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黃樂群博士耶魯美中論壇談海歸是怎樣煉成的

 
 《伊利華報》駐中國特派記者:冰凌
 
 

     在近日召開的美中論壇2013(耶魯大學)曁中國旅美科技協會第21屆年會上,應邀出席大會的高管海歸、上海醫藥東英藥業董事長黃樂群博士結合自己親身經歷,作了一場“海歸是怎樣煉成的”的專題演講,引起與會嘉賓的關注和興趣。
    1977年,黃樂群考入了南京大學化學系,成爲改革開發恢復高考後第一批大學生。1982年畢業後,他參加出國硏究生全國統考,又脫穎而出,被美國衣阿華州大學化學系録取,當年赴美攻讀博士學位,成爲改革開放後中國第一批公派出國硏究生;1987年取得博士學位,他進入康涅狄格州政府和耶魯大學的化學硏究所作硏究員,這期間發表了30多篇重要的學術論文。1991年被世界著名的跨國公司——拜耳公司美國硏究中心聘爲藥物硏究技術中心主任、高級硏究員,成爲第一位進入該中心的華裔學者。
    2005年初,留美學習工作22年後黃樂群博士辭別拜耳公司的高管職位,作爲全職高管海歸回國,在母校南京大學醫學院擔任副院長兼藥物硏究所所長、敎授、博導。2008年9月 他創辦的Sinobiopharma在紐約成功上市,實現了跨國公司高管到創辦跨國公司的飛躍。今年,他的公司與上海醫藥達成了戰略合作關係,上海醫藥按人民幣7.78億的估値分步實施部分股權收購和增資。這項合作塡補了上海醫藥在麻醉肌松産品線方面的空白,也把東英藥業打造成國內具有核心競爭力的高端仿製藥企業。
  從改革開放後第一批出國留學到第一批全職高管海歸,又率先在科硏與創業兩個領域同時施展才華,黃樂群博士走出了一片新的天地。在演講中,黃樂群博士談到,目前在國外的留學生、專家敎授海歸回國創業,由原先的少數人到現在成批歸國,已經形成了一個海歸大潮。這種海歸大潮的演變和發展已呈現出幾個階段和幾種層面。以前海歸人員更多關注的是國內給與的職務、工資、住房、交通等待遇,甚至配偶就業和孩子入學等問題。各地政府出台了各種優惠政策,切實地解決了海歸人員面臨的實際問題和困難。但現在海歸人員更多關心是國內的發展空間有多大,政府能否給自己的企業營造公平、合理的發展環境。有的城市明確提出:不給別墅汽車,但是給機制。這是吸引留學人員,特別是吸引高管海歸的一個重要原因。
  黃樂群博士在演講中指出,海歸回國發展要做好有“三心”的準備,一是要有“誠心”,選擇在中國有競爭優勢的硏究或可産業化的項目,要眞正、全時到國內發展,現在每年數萬“海歸”在各大城市洽談,其後眞正全心回國發展的還是少數。國外工作不辭,國內兼着干是很難發展好的。
  二是要“靜心”調節自己,就如多少年前從中國去美國留學時所應付的“CALTURE SHOCK”(文化衝擊)來適應中國的國情和待人處事。從思想意識上消除優越感和特殊感,眞正融入祖國,融入社會,還原爲家鄉人。由於長期在國外留學和工作,與國內的生活脫節,剛回國創業和工作,難免會出現“水土不服”的現象。要克服這種“水土不服”現象,首先要在思想意識上消除自身的優越感和特殊感,帶着感恩的心態融入國內的生活中。
  三是有“恆心”,要能經受挫折。抱怨中國硏究經費申請的“潜規則”也好,有關人或商業夥伴的出爾反爾也罷,重要的是該吃虧時就嚥下,就算交了“學費”,心態不被干擾,堅持走自己發展的路。而且國內的政策、硏究條件、商業環境正在逐步規範,只會變得越來越好。
     黃樂群博士説:“我喜歡這種競爭,喜歡帶有挑戰性的工作。當我作爲全職高管海歸,要在科硏和産業化兩個領域施展自己的抱負,這本身就是極富挑戰性的工作。與此同時,我也感到非常幸運,因爲我始終處于時代的前沿,趕上了國家三十年改革開放的好時光,高考,留學,海歸,該出去時出去了,該回來時回來了,我一定會抓住機遇,把自己所學的知識更大限度發揮出來,報效偉大的祖國。”
    作爲改革開放的直接受益者和中國億萬學生中的幸運者,黃樂群博士始終帶有一種感恩的心情。他説,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我的今天,我從心里感謝改革開放,感謝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我想,最好的感謝就是報效祖國。
    在次日召開的論壇大會上,剛被福州大學聘爲客座敎授的黃樂群博士還發表了一場學術演講《中國新藥硏發和歐美R&D比較》。他的兩場演講受到與會嘉賓的歡迎,會後很多留學人員向他請敎相關問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