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中美國安委的關鍵區別

中國的國安委于本月正式啓動運作,會議首次提出了“總體國家安全觀”,並強調要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
    數月前首次宣佈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時,由於中文名稱與美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完全一樣,外媒普遍認爲該機構的設置就是模仿了美國的NSC。
    多數人想當然地認爲美國的NSC是個模範,自1947年成立以來這個權力機構在世界舞臺上叱咤風雲半個多世紀,影響巨大。而中國的國安委今年才誕生,一切都要從頭學起。
    但很多人沒有認識到,NSC實際上是個帶有顯著 “美國特色”的異類,想要模仿也做不到,中國只能從一開始就走上自己的“中國特色”之路。
    首先一點,NSC是一個擺脫了美國民主法治、超越了美國政治制度的特權機構。確切説,它是一個關於如何操作美國霸權機器的機構,而不是一個體現美國人民普遍意志的機構。
    NSC的組織結構和人事安排保證了這一點,通過顧問成員設置,NSC將美國軍事部門和情報部門的權力整合在一起,並最終集中在了美國總統手中。與美國的憲政分權原則相對,NSC雖然也是依法成立,卻是一個繞過了分權原則的集權過程。美國總統是NSC的主席,無論總統如何産生,通過這個機構他就成爲了霸權行使者,不必再顧及美國的民主性質。
     參加NSC會議的“臨時成員”以及爲NSC顧問服務的普通員工都隨情况而定,無需任何選舉或推薦。有個著名的故事:曾經在卡特時期擔任國家安全顧問的布熱津斯基雇用了他的一個女學生作爲NSC員工負責處理與國會的聯絡,女學生最初被她面對的工作嚇住了,不認爲她這個移民身份的平民女性可以處理如此重大的外交事務,但她最終還是適應了,並從此開啓了她個人的事業。到1997年,這位名叫馬德琳·科貝爾·奧爾布賴特的捷克移民,成爲了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國務卿。與早年的奧爾布賴特類似的NSC員工曾經多達近200人,他們雖是無名小卒,卻通過NSC這個特權機構直接參與外交文件和總統講話的起草,負責各機構之間的協調,與駐外大使、國會議員、院外活動人士會面,爲“總統的朋友們”處理各種 事務。
    “反恐戰爭”開始之後,NSC甚至爲自己授予了“特許殺人權”,刺殺“恐怖分子”嫌犯的行動小組由NSC自行組建,行動規則由NSC自行制定,不受任何法律約束,行動檔案也從不公佈。
    這些非民主的制度和規則,都借“國家安全”之名而行,這是NSC的美國特色之一。
     NSC的美國特色之二:這個特權機構名義上代表美國利益,但實際上也可以代表小集團的私利。NSC是一個現實存在,誰控制了這個機構,誰就控制了美國的權力中樞,也就駕馭了全球最大的霸權機器。從這個角度看,NSC實際上是這樣一個機構:委員會成員可以通過“劫持”這一機構,運用美國的全球霸權服務于自己所在集團的目的。
    就在美國的阿富汗反恐戰爭吸引了全世界密切關注之時,一項由美國全國地理協會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18歲到24歲的美國靑年人中有83%的人不能在地圖上找到阿富汗這個國家。只有不到一半的受訪者能夠在地圖上找到法國、英國和日本。評論家據此發問:誰來爲一個對世界不感興趣的國家決定其世界興趣所在?
    利用了美國人民對世界事務的漠不關心和所知甚少,美國NSC成了一個只屬於極少數人的精英俱樂部,它寄生在美國,動用美國的資源,依仗美國的力量,卻並不必然服務于美國的利益。
    小布什通過NSC將美國引向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最終證明是爲了他的家族以及所代表的石油-軍工企業集團的利益,這個驚人的事實將NSC的美國特色展現得一覽無遺。
    關於美國NSC另一個重大事實是,該機構長期處在亨利·基辛格戰略和外交思想的影響之下。基辛格是當代美國國家安全方面的思想領袖,他旣擔任過國家安全顧問,也擔任過國務卿,而且連續8年在兩個總統任期內擔任國家安全要職。當年吉米·卡特在競選總統時就曾公開指責基辛格“一手操辦”了美國所有的外交事務。雖然基辛格1976年退出政府公職,但在其後的三十多年時間里,他仍然間接地“操辦”着美國外交,因爲幾乎所有繼任者都曾經是他的助理、部下或同事,其中包括尼克松時期的斯考克羅夫特、卡特時期的布熱津斯基、里根時期的麥克法蘭、克林頓時期的雷克、小布什時期的鮑威爾和賴斯等。
   也就是説,自基辛格之後,NSC的主要人物都出自于一個以基辛格爲思想領袖的小圈子,一個小學派。這一特色可以歸納爲:美國NSC旣是由美國總統所領導的,又是被某種思想所控制的,思想領袖才是眞正的主腦。
    NSC的這些美國特色,不會爲中國的國安委所具有,只會出現在美國,因爲美國是一個私權力高於公權力,資本高於政治的國家,因此,即使是集中了最大公權力的機構,仍然會被私權力和資本家集團所劫持和利用。
     誠然,中國的國安委並未産生於美國式的民主,但由於中國的政治制度保證了公權力高於私權力、政治高於資本,使得國家權力不太可能被私人勢力劫持、爲私人利益服務,反而會是一個更代表國家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安全機構。
   綜上所述,儘管都是國家安全委員會,都是安全方面的最高權力機構,但中國國安委和美國NSC之間區別巨大,沒有多少可比性。無論中國怎么做,也都只能是“中國特色”的。

文 揚 2014年4月22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