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有緣相識共傳音--記與浦瑛女史邂逅

 
王照靑
浦瑛與王照靑先生在會議期間
 

人生有緣來相識是一種福分,我有幸在第七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上結識了浦瑛女史(女史是中國古代的一種官銜,是對知識女性的尊稱)。她坐在會場前排的一頭,我坐在後排的另一頭,距離較遠。是她快人快語,眞誠質樸的發言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半站起身側過臉去,只見一位身着鮮艷紅衫,滿目慈祥佛意的她正在説:“腳踏實地用心做事,才能把事情做好。我做《伊利華報》已經做了十年,我每天駕車東奔西跑,每年要跑舊一輛車。爲什么呢?我要傳播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這火熱的心腸,樸實的語言,深深打動了我。
     會議休息空間,我趕緊跑去拜訪她,説出我的感動,並介紹自己是靑島本地一家媒體的編輯,她立刻吿訴我,她的報社正在靑島組織武師去美展演螳螂拳呢。我説我小時候與靑島的螳螂拳傳人李佔元師爺是鄰居,我還跟他學過幾天拳術。她立刻大喊:“那太好了!”接着囑我參加他們組織的活動,共同傳播中華文化。她就是這么一面之交,就把信任給了我,這是一種怎樣的胸懷?我暗自思忖。
     稍後我抓緊時間,拜讀了她的報紙,她的大作,便釋然了。原來她的信任于我,是一種佛心的自然流露,正如佛經所示:“愛人如愛己,率己以隨人”(《四十華嚴》);“不念自利,常念利他”(《優婆塞戒經》)。浦瑛女史正是這樣一個人。
      她的業績中還有一件感動了我。2011年,有一個中國微型小説作家代表團訪美,她要趕往紐約去會面,代表團在紐約只有六小時就要離開回國了,她從家中趕往機場本需40分鐘,但實際留給她的時間只有30多分鐘,如趕不上飛機就難按時到達紐約,如坐下一班飛機就見不上國內作家同仁了。於是她就幾近瘋狂般地超速駕駛,兒子提醒她説:“媽媽你已經違章了!”她説:“我只想飛到紐約看朋友,其他都不顧了。”風風火火到了機場,又無登機牌,又要過安檢,她便冲着排隊的人們大聲説:“早上好,請大家幫忙,我的飛機只有幾分鐘就要起飛了,我必須趕上才能到達見到大陸同仁朋友!”她的佛心佛相,她的一片眞誠,終于使她如願以償,趕到紐約會見了作家代表團的朋友。
     前已表明,有緣與浦瑛女史結識,是我的幸運,但因會期太緊太短,竟不能拉她到家里坐坐,略盡地主之誼,我內心感到十分遺憾和愧疚。我還想吿訴她,我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受敎于山東大學中文系,畢業于1961年,其間恩師馮沅君、陸侃如、高亨、肖滌非諸位給了我們終生享用的中華國學財富,工作的幾十年又一直從事編輯出版和高校敎學硏究工作,所以我們視中華傳統文化如瑰寶,很願意在浦瑛女史組織支持下,爲中外文化交流,爲傳播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盡綿薄之力。
     是浦瑛女史傳播中華文化的魅力吸引了我,是浦瑛女史弘揚中華文化的事迹感動了我。我要遵照《造塔功德經》所云:“諸法因緣生,我説此因緣”。遵照《清凈道論》所云:“有爲諸法從因緣而生,譬如由於擊鼓而發言。” 我要把這緣分深深埋在心里,並願得以合作共傳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華之音!


2013.9.9 夜匆草

 
   
 
浦瑛與王照靑先生共進早餐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