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馬航事件:有人引導了現在這個結果

第18日,第19日…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新信息披露出來,馬國方面繼續維持24日晩10點鐘宣佈的“原判”:MH370“終結”于南印度洋。
   支持這個結論的根據,並不是因爲發現了確鑿的物理證據,不過是又得到了一組數據信息。
   如果這個宣佈是在3月10日,哪怕是15日,也就是在失踪一周之內,所有人都不會接受;無論信息來源多么權威、內容多么説明問題,也不會接受。在殘骸碎片隨時可能被發現的時候,沒人敢説不見殘骸也可確認墜毀。
但是,在長達17天“史上最強”的多國聯合搜索之後,拒絶“空洞”結論的力度小了很多,相信的程度大了很多。導致了這個變化的決定性因素就是——時間。整整17天一無所獲,足以讓人們接受任何最壞的結果,包括不了了之的“無頭案”——這種比最壞結果還難以接受的最糟結果。
   失踪17天後被確認“終結”于南印度洋。在3月8日上午的那個世界里,這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甚至屬於在所有可能性中最沒可能的一個結果。如果從17天前首次確認“失聯”開始,畫出一個在各種信息引導下改來改去的“判斷路線圖”,一直到昨天的最後確認“終結”,不難看出,由於這中間的整個過程都是人爲信息,沒有任何物理調查作爲支持,即使是雷達和衛星數據也都經過一道以上的人工處理,甚至還包括政治家們的最後一道處理,所以,性質上全部屬於非原始的“污染”信息。這就意味着:至少從理論上講,17天來這一“引導-相信-判斷”過程,完全有可能是一個被人爲操縱的、有特定目的的過程。
    借用一下反向推斷法:如果有人事先就希望得到24日晩的這個結果,並操縱整個“判斷路線圖”一步一步走過來,也就是——借用17天以上這個足夠長的時間讓人們更容易接受“沒有殘骸的墜毀”這個不合常理的結論,再借用澳大利亞珀斯以西2000多公里的南印度洋這個不僅距離失聯地點最遠、而且“與任何可能降落的地點距離都很遙遠”、距離任何陸地雷達覆蓋範圍也很遙遠、甚至是世界上最深水域之一作爲確認“終結”的地點,讓找到黑匣子並得到其中數據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讓整個事件越來越接近于不了了之的“無頭案”——那么,至少從理論上講,這些人是可以達到目的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目的呢?儘可能拖延時間是什么目的?儘可能往最偏遠的地方引是什么目的?儘可能讓事件變成沒有答案的謎團又是什么目的?這些疑惑給了人們一個最大的想象空間,十幾天來各種版本的“眞相”和“大揭秘”此消彼長,由於嚴重缺乏被物理調查結果所劃定的剛性邊界,所以每一個版本似乎都能自圓其説,至少在邏輯上,都很像是眞相。
     筆者上周曾撰文《21世紀的瞞天過海如何得逞?》,當時認爲,判斷這個事件是不是一個從頭到尾、徹頭徹尾的大陰謀,的確沒有足夠的證據。但是,在整個17天的事件過程中有人一直在有意誤導並掩蓋關鍵信息,幾乎是可以確定的事,而這本身就意味着有陰謀,至少是一部分陰謀。幾個主要的信息發佈方——馬國、美國、英國,包括澳大利亞,如果它們自始至終沒有隱瞞任何關鍵信息,無論是私人部門還是政府部門都沒有,那就不太可能是現在這樣一個事件發展過程。
   馬國方面最明顯的誤導是:在最初階段掩蓋了關於機長劫機可能性的關鍵信息,暗示這起事件和一般的航空事故一樣,發現失聯的那個地點就是最可能的失事地點。這個誤導在拖延時間並轉移失事地點方面,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最初的整整一個星期里,多國搜救力量都像傻子一樣在南中國海做着無用功,而這一個星期,恰恰是最黃金的時間,此後的搜救和發現眞相的努力,都難度倍增,希望倍減。
   不僅如此,馬國方面隨後又有多次重大的信息延遲,例如,最後一次接收到MH370雷達信息的英國衛星公司Inmarsat説,他們3月11號已經確認了飛機不在當時各國集中搜救的區域,12日將包括兩條走廊地圖在內的信息交給了馬方和英國情報機構,但是馬方直至15日才對外公佈。
    所有這些都強烈暗示馬國故意操縱了搜救的“判斷路線圖”。儘可能晩地發現、儘可能遠地發現,似乎是馬國從一開始就內定下來的總方針。
    美國方面最明顯的誤導是:它很可能早早就掌握了該飛機失聯後飛行軌迹的關鍵信息,但卻遲遲沒有公開。一個頗爲耐人尋味的情况是:就在大家都圍着南中國海那片海域瞎轉悠的時候,CNN播了一幅關於馬六甲海峽一帶洋流流向的示意圖,演播室的主持人和嘉賓煞有介事地討論了洋流對漂浮物的影響,強烈暗示蒐尋的焦點應該順着洋流向西轉移。
     當時還只是蒐尋的頭幾天,可是到了十幾天後澳大利亞宣佈在印度洋“南向走廊”發現疑似漂移物時,包括CNN在內的各主要媒體卻都異口同聲地強調其發現位置與預測位置“高度吻合”,似乎那里是一個完全沒有洋流的死水湖。幾天時間的洋流影響很大,十幾天的洋流作用反而忽略不計,這很説不過去。其中明顯的引導痕迹,暗示了美國方面好像也很希望將“終結”的結論建立在印度洋南部的某遙遠海域。
    英國方面和澳大利亞方面都各有嫌疑,如羅羅公司對於外界的重要詢問閉口不答,衛星公司所提供的數據明顯有所選擇,而澳大利亞的IT專家們竟然需要整整4天時間處理衛星圖像……
    所有以上重大的誤導和隱瞞,至少是在客觀上推動了整個“判斷路線圖”導向了今天這個結果:沒有物理證據,僅憑現有的信息證據,“強行”判定該架飛機“終結”于南印度洋那個“最偏遠的地方”。
    這里,本文仍然堅持筆者上周以來的立場:整個事件中包括一部分陰謀的可能性極大。目前這個“終結”結論似乎很符合某種目的,使用反向推斷法,可以看出那些爲了導向這個結論所使用的誤導手段。
    面對自然障礙是一回事,面對人爲圈套是另一回事,如果堅持要眞相,下一步就應該是兩條戰線,兩個戰場。
    新的形勢已經出現了嗎?——馬航北京的工作人員全部撤離,澳方的新聞發佈會拒絶中國記者參加……

文 揚 2014年3月26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