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邵芳九泉圓夢人間天堂(下)

文:蒲瑛
张大千画的邵芳 和花鳥畫作品

一個人心正行正, 吉祥平安;心邪行邪,兇災禍患,福自我求,唯心所照。我喜歡説發生是偶然的,但結果是必然的。有人説我有點迷信,有人説我有點悲觀,很多事情沒有辦法去解釋,因爲我們每一個人對事物的看法與認知不同。如同有的人一出生就是上千萬財産等着他去繼承,而有的人出生後連他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在哪里?這叫命,人沒法主宰自己的命。
     一個人的成長有太多的偶然、無奈、巧合、意外,這都不是你自己能主宰的,人雖然不能主宰自己的命,但我們還是要儘自己的努力去做事,有計劃有目標。我也沒有想到我會在1991年來到美國,2002年自己什么都不懂就大膽創立了伊利華報,2013年12月,一個偶然的發生,改變了我對許多事物的認知,這就是機會,是時間到了,能不能把握就看你有沒有福氣了,而福氣是你自己的智慧決定的。
    事情發生在12月2日,克利夫蘭4Kids 基金會主席Arthur Fayne ,要我和他們一起去認識一位華人,那天我正好有空就與他們一行人員去見新朋友。當日有剛從中國考察回克里夫蘭的(NEON)Northeast Ohio Neighborhood Health Clinics, Inc 的總裁Willie F. Austin,CIS社區綜合服務有限公司國際發展部顧問張琳娜,律師JOHN TANG ,和來自中國投資者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瀋陽分所潘玉明先生,我們各自開車到Marietta OH去認識新朋友,那天我幫忙Arthur開車,Arthur對我説了他是通過一位NBA球星認識了這位我們今天要去見的WEI C. SHENG(盛維中先生),盛先生擁有一大片森林,他要造一個娛樂場所,就這樣後來發生的事情就像老天爺一步一步安排好的。
     我在12月2日認識了盛維中先生,他的母親是已故畫家邵芳(1918-2009),著名美籍華人國畫家、陶藝家、建築師,父親是清末太子盛少保、中國第一代著名實業家盛宣懷的侄曾孫盛勝保。父母親知識淵博,心底善良,他們把他們的兒子盛維中培養成一個眞誠可信的人。

常书鸿画的 邵芳


      在這一次偶然與盛先生相識後,盛先生把他母親的畫和夢想以及他自己的夢想一起濃縮在一個畫卷里,展示在我的眼前,我由衷地感到自己有一份使命感,同時我心里有一份説不出來的喜悅與興奮,我希望能通過伊利華報這個媒體平台來讓更多人瞭解邵芳,還有環球華人服務公司可以當一個大的項目來完成盛先生的夢想。雖然這個夢很大,而人有無限的可能,爲弘揚中華文化,讓一個已故人邵芳,爲中華文化貢獻一生的精神再次搬上舞臺,雖然這個夢想對我來説幾乎太大,但我願意去嘗試,就像當年我願意嘗試去做一份報紙一樣的心情。
     説也奇怪,當我第一次見盛維中先生,就覺得對他一點不陌生,相互在交流中有共鳴,對許多事物有相同的觀點。他説他的母親在俄州待了這么多年,而且他看到我就想到他的母親,説如果他母親活着的時候我能認識他們母子那有多好。我説現在也不遲。也許是命中安排也許是一個巧合,在2004年,一個中國來美國探親的李昌玉先生偶然中發現了盛先生的媽媽邵芳,李先生寫了一本關於邵芳的書《奔向千洞佛》隔了5年,2009年邵芳往生,又隔了5年我發現認識了邵芳,再過5年就是邵芳的100周年誕生,這是偶然還是已經安排好的,俗話説百年會出一名響亮的人,而在中國眞的還沒有這樣一位女中豪杰的畫家,這發生只有老天爺知道了。

 

邵芳

邵芳 作品


    再説我12月2日在Marietta Oh 認識盛先生,我們又在12月18日,相約在匹兹堡的Hard Rock 見面,那天他還帶他一起成長的朋友夫婦來見我,那對夫婦是從克利夫蘭搬到Marietta的,我們在匹兹堡一談就是四個小時。盛先生談了她的家事和他兩次去中國的感受。而在12月28日,盛先生帶他的全家人特地來克利夫蘭參加伊利華報報社開放日,接着1月4日我又到哥倫布與他們全家人見面,當日伊利華報版面設計程里賓先生也帶了全家人到哥倫布,哥倫布大學東亞系的李敏瑞先生等朋友相聚一堂大家暢談人生友情以及發展的事業,當日我還把一位又是偶然認識的朋友Lisa Gatto,她在1984年認識了邵芳,也請到了新花和我們一起午餐,在餐桌上Lisa又見到了她六年沒有見面的病人,如果説這一切發生都是偶然的,那么我還是要説那句老話,只有老天爺知道。
     還有更離奇的事情,2014年1月1日,我很想去佛堂拜一拜,我打了電話給我天道朋友,説我想到佛堂拜拜,朋友説太好了,現在我們的道靑都在佛堂,我們在上健康課,那天講課的醫生就是Lisa Gatto,,我聽説Lisa她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你的病,還能看命像,好奇的我讓Lisa看我有沒有病,Lisa 看着我的眼睛開始講我的病,她講完我的病情後,開始説了一件讓我十分吃驚的事情,她觸痛我內心的陰影,並且她説唯一的藥就是要我原諒曾經傷害我的人,Lisa要我每天起來就在本子上寫:請原諒請原諒,Lisa 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就在那一瞬間我知道Lisa 能看命,我問她我現在要做一件事情能做成嗎?就是我要幫忙一個已故的畫家邵芳搬上舞臺,Lisa看了我一眼平靜地説:我認識邵芳,我們一起打麻將十多年。世界這么小,原來Lisa 在Marietta Oh住了16年,我太高興了,希望Lisa 能多吿訴我邵芳的事。

邵芳

Lisa 和 盛維中先生


     在Lisa 的眼里邵芳是一個十分聰明智慧並且對人和善的藝術家,Lisa 説:她每天自己只吃豆腐靑菜,生活上十分簡單,而她捐款給他人是5萬10萬。還有她和先生都是建築師,他們的房子自己設計自己造,四周都是窗,中間是他們的廚房與臥室,到夏天她家好漂亮,還有邵芳心靈手巧,她設計珠寶首飾出售,她有極好的記憶,每一年中國都有訪問學者,邵芳就會出來招待他們,邵芳是一位心底善良服務衆人的大名人。就在1月7日我在匹兹堡老朋友家吃飯,一談到邵芳,朋友就説他的叔叔音樂家趙啓海是邵芳的好朋友,朋友記得叔叔常常説邵芳,叔叔家常常收到邵芳的信。有句老話:只要心量大老天會幫忙。
    1月11日,盛維中先生得知我要送兒子去Ohio University ,他與他的太太開車來見我們請我們吃飯,那天他還帶來了畫冊,有張大千,常書鴻一代名人畫的畫,讓我零距離目睹舉世名人的作品,感受他們的靈氣與精神。
 

   
   
哥伦布
匹兹堡
克利夫兰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