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有緣千里再相見——與蒲瑛社長交往記

達 客
 
 

    讀《伊利華報》和知道蒲瑛社長已經十多年了,早幾年在KENT讀書,經常在克里夫蘭華人社區看到蒲瑛社長匆匆的身影。而聽她辦報的故事,倒是最近緣分使然,讓我們在紐約市中心再次見面聊天。想想這份“緣”,就是對媒體的興趣和投入。
      2000年10月,我離開工作八年的國內一家報社,來到北美和太太在KENT STATE UNIVERSITY讀書。每隔兩周,我們都開着二手的老本田,到克里夫蘭的中國超市採買物品,同時,也養成了在商店門口取閲一份《伊利華報》的習慣。老實講,剛剛從國內“高大上”的媒體過來,看着版面和厚度都“小巧”的《伊利華報》,讀着內容都是方圓不超過百里的消息,自己不自然就戴了副“居高臨下”的有色眼鏡。“一份小報而已。”我曾對太太評論道。那時太太正好在學媒體管理課程,她説,你可別小瞧人家,社區報紙在美國相當普遍,而且非常有特點。
      讀書的日子是非常單調的,也沒有更多的時間去瞭解周圍社區的情况。多虧了有“華報”,讓我們能時時感到一個濃濃的華人社區氛圍。很多內容都記不得了,但對“華報”喜慶的版面設計印象很深。
      因爲在媒體做過的緣故,自己很清楚一份報紙從選題到出刋,各個繁瑣的環節。我注意到“華報”大部分新聞都是蒲瑛女士自己採寫,感覺不是件輕鬆的事情。要在克里夫蘭華人社區看見蒲女士並不難,因爲很多人都從“華報”照片中認識了她。我就多次在華人超市、餐館,看見蒲社長來去匆忙的影子。她總是拿着幾份新出的“華報”,隨時派送給打招呼問候的人。正是蒲女士在華人社區的親和力,讓克里夫蘭附近的華人將“華報”作爲了瞭解社區的重要信息來源。華人社區一些重要活動也願意主動吿訴“華報”。我自己也不知不覺成爲其中一員。
      2006年9月,肯特州立大學國際學生處的Nieman博士將到外州高就,因爲一貫他對中國學者學生都非常友好,肯特中國學生會決定,組織自發捐款在校報刋登半版的致謝吿別廣吿。在學校舉辦聚會歡送Nieman的當天,校報刋出了醒目的半版廣吿:一副大照片上,肯特中國同學舉着“感謝”和“歡送”的標牌,配上“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詩句,着實給了Nieman一個驚喜和感動。我當時就覺得這是個不錯的新聞,於是寫了則消息,配上那副照片,作爲投稿,傳給了蒲社長。當天,就收到她的回復,表示感謝並決定下期刋用。過了一周,我就在網上看到了這則消息的電子版。我在肯特的幾位同學也在超市拿到了印刷版作爲紀念。
      肯特畢業以後,我們搬家來到了紐約首府奧本尼。這個地方華人有近萬人,但並沒有“華報”類的中文媒體,實在感覺是份缺憾。大約2009年,有家機構在奧本尼投資,辦了份中文報紙,但內容很多是從互聯網上直接剪貼,缺少社區報紙的生命力——當地消息。不到半年就關門了。我和太太就此討論過,並將這份“短命”的報紙和“華報”做了對比。至此,我也信服了太太當年對“華報”的評價——“不可小視”。
      這些年來,我們也到各地旅遊,每次有機會到華人聚集的地方,都非常留意有沒有當地的華文媒體,眞正能有印象的還眞是不多。我也同原來工作過的報社同事保持聯繫,在國內紙媒集體“唱衰”的時候,我總是吿訴朋友,這里有份地方小報,十多年來,辦得風生水起。正好國內新聞界近年流行一個詞“走基層”,就是記者要沉到社會中去,去發現報道讀者觀衆眞正關心的東西。而“華報”的成功,正得益於蒲社長一如旣往的“基層”採編努力。
      去年底,微信開始流行。我感覺利用微信,可以創建一份服務本地華人社區的新媒體。於是注冊了“首府速報”的公衆號,開始嘗試每天就社區的事情推送一些新聞,效果不錯。爲了做好“首府速報”,我也開始眞正琢磨社區媒體,尤其是中文媒體的運營。自然就想起聯繫蒲社長。今年1月1日,我按“華報”網站的號碼,給蒲社長打求敎電話,不想聊得非常投機。3月初,蒲社長公幹紐約,我便趕到紐約市當面請敎。她在“沙坪壩”的川菜館,給我講了很多辦報故事。雖然現在談起來很輕鬆,不過能想象當初要邁過這一個個檻眞是相當不容易。
      當蒲社長吿訴我,她曾四次拜見過奧巴馬總統,也見過前任的克林頓、小布什和老布什時,我猛然想到,在民主社會,小報也能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在總統選舉中關鍵州俄亥俄,幾千張選票就可以一決成敗,那么,誰也不能低估對三四萬華人選票會有影響的《伊利華報》。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