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互聯網的顛覆浪潮終將冲向政治領域

文 揚 2013年12月18日

按IT界業內人士的看法,以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新事物爲標誌,互聯網正在進入3.0時代。
   3.0時代的互聯網,不再僅只是提供方便、促動改變,它內在的神力開始釋放,不可遏止地噴發,它的全新面目是征服,是顛覆。
    2013年,人們像傳播神話一樣互相啓示着:銀行業被“餘額寶”顛覆了;電信業被“微信”顛覆了;零售業被“淘寶”顛覆了…有一篇題爲《世界已經變啦!!你還在沉睡嗎?》的帖子在網絡上瘋傳,“…攜程網,一家沒有一架飛機、沒有一間酒店的公司,每天賣出的機票和開出的房間超過任何一家航空公司和酒店,業界震驚”“賣服裝的凡客誠品,僅僅成立3年時間,沒有厰房和流水線、沒有一家專賣店,除了設計是自己的,靠一個網站一天實現3萬件男式襯衫的銷售業績。是行業巨頭雅戈爾的2倍…”
   小夥伴們眞的驚獃了,就像是洪水包圍村莊,事到如今,人人都見識了互聯網的顛覆浪潮水漫金山的速度,不再幻想還有哪個山頭不會被淹。
    區別于商業山頭和科技山頭,在政治這個山頭上似乎還放得下幾張平靜的書桌,至少還未遭遇水淹七軍。多年來,衆戰士沉浸在左派與右派、反西方與親西方、贊政府與駡政府、否憲政與倡憲政一個接一個的對壘當中,使用着陳舊過時的觀念武器,進行着亙古不變的騎士決斗,滿心以爲他們的世界會一直保持這個樣子直到永遠。
   但互聯網革命卻時不我待,靠顛覆同行起家的業界領袖們,以顛覆爲天職,似乎沒想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被顛覆、等着被顛覆的傳統領域。
   雷軍,某科技公司老闆,雖不爲政治騎士們所關注,卻是中國互聯網業領袖人物之一。11月底,他在某專業會議上講瞭如下一段話:“小米最重要的是什么?在互聯網上和百萬網友一起做産品,這個像什么?像黨的群衆路線,從群衆中來到群衆中去,相信群衆,依賴群衆,網民和我們一起做了什么呢?可能大家沒有意識到,小米論壇每天有80萬的UV,每天産生20多萬條帖子,作爲一個獨立的論壇,它已經是國內最大的論壇之一。這些網友幫我們做了各種各樣的設計,這些網友幫我們推廣我們的産品。”
    政治騎士有理由爲此而震驚。一個經典的政治實踐,“群衆路線”,在互聯網上説實現就實現了,每天80萬的UV,20多萬條帖子,這種“魚水關係”的程度,眞的政黨未必能達到。
    曾鳴,某網絡公司副總,另一位互聯網業界領袖。在11月初的一次演講,他講到了互聯網思維和互聯網精神。除了“平等”、“開放”和“互動”之外,他認爲還有兩點是近幾年在新技術的推動下剛體現出來的,一個是“迭代”,一個是“演化”。什么意思呢?就是在雲計算和大數據時代,計算取代了理論,演化代替了計劃,“我根本不假定理論,我只是通過一輪一輪的迭代中回歸,來逼近眞實。用戶的需求是什么?首先打出去,然後再校驗,只要有雙向的反饋,我總是離眞實越來越近…”被稱爲“參謀長”的曾總如是説。
     在他看來,因爲互聯網提供的計算能力已足夠強大,數據規模已足夠完備,不再需要求助于理論的簡化和計劃的預見,先“扔出去、用起來、別人給你反饋、你把壞處修正”,所有的實踐,只要有一個實時互動的過程就足夠了。而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時代的互聯網,正是一個隨時隨地的實時互動之網。
   雷軍和曾鳴的聽衆們都是IT界的人士,但他們講的內容,卻分明帶有對於政治問題的重大啓迪,甚至可以説,這就是互聯網3.0時代的政治話語本身。
    互聯網洪水淹沒了馬腿,互聯網狼群包圍了山腳,然而,政治山頭上的騎士們似乎並未發覺,他們太專注眼前的戰鬥了,沒工夫理會IT領袖們説了什么或做了什么。
   終于有一天,騎士們定會發現,互聯網並不僅僅意味着可以藉助百度寫作、藉助網站發表、藉助微博打架,隨着3.0時代、4.0時代的相繼到來,互聯網眞正的魔力所在——對傳統格局的顛覆,終將發生在人類社會各個領域。
    人們沒有理由相信政治領域可以例外。曾經何時,經濟領域里幾大電信商的平分天下、幾大銀行的壟斷格局、幾大零售商的均勢平衡,看起來都固若金湯,不可能被打破,但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和規模。
 在政治領域里,誰又能説不會出現類似的顛覆呢?爲什么不能有打破左派右派格局的“網派”呢?本着“迭代演化”的互聯網精神,一個改革,一項政策,不再依據任何理論,無論自由主義、威權主義還是什么主義都不管,首先在小範圍內打出去,通過互聯網實時互動的雙向反饋進行校驗和修正,直到好效果顯現、副作用消失。這不就是互聯網時代更精準、更有效的“摸石頭過河”和“實事求是”嗎?互聯網平等開放,左派可以做,右派也可以做,政府可以做,民間也可以做,還用得着政治騎士們先在理論學説里打出個你死我活嗎?
   一個小米手機,關於屛幕如何表現、功能如何設計這么點事,就可以在互聯網上雲集起上百萬群衆的積極參與,上下一致,萬衆一心,共同努力,上演了一出民間“網派”在經濟領域里的創新實踐。執政黨“群衆路線實踐敎育活動”今後將如何進行,不可以考慮從中借鑒嗎?
    就像在經濟和科技領域里發生的事情一樣,洪水早晩要撲面而來。當互聯網的顛覆終于發生在政治領域,也許傳統政治不會很快讓位,但一定會給互聯網形態的新式政治留出天地。
文 揚 2013年12月18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