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邵芳九泉圓夢人間天堂 (中)

浦 瑛
 

    2013年不知不覺就過完了,回想這一年眞是過得太快了,這一年幾乎每一個月都有一件事情發生。但2013年12月里發生的一次偶然事情,也許能改變許多人的命運,往生的在世的,我希望能通過伊利華報這個平台遞交一份合格的考卷。
我在12月2日認識了已故畫家邵芳(1918-2009,女,著名美籍華人國畫家、陶藝家、建築師)的兒子盛維中先生,在這一次的偶然中,盛先生把他母親的畫和夢想以及他自己的夢想一起濃縮在一個畫卷里,我想接過這個畫卷來完成他們的夢想,這也是我的夢想。我有這個能力嗎?我自己無數次問自己,行嗎?我的心對我説:你還沒有做怎么知道你行不行。

        12月18日,我與盛維中先生在匹兹堡的Hard Rock 見面,這一談就是四個小時,盛先生回憶了他的父母親:回憶他第一次在1973年回中國的情景。人生入夢,1973年我只有10歲,盛先生講他的父母得到美國總統批準,從加拿大到香港,當時父母在香港購買了許多冬天的棉衣和棉被帶到上海等地去見親人,他還記得當時他們到上海住在華僑飯店,他記得許多他的親朋好友在他住的華僑飯店排隊等着洗澡。他的回憶讓我想起那個年代我要坐公共汽車到澡堂然後排隊,洗一個澡至少要花半天時間。那一年是盛先生父母親自1947年到美國26年後第一次回自己祖國,在盛先生的記憶里,母親一直在哭,“那一年我媽媽的媽媽,我的外婆還活着,看到我媽媽與外婆分手的時候,母親一直哭,眼淚從中國流到香港。”
    邵芳1918年出生於江蘇常州,祖上是常州的中醫世家。她性喜自然,自幼愛好塗塗抹抹,家人早就預料她長成後必定走習藝之路。果然,她後來成了「神童」畫家陳少梅的入室弟子,並任陳少梅的助敎,被同門謔稱爲「大師兄」。
1944年 ,她任敦煌藝術硏究所硏究員,所長是人稱「敦煌守護神」的留法畫家常書鴻。她與常書鴻、董希文、張大千、李浴、蘇瑩輝等人到敦煌臨摹壁畫,據稱她是第一位臨摹敦煌壁畫的女畫家。
    大漠、敦煌、千佛洞、月牙泉,這個今天聞名于世的旅遊勝地,在抗日戰爭年代,是交通閉塞、人煙稀少的塞外荒原。視藝術爲生命的邵芳,與敦煌壁畫爲伴,沉醉在展現飛天的洞窟中埋首臨摹。邵芳臨摹的一幅《西方凈土變》,畫中有120個菩薩,耗時兩月。這幅張大千想畫沒有畫成的作品, 邵芳完成了。
人生與命運是因果于緣分,當時人稱「敦煌守護神」的畫家常書鴻與徐悲鴻兩位從法國留學回國時,常書鴻的畫要比徐悲鴻的畫更得靑睞,但今日徐悲鴻和他的畫價値連城,而常書鴻一守敦煌就是50年,名利遠遠不如徐悲鴻,但爲祖國奉獻與付出的精神給後人帶來的財富是生生世世的。這也是我的夢想:要讓世界認識邵芳,認識這位在美國渡過60多個春秋,爲弘揚中華文化藝術,有着一顆中國情節的才藝出衆的藝術家邵芳女士流芳百世。
   我在與盛先生長達4個小時的交流中,只要一談到他母親邵芳,能體會到盛先生對他母親總有些動情,他説他在2歲的時候被邵芳盛勝保夫婦收養,盛先生説他父親對他很嚴厲,他還經常挨打,但母親十分疼愛他,他説他的母親曾經與她的朋友説她給她兒子2件終生禮物,敎他中文和音樂(小提琴)。盛先生記得母親説:中國一定會好的,一個人不能忘記屬於自己的文化。我能感受到盛先生對母親的敬愛,在盛先生的回憶里,母親心地善良,記得一次母親在看到藝術家到他們住的城市做藝術展,看到藝術家晩上睡在車里,母親就讓這對藝術家住到自己家。盛先生忘記不了母親對他説的:我敎你中文,因爲這是你的文化,我敎你音樂這是一個技能,你自己和別人都可以欣賞。


    盛先生的母親邵芳,她是一位琴棋書畫文武雙全,在邵芳年輕時好多文化名人都追求過她,但邵芳選擇了盛勝保。他們倆1940年10月17日在天津結婚,盛勝保是清末太子少保、中國第一代著名實業家盛宣懷的侄曾孫。如盛先生説的那樣:我的父母十分相愛,他們的情書都有一本書那么厚。
    我的母親是一個十分了不起人,在抗戰勝利後,我媽媽已經躋身藝術界,嶄露頭角。就在我媽媽出國前,她在南京舉辦過畫展,當時的政界名人朱家驊、張道藩親臨開幕儀式。在當時封建閉塞的年代,我媽媽愛好運動,1936年曾入選第六屆全運會河北女子壘球隊隊員。她天生還有一副好歌喉,她還能唱戲,到美國後曾到辛辛那提音樂學院進修,我的母親是一個十分時尙開發的新女性。我的母親常常開玩笑地時候説「當時我旣想當畫家,又當歌唱家。」(中)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