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誰來捍衛中國社會最後的基礎?

 

剛過完五一節,中國人舌尖上的百種美味又消失了一道。據媒體報道,多家知名的連鎖火鍋店被查出“摻假羊肉”,那些看起來紅白相間、聽起來純凈新鮮的“新西蘭羔羊肉卷”,其實是來自山東未經檢疫的死狐狸、死老鼠肉與明膠、胭脂紅、硝鹽等化工配料的混合物。
     消息一出,嘩然也還嘩然,但表示激憤者已然不多了,深感驚訝者幾乎絶迹。只要一直都是地球人,沒人再對這類新聞産生反應,就像又聽説一個瀕危物種滅絶了,不再有痛心和追悔,只有淡淡的一閃念:下一個輪到誰?
     中國人的舌尖美味,大多來自老祖宗們的創造發明,廣義上,也屬於中華文化遺産的一部分。在海外,洋人不一定知道長城故宮文物古董,但一定知道廣東早茶四川火鍋,可見,中華美食是文化遺産中一個很重要的部分,甚至還承擔着很大一部分對外“軟實力”方面的任務。
雖然如此重要,但卻又不像長城故宮文物古董,政府有強制性的保護措施,毀壞者被判違法;中華美食這部分基本上是由民間自行管理,髮揚光大也好,自毀長城也好,屬於民間自己的事,政府只在食品安全方面承擔一定的監管責任。
   若對應到長城,就好比政府只負責確保城墻不倒、城樓不塌,至於城墻上的磚石是否早已被偷換成了木頭塊、塑料筒、廢紙卷,就只能聽之任之了。因爲這都歸“市場”了,據説市場能夠很好地自律,比行政權力更知道如何配置資源。
   但無論市場如何神奇,現實是,木頭城墻和塑料城樓早晩是要整體垮塌的。衆所周知,在食品安全監管這個陣地上,政府實際上已經失守。曝光“摻假羊肉”的電視節目里,主持人最後以一個質問句結尾:如果連我們的記者都能輕易揭穿火鍋店里的黑幕,政府的監管部門干什么去了?
  對政府來説,長城依然綿延萬里,但誰都知道,古老的城磚差不多都已經被偷換完了。人們走在“中華美食”這座外觀仍不失壯麗的長城上,已經毫無安全可言了,今天一群人陷進泥巴糊的烽火台,明天一批人掉進樹枝搭的城門洞…,悲哉我古長城,早已不是抵禦外敵的堅固堡壘,反成了殘害同胞的沒頂溝壑!
想像一下那些每天在臟水里剝死老鼠、用舊皮鞋製作明膠、最後合成各種“羔羊肉卷”的工人們,他們是在一種什么樣的心理狀態、精神狀態下從事這些工作的?人們通常只説“無良商家”、“黑心商人”,眞的只是良心缺失這點事嗎?不覺得這里面有着明顯的反社會行爲嗎?這些“食品加工厰”也有領導,也經常開會吧,領導在會上説什么?他們不説“吃的人吃死活該”這句話嗎?領導和工人不憑這句話互相支持嗎?一個公開的秘密是,很多農民自家吃的菜“單種一壠”,賣到市場上的菜都帶着劇毒農藥,如此“行規”,不也建立在“吃死活該”這一共識之上嗎?
    這已經就是一場無形的“食品戰爭”了,無數條無形的戰線橫穿在每個城市的每個市場,無數次無形的戰鬥發生在窮人和富人、農村人和城里人之間。
   市場終將呑噬社會,只提哈耶克不提波蘭尼的學者們,有意無意地忘了這個七十多年前的警世恆言。
   食品、水、空氣,構成了支撑社會大廈的最後一層基礎。現實是,在市場呑噬社會的一場場無形戰爭中,中國人實際上一直都在撤退,從文明禮貌、公共秩序、環境衛生、敎育程度、醫療保障、社會福利等等“高層”的社會建構上一級一級退下來,一次次放棄最後的捍衛和堅守之後,就退到了這個已經不算社會學範疇、基本上屬於生物學領域的“地下室”了。這是社會大廈最後的基礎,沒有任何華麗的裝潢和佈置,只有一根根裸露着的維生管道。而戰鬥並未停止,甚至愈發激烈,進攻者正在動用各種兵器切割這些管道,而防禦的一方則一如旣往地龜縮一團,除了一遍遍驚呼大廈將傾或乾脆四散逃命,完全不知如何起身捍衛。
    羊肉卷還不是“剛性”食品,大不了從此再也不吃了,少了個解饞的玩意還死不了人。但等到“分支管道”都被切割完了,大米白麵等“主管道”成了最後的目標,中國社會還能守住什么?
    向政府呼救作用不大,政府也正在“市場派”的壓力之下精簡機構,新一屆政府宣佈還要“壯士斷臂”,自砍三分之一行政職能。社會的事社會自己管,這是新的基本原則,要不你們自己和市場去商量商量,讓它手下留情?
    中國三十多年市場經濟,沒有人在捍衛社會,整個社會一直在退卻、在沉淪、在龜縮,這是個驚人的現實。在社會大廈最後的基礎垮塌之前,再次提出這個問題,但願不會太晩!

文 揚 2013年5月8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