導世界的實力和能力已大不如前,但這種使命感反而愈加強烈。就在上周,奧巴馬在對西點軍校畢業生的演講中宣稱,“全世界都期待美國出手相助”,“美國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國家,而且至今仍然如此。這是上一個世紀的現實,也將是下一個世紀的現實”。
    還嫌不夠豪邁,他乾脆面向全世界發問:“我們如果不領導世界,誰來領導?”已經是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境界了。
    領導世界,確切説,這是上帝的工作,但凡有自知之明者,都不會去碰。“將欲取天下而爲之,吾見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爲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這是中國老子的敎誨,2500年前中華文明早期階段的知識。
   沒有歷史的國家,當然不知歷史爲何物,吿訴美國人2500年前中國的什么人對他此前2500年的中國歷史有過什么總結,有點屬於智力挑釁。
    但無知者無畏,大無知者大無畏。在剛剛舉行的新加坡香格里拉亞洲安全對話會上,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又一次拿出領導者的架勢,當面警吿亞洲國家的各位領導人,亞洲的“秩序”是美國説了算,誰要試圖改變,美國都不會坐視不管。
    他對中國指名道姓地説:“本區域的所有國家,包括中國,面對一個選擇:是團結一心、重新堅守一個穩定的區域秩序,還是掉頭離去,進而冒着失去和平與安全的風險。一個和平與安全的環境曾經惠及亞太區數百萬人和全球數十億人。”
    出席會議的中國解放軍副總長王冠中認爲,這是對中國的挑戰,已經到了可以容忍的底線。
   美國人眼里的世界,都是二維平面,只有表面的地緣,沒有縱深的歷史。到了亞洲這個無一處無歷史、處處是深潭的地區,還是這么大無畏地胡亂講話,這本身就是挑戰。
   “秩序”也必須從歷史説起
    美國這個與亞洲遠隔重洋的“外人”國家,以領導者身份爲亞洲確立“秩序”,不過是二戰後至今六十多年的事情。就是在這短短的一個甲子時間里,這個“秩序”也變了幾遍,隨美國的戰略調整而變,因美國的利益轉移而變。
   就好像此前的亞洲從來沒有過任何秩序,就好像現在的亞洲也是美國的後院!美國眞的認爲,此前幾千年的亞洲歷史都是漆黑一團,直到美國人來到了亞洲,才終于有了光明和秩序,才終于有了惠及億萬人的“和平與安全的環境”?
   哈格爾算是美國人當中的精英了,無論如何也會知道一點自1840年英國艦隊來到中國,或至少是1853年美國艦隊來到日本,之後的亞洲歷史。如果問到這段歷史是個什么模樣,哈格爾先生一定回答説,這是一段悲慘的歷史,以中華爲中心的東亞秩序土崩瓦解,中華帝國分崩離析,急劇衰落,西方文明所向披靡,成爲了亞洲的新主導。
    這個回答不能算錯,但也只能得2分,因爲還有至少一半的歷史圖景被忽略了。實際上,就在19世紀後期到20世紀初期的這一段,被認爲是中華歷史“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亂世”時期,中華民族作爲一個整體,卻有了一次歷史上空前猛烈的擴大。
    在梁啓超1922年寫的一篇文章中,他概要地描述了這個歷史圖景:
    “一、洪楊亂後,跟着西南地方有苗亂,蔓延很廣,費了十幾年工夫才平定下來。這一次平定,卻帶幾分根本解決性質,從此以後,我敢保中國再不會有“苗匪”這句詞了。原來我族對苗族,乃是黃帝、堯、舜以來一樁大公案,鬧了幾千年,還沒有完全解決;在這五十年內,才把黃帝伐蚩尤那篇文章做完最末的一段,確是歷史上値得特筆大書的一件事。
    二、…原來東胡民族,和我們搗亂搗了一千七、八百年,五胡南北朝時代的鮮卑,甚么慕容燕、拓拔魏、宇文周,唐宋以後,契丹跑進來叫做遼,女眞跑進來叫做金,滿洲跑進來叫做清,這些都是東胡族。我們吃他們的虧眞算吃夠了,卻是跑進來過後,一代一代的都被我們同化。最後來的這幫滿洲人,盤據是盤據得最久,同化也同化得最透。滿洲算是東胡民族的大總彙,也算是東胡民族的大結束。近五十年來,滿人的漢化,以全速率進行,到了革命後,個個滿人頭上都戴上一個漢姓,從此世界上可眞不會有滿洲人了。這便是把二千年來的東胡民族,全數融納進來,變了中華民族的成分,這是中華民族擴大的一大段落。
   三、內地人民向東北、西北兩方面發展,也是近五十年一大事業。東三省這塊地方,從前滿洲人預備拿來做退歸的老巢,很用些封鎖手段,阻止內地人移殖。自從經過中日、日俄幾場戰爭,這塊地方變成四戰之區,交通機關大開,經濟現狀激變。一方面雖然許多利權落在別人手上,一方面關內外人民關係之密度,確比從前增加好些,東三省人和山東、直隸人漸漸打成一片了。再看西北方面,自從左宗棠開府甘陝,內地的勢力日日往那邊膨脹,光緒間新疆改建行省,於是兩漢以來始終和我們若即若離的西域三十六國,算是完全編入中國版圖,和內地一樣了。這種民族擴大的勢力,現在還日日向各方面進行。外蒙古、阿爾泰、靑海、川邊等處,都是在進步活動中。
     四、海外殖民事業,也在五十年間很有發展。從前南洋一帶,自明代以來,閩粵人已經大行移殖,近來跟着歐人商權的發達,我們僑民的經濟勢力,也確立得些基礎。還有美洲、澳洲等處,從前和我們不相聞問,如今華僑移住,卻成了世界問題了。這都是近五十年的事,都是我們民族擴大的一種表徵。
    民族擴大,是最可慶幸的一件事。因此可以證明我們民族正在靑春時代,還未成年,還天天在那里長哩。這五十年里頭,確能將幾千年未了的事業了他幾樁,不能不説是國民努力的好結果。”(《五十年中國進化概論》)
     中國的黃帝是公元前2600多年前的人,要讓哈格爾先生理解,中華民族用了上下合計約4500年的時間,解決了一段從“黃帝戰蚩尤”開始的公案,的確太難爲他了。但他至少可以認識到這一點:中華民族的發展,無論在“治世”、“盛世”還是“亂世”,都不曾中斷,有時反而在“亂世”發展得更爲迅猛。
   再説得直白一點:這個民族連“亂世”都不怕。
   四千多年的“平苗匪”,兩千多年的“和西域”,一千七八百年的“化東胡”,一千年的“下南洋”,這個中華“秩序”在美國人眼里是什么?你美國眞的以爲二戰後短短六十年多的美國“秩序”就能在亞洲當標準了嗎?甚至至高無上不容改變了嗎?
    對於美國一切都要它説了算的激情和理想,中國一直表示可以理解,能忍的也都忍了,現在到了拿中國在南海的“核心利益”當兒戲的地步,到了來亞洲拉幫結伙要和中國打群架的地步,豈能不被中國當做挑戰?!
    上下五千年,從當年的匈奴、西羌、吐蕃,到後來蒙元、滿清,再到最後的日本大東亞共榮圈,一個又一個蠻夷狄戎的亞洲“秩序”今何在?今何在?放眼整個東亞,除了“中華民族的擴大”這一件事五千年未曾中斷,還有其他嗎?
   在歷史上如此無知,卻非要干涉有着最長歷史的國家的大事,美國你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嗎?
    “原來我們中華民族,起初不過小小幾個部落,在山東、河南等處地方得些根據地,幾千年間,慢慢地長…長…,長成一個碩大無朋的巨族,建設這泱泱雄風的大國。”這是梁啓超在1922年説的話,“亂世”中國都能有如此豪邁,又何况“盛世”的今天?

文 揚 2014年6月2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