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母親的禮物:練出一雙會飛的翅膀

專訪已經接生了七千嬰兒的著名産科醫生鄭百洲先生
文:浦瑛
     
   

認識鄭百洲先生已經有幾年了,每一次見到他就想採訪他,約好採訪的時間不是下大雪就是他忙或者我要出門。在三月他建議我4月5日(星期六)到他家里採訪,這次採訪是我做報紙10多年來,第一次花了這么長時間,採訪鄭先生花了6個小時,加上來回開了3個小時車,鄭百洲先生的精神與他的人生魅力深深打動了我,我在開車回家的路上,帶着一份喜悅,因爲我發現在任何一個國家只要您的付出與貢獻到了一個高度,那么是沒有顔色膚色的區別,唯有的是人們給予的一份尊敬,在鄭先生住的濱州小城New Castle,人們給了他尊敬。
     鄭百洲先生1947年8月出生在馬來西亞,家里他是老二,上有一個姐姐下有一個弟弟和二個妹妹,在他的記憶里母親是影響他一生的人,他説了他小時候家里很貧困,但母親總是將家里里外外整理井井有條,家里條件再不好,母親總是讓他們好好學習,因爲母親説只有接受敎育有文化的人,長大後才會有一雙會飛的翅膀。17歲那年,鄭百洲先生離開了馬來西亞到台北攻讀醫學院。當年他也被美國邁爾米大學録取不過學的專業是農業,而小時候的鄭百洲總是生病,他想當醫生的願望在小時候就萌生了。

鄭百洲先生母親和孩子們

     17歲鄭百洲先生第一次離開家鄉,在機場母親對他説的一句話:兒子這么年輕離開家里,不要學壞。父親也對他説了一句話:學不成就不要回家,父親的話常常在他的耳邊響起,有時大學舉辦舞會,跳到一半的鄭先生就會停住舞步,想到父親的叮嚀。勤奮刻苦讓鄭百洲在台灣攻讀了7年醫學院,大學畢業就被分配到台灣最好的軍人醫院。


      在台灣工作一年,就回到馬來西亞,回馬來西亞後,條件不好,醫院離家要坐車2小時,每天來回,加上太太帶着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那時鄭先生就開始做美國夢,他要乘自己年輕闖蕩美利堅。他發了40多份求職信,但石沉大海。
      改變命運要靠機遇,就在一個周末,鄭百洲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今晩你要回家,你高中老師從加拿大回馬來西亞了。當時那個聲音太響亮,鄭百洲先生肯定地説這是上帝傳遞給他的信息,他提前離開醫院,這太神乎其神了,鄭百洲隨着上帝的聲音,他眞的見到他已經10年沒有見面的高中老師榮亞英老師。鄭百洲至今想起這段往事還説,這是神的安排,神會給他的子女指向一條通往夢想的路。
     就是那一個晩上見了他高中的榮老師,他的命運改變了,榮老師的一份推薦信,二個月不到他就在俄洲愛克隆附近的巴布藤醫院當醫生了,事過30多年,鄭百洲先生每次想到那個晩上與老師見面的情景都會感到,那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1974年3月,鄭先生向他的一位做旅行社的遠房親戚借錢購買一張機票,他太太的弟弟硬塞給他$300,他手提2只皮箱來到美國,他無比興奮他的“美國夢”啓航了。
    其實眞正一個人的“美國夢”就是個人奮鬥的過程,鄭先生一到美國,在宿舍里打越洋電話給太太,“我終于有我自己的家了。”那時他只有一個念頭,好好工作掙錢還錢,給太太購買一張來美國的機票。第二年他的太太就與他團聚了。

鄭百洲先生全家福

    鄭百洲在俄洲做了五年醫生,又是一個偶然,一個從濱州小城New Castle去巴布藤醫院推銷嬰兒床的護士無意説了New Castle的醫院要找婦産科醫生,鄭百洲遞送了簡歷。
    “沒有想到New Castle的著名醫生Dr. Travis French 要面試我,那天我一人去了New Castle,城市小醫院也不大,我看了後就對Dr. Travis 説:我回家考慮一下,Dr. Travis客氣地挽留説要帶我去他家,這是我到美國5年第一次碰到一個老闆第一次面試馬上就把新人帶回家,而我一到他家,就發現Dr. Travis是有準備地帶我上他家,而且要我留下吃晩餐,更讓我吃驚的我還沒有用餐Dr. Travis 已經拿了一份録用我的合同要我簽字,我忙説我要回家與太太商量才能決定。”
    “其實我要找一個新的工作也有一個其他原因,當時我在俄洲,有一位來自台灣的醫生要與我合作開墮胎診所,那位醫生已經有一家墮胎診所,因爲生意太興隆,準備再開一家,需要合作人手,那位醫生對我説的條件是:一周做四天,他保證我一年能賺100萬,雖然錢很多,但我不願意做,在太太的支持下我到了濱州離匹兹堡一個小時的New Castle,眞的沒有想到從1979年到2014年1月,我在這里35年,接生了7000嬰兒,讓我度過了我人生最快樂的日子。”

上圖中這位新生嬰兒的母親就是下圖鄭百洲先生當年手中的嬰兒


    我問起鄭百洲先生怎么會選擇當婦産科醫生,他笑着説當時他在醫學院讀書的時候,敎婦科的老師特別幽默並且與其他老師都不一樣。人生要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鄭醫生開玩笑地説,他曾經幫她媽媽切除子宮,當他動完手術的時候,他手拿母親的子宮與一屋子的護士説:40年前,我就是從這里出來的。
     鄭百洲先生十分欣慰他35年前沒有爲賺100萬去做墮胎醫生,今天他接生的嬰兒到成人後,有的還會去找他,他説有一位十分帥氣的小伙對他説,想要競選美國總統,鄭醫生開玩笑説:當上總統一定要帶我去白宮見那間秘密房間。
    任何時候鄭百洲醫生走在New Castle路上,走在商場里都會有人與他打招呼,他的病人就像他的家人,他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這世上只要您眞誠與付出,那么還有誰會歧視你嗎?
    鄭百洲醫生的醫術更是他的大度與大氣是他成功的鑰匙,就在他與Dr. Travis工作幾年後,2個兒子慢慢長大,當醫生是沒有時間顧家的,即使是全家人剛坐下吃聖誕大餐,一個電話響,鄭醫生就要放下碗筷。鄭醫生做了多年,從早到晩埋頭苦幹,在醫院他總是最早一個人上班,最晩一個人下班,他也知道只有他一個人是中國人。
     記得有一年過節,醫院幾位醫生一起度假,只有他一個人留在醫院,忙碌幾天後又要到外州開會,當他在家里客廳想拿起行李出門的時候,整個身體不由自主地到在地上,全身動不了,送進了急診,他被累到了。病好後他合理地希望能漲一點工資的時候,老闆沒有答應,被拒絶漲一點點薪水後的鄭醫生,他重新開始了他人生的規劃,爲了證明自己的能力,他給自己一個動力,讓自己有更大的空間去飛翔,鄭醫生決定自己開業自己決定自己的收入。
     在一個像New Castle的小城,當時有幾個中國人都能數,要在New Castle他的老闆下自己開一個診所談何容易。已經決定的事情他要嘗試。他到當地銀行去貸款$5萬美金,銀行老闆沒有貸款給他,如同他想的那樣:這么個小城市,一個小醫生能和大醫生老闆蠻幹嗎?一句話銀行老闆怕得罪人。
    鄭醫生想開診所第一步需要資金,沒有資金就沒有辦法開業,他在New Castle小城的路上彷徨來回走,突然他看到一家Citizens Bank 他想去試一試,二個星期他拿到了貸款,人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他租了一個900平方的辦公樓,他的診所就這樣開了。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雖然小小診所條件不好,連厠所都在走廊上,但他的病人天天在漲。幾年之後,他900平方的診所不夠用了,他自己看中了一塊土地,他要蓋一個屬於他自己的診所。尋找夢想的人,只要是天時地利人和對號入座了,那雙會飛的翅膀就能自由飛翔。

鄭百洲先生自己建造的诊所

州议员特意为鄭百洲先生制作的贺卡


     採訪最後我問他有沒有遺憾與難受的事情發生?他説有的時候接生在母親肚子里的死嬰,我們整個病房都會難過,鄭醫生不敢想,如果那個時候冲了錢去做墮胎醫生,今天又是如何?命運是掌握在有智慧的人手里的。
     鄭百洲的“美國夢”成就了他自己,成就了他一家人,他的賢內助陳芝華,是鄭醫生的好幫手,她照顧孩子,幫忙打理先生診所的賬目與人員管理,好在妻子是一位十分體貼先生的好太太,她開朗熱情地説:鄭醫生愛母親的心打動我,每天鄭醫生一到家,就會把燈打開,那張母親慈祥的照片要讓燈光照着,更不能讓母親看黑夜。
     鄭醫生從17歲遠離家鄉到台灣求醫,24歲到美國行醫,他當婦科醫生的35年,親自接生了7000多嬰兒,他還是鄭成功第28代後裔。鄭先生不僅在自己的職業里干的出色,而且在爲社區華人服務中美名廣傳,他接生華裔嬰兒無數,其中克里夫蘭名人企業家倪舉凌先生家中的四個小孩,鄭先生爲他太太接生過三個。今年1月,半退休的鄭醫生,對沒有半夜電話鈴響的生活一下不習慣了,一天他打電話到醫院問護士今天有我病人嗎?護士開玩笑地説:鄭醫生您已經沒有接生病人了。那一刻鄭醫生眞的有點茫然了。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