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訪俄州新東方中文學校校長張立春女士

 
主編 浦瑛

七月的一天,我接到了來自新澤西僑報記者張立春女士的電話,她開門見山自我介紹:她出生在立春日姓張,在僑報做了十多年的記者,對華人團體十分瞭解,同時也是一個從事策劃敎育多年的專業人士,她復旦大學新聞系畢業,出生軍人家庭,自己當兵十年,到過40多個國家,20年都在跨國公司做政府調解工作,40歲生子。她也是上海人,這次她受親友加朋友的委託到俄州來當新東方中文學校校長,她與我同年。只幾分鐘,張立春在電話那頭的表白,讓我立刻感受到這位資深記者的能量與魄力,一個人能到外州去承擔新中文學校校長還且是做義務的, 她能在華人圈如魚得水,能在華人圈里頂天立地,那一定有很深的功夫。
   我第一次與這位素不相識的張女士聊了一個多小時,我被她的個人魅力鎮住了,她説的十分簡單:因爲中文學校辦到一定的規模它一定會自然松解,其主要原因是因爲人多不好管理,尤其中文學校的校長董事會都是義務兼職,再開一個中文學校是市場的需要,這位張立春女士讓我忽然想到她就是企業里的CEO,但與CEO不同的是她對傳承中華文化的熱心,她義務跨州來俄亥俄,這是太了不起的事情了。我被她的勇氣感動,同時也想對我的同行説,新開的中文學校是一個機遇但也是一個挑戰,因爲中文學校在形式上本身就屬於“業餘敎育”,要做得完善實在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這里我代表伊利華報全體同仁衷心祝賀俄州新東方中文學校的創立,並祝願他們在弘揚中華文化的路上不斷取得新的成就!
  主編 浦瑛

 
   
   
 
校長感言:海外中文學校校長,“累”並快樂着 

 作爲一個主要以華裔爲主體的商業機構的中文學校,大多都申請成爲非營利機構,中文學校已在整個社區中樹立重要地位,上至美國總統選舉的拉票宣傳、各地市政府的官員選舉、市政預算討論,下至銀行優惠推廣、各種促銷宣傳,社區大型活動,都少不了和中文學校溝通。中文學校在敎授中文的同時,也成爲當地華人的活動中心,在促進中美文化交流等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
  在美國,只要進入各個中文學校的網頁,中文學校校務管理人員,尤其是校長,多具有碩士、博士等高學歷,但大都沒有受過敎育專業的訓練,很多也沒有企業管理經驗,對敎育規律知之較少。當然,有的中文學校家長,在伴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逐漸瞭解中文學校的管理,逐漸參與,沿着前任的足迹,扶着歷年來中文學校各種規章制度和程序的欄杆,一步一步的,也把中文學校,管理的像模像樣的。然而,隨着中文學校的規模不斷擴大、人數增加、敎師隊伍和家長人數也不斷增加,也會産生一些矛盾、一些糾紛。不管形式和結局如何?相信所有的中文學校在設立之初,都有着美好的期許,都希望,中文學校是華裔傳承中國文化的土壤和基地。
  而作爲如此重要的傳承基地,各個中文學校的掌門人又有怎樣的甘苦呢?
  當中文學校的校長,累
  新澤西中文學校的數量,差不多是除紐約之外最多的。大大小小的中文學校超過60所,學生人數超過12000人。我有幸和各地中文學校的多位校長,有一個長期交流的機會。作爲主要爲華裔子女提供周末中文培訓和家長文化交流的非盈利機構,中文學校管理者,包括校長、敎務工作者和敎師,幾乎都是有志于傳播中華文化、有志于讓自己在美國出生的孩子學會使用母語的志願者。
  而做了校長,更是一切都要衝在前面。每一個開課的周末時間,少則4-5個小時,多則7-8小時在中文學校,安排敎務工作、與各個環節的老師和家長交流和溝通、解答家長疑惑,聯繫和舉辦一些有益於華人家長的活動和講座。如果不算其他在家工作的時間,一年的工作時間至少超過了200個小時,如果再加上與學校敎師、家長、敎務人員的工作會議、電話會議、整理文件、對外交流和溝的時間,怎么樣也超過了400小時。
  本人多年來在新澤西的中文學校中調查瞭解了30個中文學校的校長,只有一個在繁體字中文學校當校長的是全職,其他29個校長都有其他全職工作。有的校長清早趕火車去紐約上班,晩上7點多才回到家,每天近1個小時的路途,就是他收發郵件、電話聯繫學校工作的時間。回到家里,電話永遠不斷,家務事情就全部交給了另一半。幾乎所有校長都説,中文學校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在當中文學校校長之前,根本就沒有想到有這么多的事情,當中文學校的校長實在是太累。  
  “當校長,比做幾份工還累,長久的挑燈夜戰,頭髮沒掉完,人沒累死,也會被老婆駡得半死。”當校長的,或許可以做到“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把校長當”,但是,作爲校長的另外一半,卻不是公衆人物,甚至有的時候,根本不被別人認識,於是,就會聽到許多來自家長或是學生的各種議論。甚至有太太對有意連任的“校長”威脅説,如果你敢連任,我們就離婚。
  爲學校租金而折腰
面對連年上漲的學校租金、老師的上課費、敎師培訓、敎材選擇等等,幾乎所有的校長都會説:當中文學校的校長,“磕頭”“鞠躬”在所難免!
  中文學校在運作的過程中,最大的支出,莫過于學校的場地租金。在新澤西,有近40所中文學校是租用公立學校的校舍,大部分選擇當地高中學校的校舍,這些學校相對場地較大,有體育運動設施、餐飲和休息條件,但難免租金就會水漲船高。例如,新州中部的愛迪生高中,以前租給華夏愛迪生中文學校的費用在 每年7萬左右,到了2010年,場地費用幾乎上漲了一倍,而且限制的條款也多出很多,地理位置極爲優越的愛迪生中文學校,爲照顧學生和家長的整體利益,不得不遷移到了老橋市高中。
  記者調查其他幾個中文學校的校長,大部分也都遇到了場地費用上漲的麻煩,有的校長是連續拜訪市政官員、敎委官員,強調場地對中文學校的重要性、 強調中文學校對社區的重要影響,不敢有一點點得罪這些官員,也不敢得罪租用地校方的管理人員,甚至於不敢得罪爲學校開門和打掃的學校工會人員,因爲一旦這 些有影響力的工會人員提出抗議,那么,再怎么去增加校舍租金,也無濟于事。新州東部中文學校校長總結性地説:“和這些官員拉關係實在不容易,不到翻臉時,不要爭得太狠,否則他們可輕易找出理由來提高房租。”
 校長是家長的公僕
  在中文學校當校長,受到許多家長和老師的尊重、學生的尊敬,這是眞的。可是不管做一個什么樣的決定,平均每個決定,80%的 人同意,20%的人反對。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校長不僅會得罪家長,也會得罪老師和董事會的成員。如果按照中文學校每月出台兩項校長決策來算的話,一年下來,幾乎所有的家長都會得罪一次了。
  管理着500多名學生的王校長坦言,作爲中文學校的民選校長,在中文學校內,是千萬要謹言愼行的。因爲在中文學校內的每一個家長或者孩子,都有可能有自己的宗敎信仰,有自己的政治信仰,而中文學校,作爲一個非盈利的中立機構,是不可以有任何傾向性言論的。一旦引起麻煩,會影響到全學校的正常運營。
  幾乎所有的校長都和我同樣的認同:當了中文學校的校長,已經“被”強迫對自己提出了最高的道德標準。因爲,全校的每一個孩子、每一個家長、每一位老師,在學校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關注自己的一言一行。校長要求全體敎務人員有高的道德標準,自己就一定要以身作責。不論是對學生、敎師還是家長,辦事要公道,對事不對人,一碗水要儘可能端平。
  還有校長吿訴記者,本來自己的孩子是在中文學校上課的,而在自己當選中文學校校長以後,孩子反而不在中文學校上課了,理由很簡單,就怕別人説自己“端不平”,自己怕,孩子也怕。
  當校長,苦中有樂
  當中文學校校長,苦中也有樂!但校長,辛苦確實辛苦,但是,當這個校長讓自己認識了很多人,也讓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交上了許多好朋友。大多數校長,自己都有一份全職工作,早上出門,晩上回家,幾乎不和周圍的鄰居交往。但因爲自己的孩子到了中文學校,才開始到中文學校當義工、參加家長會,直到被推舉當了校長,幾年來建立起一個不小的朋友圈。朋友中間找工作、找房子,甚至於老婆孩子鬧矛盾,也都找自己解決。有時候,看到自己發一個帖子,一呼百應的架勢,還眞是“樂顛顛”的。
  在中文學校當校長,還會讓自己在公司里都受到關注。在美國的很多大公司,都有一個企業基金或者奬勵計劃,專門奬勵那些參與社區活動的個人,有的是每周一天在家工作,有的是可以等比捐贈中文學校,有的公司,還會在年終對積極參與社區活動的個人有特別的表彰。這些奬勵,對於一個已經爲中文學校“累”着的校長來説,實在是不小的安慰。
  中文學校的校長,幾乎都面臨的共同問題,比如:中文學校敎學效果不盡人意或者敎師的工資、敎師培訓、敎材的選擇等普遍問題。敎師是不是應 該跟班走?學校是不是應該開設家長的文體課?學校該不該設立家長休息娛樂室?如何向公司申請中文學校捐贈?中文學校怎樣找到在社區中的地位等等。
  而辦好中文學校、提高中文敎學質量,最爲關鍵的是家長的作用。家長對敎師課堂敎學的有效配合,對孩子的中文學習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可以肯定地説,單靠中文學校每周末兩節課的學習,就期望孩子打好中文基礎是很難的。只有在中文學校敎學的基礎上,家長有效地配合,指導學生復習和運用課堂所學的中文知識,並在家庭里注重創造一種中文語言實踐環境,孩子才會取得學習的好效果。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