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這就是緣分

 

一個人降臨到這個世界有他不同的因緣,但養育與培育你的才是你親生父母。我們自己不能決定自己的命,但我們能改變我們自己的運,機會是時間到了,是你已經能把握自己了。
     盛維中自述:我出生香港,在我二歲半的時候,我的父母收養了我,我是第一批被總統簽字同意,從亞洲來被美國家庭領養的小孩,當時有12個孩子從亞洲各地來美國,我是其中一個,我很幸運被我父母親收養,他們是好人,尤其是我的母親,我的父親對我比較嚴格,不過他們都很愛我。

盛维中童年时代


     在我小時後,我的父母親都敎育我自愛和節省,説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沒有飯吃,記得在我們家用水洗澡後,還會再洗衣服,絶不浪費,但父母十分捨得對我的敎育以及帶我外出度假。記得迪斯尼剛開張,我的父母就帶我去了,我忘不了那天我們一家到了迪斯尼附近的酒店,前台很不禮貌對我父親説:這里一個晩上需要$60,那一位小姐説了幾次,我父親態度和藹地説:是收現金還是信用卡,我的父親把皮夾打開,所有的信用卡都有,那個小姐馬上微笑改變對我們的態度。那一天我的父親對我與媽媽説:我們要加倍對美國做貢獻。
      我在美國沒有感到被歧視,而我在中國有這種感覺:我第一次到中國是1973年,我至今都記得回中國的情景。1973年我只有10多歲,我的父母得到美國總統批準,可以從加拿大先到香港,當時父母在香港購買了許多冬天的棉衣和棉被帶到上海等地去見他們的親人,在中國雖然我們的臉和他們一樣,但他們知道我們不是住中國的,那年我們住在上海的華僑飯店,親朋好友在來看望我們,他們在我們住的飯店排隊洗澡。 那一年是我的父母親自1947年到美國26年後第一次回自己祖國,我的母親一直在哭,那一年我媽媽的媽媽,我的外婆還活着,看到我媽媽與外婆分手的時候,母親一直哭,眼淚從中國流到香港。

盛维中青年时代

     我第二次到中國是1983年,是我父親的親戚向政府介紹我的父親在美國大學任敎授、總工程師, 就這樣我的父母接受北京水運規劃設計院之邀,前來講學和進行技術咨詢,當年我的父母親還無償地贈送給該院以價値上萬元的大量圖書資料。還有他們還打長途要我到中國來敎課,經過近三個多月的努力,我終于和大連工學院達成協議.來敎他們英文。開始,有人擔心我太年輕,缺乏敎學經驗.但通過半年來的實踐證明,正是因爲我年輕,精力充沛,又能和學生打成一片,學生普遍反映我的敎學效果良好.他們將原來制定每周l 2節課增加到18節.
     也許是我的努力,經過外事部門的同意,我作爲美國一家化學公司的代理入和大連龍王塘鄉進行了洽談,進行技術資金引進的實質性談判。另外還有我父親的宣傳,有兩家美國公司同意來大連投資。其中一家化學公司在世界年銷售額達35億美元,我的父親在80年代就爲中美建設做出了貢獻。
     我很喜歡中國,在中國我學了也做了許多事情,我還到香港開公司,做咨詢和服務,公司做的不算小,在中國和香港還比較有名氣,但當時我也不太瞭解中國,我也沒有把我家的親戚吿訴人家,我的叔叔是吳階平(周恩來的醫生)還有我們家的那些親戚都在中國是著名醫生(因爲我的祖輩説過:不要從政,當醫生最安全),我萬萬沒有想到我在中國被騙無數次,中國人太聰明瞭,他們的腦子動的太快,記得一次還是吳階平叔叔救了我,讓我沒有損失上百萬:我拿到一位中央領導人得批文,同意我們買賣。那一天我在吳階平叔叔家里,世界上眞有這樣的巧合,那個中央領導也來吳叔叔家作客,當我高興拿出那張批文給這位中央領導看得時候,領導講得話讓我驚獃了:這條是我批得,他指着日期説,我是在一年前批的,不是現在。我再沒有勇氣留在中國做噩夢,我愛祖國祖國不愛我,很多人都認爲我們來自美國,美國人都很眞實是傻子,我還是回美國安全做屬於我自己的夢。
    浦瑛,現在我們認識了,這就是緣分,我相信我們會合作愉快。願我的父母的夢想也是我的夢想早日實現。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