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李兆良:德國送给習近平的1735年中國地圖說明甚麽?

 

    德國總理默克爾送給習近平一張1735年歐洲出版的中國地圖。 根據筆者下面分析,不是歐洲人測繪的,是歐洲翻譯重繪自中國人測繪的地圖。原測繪者應為明代中國人,即是說,明代中國具有準確測繪經緯度的技術,西方的地理測繪學自中國,地圖學不是西學東漸。


    下面比較幾張當時歐洲繪製的亞洲地圖。一張標題是《中華帝國》是1732年德國人洛特(Tobias Conrad Lotter)繪的,與德國總理默克爾送的類似。


    1752年 法國人當維爾(Jean Baptiste Bourguignon.d'Anville)作的東亞地圖,上面最密集的地名在中國,表示是中國人測繪的地圖。歐洲當時派了多名傳教士到中國學習各種技術。


     1735年的法國人也沒有能力走遍中國,測繪詳細地圖,唯一可能是翻譯中國原有的地圖。德國當時是一大堆小郡國,沒有統一力量,成為一個比較獨立的國家是19世紀俾斯麥(Bismarck)時代,進入中國是一百多年後的事。德國人還沒有進入中國,當然不是他們繪製的地圖。16-18世紀,歐洲的地圖學中心是法國,荷蘭,意大利,官方用的是拉丁文。當時歐洲最早的中國地圖是意大利耶穌會會士衛匡國(Martino Martini)翻譯的《中國新地圖集》(Novus Atlas Sinensis),收錄在布勞(John Blaeu)1655年的地圖集。默克爾贈送的地圖和其他歐洲繪的中國地圖應該源自此版本。下面是其中的中國全圖,另外還有中國分省地圖,共十七幅,超過一千五百個地標名字。


     衛匡國在中國只待了九年,沒有空中攝影技術,用當時簡單的交通工具,任何專業的個人都無法在九年內繪製中國全圖,何況他的任務是傳教。衛匡國在中國的時間是1642-1651,明末兵荒馬亂,瘟疫澇旱飢荒四起,四川,陝西,河北,甘肅,這些地方是張獻忠,李自成兵亂的地方,外人連踏足都不能,一個外國人如何測繪地圖?衛匡國只是翻譯中國明代的地圖而已,後人稱他為 Le Pére Martini, cartographe de la Chine, 意思是“學中國地理的神父”,卻被誤譯為“中國地理學之父”,是天大的錯誤。這份地圖,即使有一個地名是中國標註的,也顯示中國有測定經緯度的能力,何況是如此精確,有一千多個地標的中國全圖?說西方測繪全中國地圖是完全違反推理,不能成立的。
    因為戰事、稅賦的需要,中國古代就重視地圖繪製,彙編收錄在鄉、縣、省地方志。中國全圖是兩千年來在中央集權領導下,人民不斷累積的知識。中國全圖來自地方志的分圖,逐層上報,按標準比例,統籌拼制而成,是千千萬萬人的努力成果,絕非幾個歐洲人幾年內能完成的。這幅中國全圖完全表現明代綜合過去歷代繪製地圖的技術和成果。
    西方14世紀的地圖非常簡陋,不合比例,沒有經緯度,而且充滿神話人物動物,藏在英國哈理福德(Hereford)教堂的《世界地圖》(Mappa Mundi),約1300年完成,是當時歐繪世界地圖的典型。


   以往稱托勒密(Ptolemy)為地理學之父是對歐洲而言。托勒密一生大半在埃及Alexandria渡過,充其量他是收集了別人的地理知識而已。據說原作有地圖,但是已經失佚,可能根本從來沒有。托勒密的《地理學》(Geographia)一書據說是中世紀時候“發現”的。1477年,此書第一次出現地圖,以後累積改進,增加內容,直到被稱為歐洲現代地理學之父的墨卡托(Mercator) 1578年出版最精版本。比較1300年英國的世界地圖,一千多年前的托勒密能比英國人更懂得英國和世界嗎?所謂托勒密世界地圖,後人偽託的可能性極高。現代歐洲的地圖學技術,其實是中國和穆斯林國家傳過去的。


     漢代中國的地理測繪技術知識就很先進,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地圖比例、方位與今天幾乎無異。明清之際,知識斷層。康熙寧信外國人,不信漢人,請歐洲來的耶穌會會士主管地圖繪製。歐洲人把明代內府原來典藏的中國地圖翻譯重繪,加上一些西洋繪畫,傳回歐洲。歐洲人不知底細,以為是他們測繪的。中國帝制時代,只有宮廷少數人可以看到中國全圖。清朝滅亡,民間接觸到外國材料,看到西方出版的中國地圖,中國人翻譯了西方著作,沒有機會看中國原作,也以為是西方測繪 中國,其實原測繪者是前朝的中國人,其謬誤沿襲至今。
    傳到歐洲的地圖成為日後八國聯軍和日本侵華的戰略武器。清朝妄自尊大,不懂國防,輕視西方,以導致今天中國的局面。直到今天,我發表了《坤輿萬國全圖解密-明代測繪世界》一書,提出地圖學、經緯度是中國發明的,還有很多同胞懷疑,甚至極力反對。西方人如默克爾,不知底細,可以原諒。中國人否定自己的科技成果,硬說地圖學“西學東漸”,是很可笑、可悲的。有人把中國寶貴傳統當垃圾,外國的垃圾文化當寶貝,均始自朝代更替,東西文化交流產生的誤會。今天的釣魚台,服貿紛爭,兩岸對伺,“寧予外侮,不讓家奴”的心態,大部分源自對自己歷史文化的誤解。世界華人應該認清歷史真相,懂得中華文化的優越性,重建民族自信。


李兆良於俄亥俄州哥倫布市
(2014年4月1 日原創,4月3日修訂)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