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天山雪蓮,醫行四方

——訪著名口腔科專家劉莉醫師

 
本報中國特邀記者:斯佳、冰凌
天山雪蓮,醫行四方——訪著名口腔科專家劉莉醫師
     
   

 雪蓮花,是新疆天山的獨有之物。她生長在海拔4000米以上,終日嚴寒。雪蓮花通常要五年才能開花,但實際生長天數只有八個月。在兩個月的花期中,雪蓮的花朶潔白而瑰麗,因此在新疆,雪蓮是聖潔,高尙的代名詞。不僅如此,雪蓮花的藥用價値極高,因而又被當地人稱爲救死扶傷的天山女神。天山腳下,這般聖潔水土也同樣孕育出了,具有雪蓮花一般品格的人們。今天,我們有幸採訪到了中國知名口腔科專家劉莉女士,她也來自于這片廣袤而聖潔的大地——新疆。她憑藉自己專業精湛的醫術與恪守醫德的品質被百姓公認爲是“德醫雙馨”的好大夫。
  劉莉女士1961年出生在烏魯木齊市,從祖父一代就開始紮根新疆,支援建設。高考那年,爲了圓自己的醫生夢,劉莉女士報考了石河子醫學院。五年的寒窗苦讀並沒有磨滅她的理想與熱情,反而使得她的從醫之路更加堅定。大學畢業後,抱着振興邊疆的決心,劉莉女士選擇繼續留在新疆。在邊疆服務的40餘年里,她不僅創辦了烏魯木齊有名的口腔診所——“康復口腔門診” “劉莉口腔診所”並且與當地口腔有識之士爲籌建“烏魯木齊牙醫協會”傾注了大量心血。並在協會成立後擔任常委及財務部長。2009年,經過同事引薦,劉莉女士加入“新杭州人”行列,成爲杭州口腔醫院城西分院特需科一位高年資專家醫生。冰心女士論及成功時曾總結到:成功的花/人們只驚慕她現時的明艷/然而當初它的芽兒/浸透了奮鬥的淚泉/灑遍了犧牲的血雨。那么這漫漫行醫四十載,是什么樣的經歷就成了今天口腔科泰斗級的專家?我們同劉莉女士一起回望行醫道路上的艱辛與收穫。
  記者:您是一位很成功的口腔科的醫生,無論在新疆還是杭州,您的患者都夸讚您是爲人親和,醫術精湛的“神醫”。
  劉:很感謝患者們給我這樣的評價。其實大家都過奬了,爲人爲醫,我都不過是遵循了自己努力和爲大家服務的原則,這些都是應該的。
  記者:劉醫生,您的故鄉在新疆,您曾經在那里生活,工作過48年。您覺得在新疆的經歷,對於您今日的醫學成就起了什么作用?
  劉:我覺得在新疆的生活,學習,工作經歷是我整個人生的奠基石。俗話説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么,新疆這片廣袤的土地首先塑造我秉直,堅韌以及眞誠的性情,這對我日後的爲人爲醫起着決定性的作用。其次,雖然新疆比不得內陸的繁華與開放,但這缺少娛樂誘惑的氛圍恰好爲我們專注的學習硏究提供了一個客觀的契機,所以在我學習與工作的時候,都有能力讓自己遠離浮躁,平和專心。
  記者:大學通常是我們夢想起步的搖籃,您在新疆時就讀于石河子大學,它爲您的醫學夢想的起步帶來怎樣的啓迪?
  劉:當時石河子醫學院的院容院貌比較簡陋,但師資力量較雄厚。很多老師是北京、上海支援邊疆的敎師,他們水平高、有責任心、治學嚴謹,將自己的一生都貢獻給了祖國的邊疆。而我們是新一代的大學生、是天之驕子,我們有理想、有熱情、有振興祖國的決心。當時的石河子比較落後,沒什么像樣的遊樂場所。我們只有一個信念就是拼命地學習。當時有句口號叫做“把失去的時間奪回來”。我的大學生活是簡單而快樂的。當時學校提供的主要娛樂生活只是每周六晩上集中看一次電視,記得電視機前學生非常多,前面坐着後面站着最後還有踩在凳子上才能看見電視屛幕的學生。就這樣的每周一次“娛樂”也被有些同學視爲“浪費時間”而轉爲去敎室自習功課。而我就是其中一員。大學的時光中,我最大的收穫就是用自己的辛勤,給予自己充實的快樂。
  記者:您這樣學習的勁頭是當之無愧的“學霸”呀。儘管吃苦受累,堅忍不拔對您來説已經形成了生活習慣,可在行醫初始,您還是會面對不少的困難吧?
  劉:困難的磨練對於每一個準醫生來説都是在所難免的。80年代,新疆的醫院技術人才斷層,口腔科更是近20年未進大學生。口腔頜面外科是科室弱項,一看有分來大學生,院長就説要加強口腔科技術力量,重點培養。於是本來醫療系畢業一心想當一名婦産科醫生的我服從組織的安排被分配到新疆醫科大學第六附屬醫院口腔科工作。當時醫院實行的是住院醫師三年內24小時崗位負責制。也就是説新參加工作的住院醫師三年內24小時工作,吃、住在醫院內。病人有緊急情况隨時參與處理解決。在醫院口腔科一獃就是17年。口腔門診病人很多,有時三個醫生一天可看100多名病人。醫生是站着給病人看牙的,忙時一天不喝水、不上厠所,一天下來腰都直不起來了。這對我們的耐力與生理都是挺大的考驗。
  記者:儘管面對這樣高強度的工作,據您的患者介紹,您還常常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來醫治病人。
  劉:因爲每次想到患者承受着難忍的病痛時,尤其面對老年患者時,我沒有理由也實在不忍心去推諉,所以我寧願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爲患者及時解決病痛。
  記者:都説金杯銀杯抵不過百姓心中的豐碑,在這些成功收穫的同時,您是否要面對一些無法實現的遺憾呢?
  劉:當然會有一些,但是最大的遺憾是多次錯過了去北京進修的機會。在醫院工作期間,我一直想去外面看看,去全國最好的“口腔醫院”進俢學習。曾聯繫好北京醫科大學附屬口腔醫院進修一年,這是很難得申請到的機會,我欣喜若狂。但醫院就是不同意無論我怎么説都不行。原因很簡單,在我之前去內地大城市進修的醫生都一去不回啦!醫院不能再損失業務骨幹。以後醫生進修原則上不同意去內地就在新疆的上級醫院進修。於是我只好去了在新疆頜面外科技術力量最強的自治區人民醫院口腔頜面外科進修。對於這次去北京大醫院進修機會的喪失,我是有遺憾的。在特定時間去更高層次的醫院進修會使一個醫生的業務成長終身受益。當然,現在換位思考能夠理解當時醫院領導的決策也屬無奈,培養出的人才都走啦!誰來干工作呢?所以在2011年3月—2012年6月,我讀取了浙大臨床醫學在職硏究生,算是對我這個遺憾的彌補吧。
  記者:失去這次進修的機會確實很可惜啊。那么後來您離開醫院,創辦了自己的診所是想更自由的支配自己的事業和時間嗎?
  劉:這件事對我來説是個觸動,但並非是直接原因。在人民醫院十幾年的工作中,雖然我被提陞到了科室主任,但是我感覺生活、工作改觀不大,收入也沒有提高很多。最關鍵的原因是我不能暢快淋灕地開展新技術、新業務。如果不能用自己最好的精力,去學習更多的醫學知識,提陞自己的技能,這是很遺憾的。於是我在2001年2月辭去公職,下海。與人聯合開辦了“康復口腔門診”與“劉莉口腔診所”。
  記者:聽説你自己創辦的兩個診所是烏魯木齊很有名氣的口腔科,並且獲得了很多榮譽。
  劉:由於在烏魯木齊生活幾十年,又在公立大醫院口腔科工作近20年,我在當地口腔界也算是個知名人物,由於我的技術和人品很得同行以及患者的認可且有辦門診的經驗,所以“劉莉口腔診所”辦的很好,經烏魯木齊市口腔診療機構考核評審小組綜合評審,其獲得2006—2009年度“誠信口腔診療機構”稱號。我本人榮獲2006—2009年度“優秀口腔醫師”稱號。

劉莉醫師工作照(右)


  記者:您的醫學成就在新疆已經得到了廣泛的認可,可謂是碩果纍纍啊。可是爲什么您後來選擇離開了新疆,來到了杭州呢?
  劉:主要有兩個因素吧。2008年兒子考到“浙大城市學院”來杭讀書。他認爲杭州好,今後畢業後想留在大城市發展(其實作爲父母又何嘗不是這么想)。爲了今後能夠和孩子在一起,同時自己在邊疆生活、工作了40多年,也想體驗內地大城市工作、生活,使自己各方面邁上一個新台階。另外原來在新疆醫院同科室的三位同事已在數年前來杭口工作給予引薦。於是于2009年底加入“新杭州人”行列,成爲杭州口腔醫院城西分院特需科一位高年資專家醫生。
  記者:在新的環境開展新工作的同時,您也面對很多新的挑戰吧?
  劉:的確是這樣,畢竟在陌生的環境中我需要很快的適應我的工作,才能更好的爲我的病患服務。“杭口”是我職業生涯中比較滿意的醫院,這里有高素質的同事。醫院的理念、就醫環境、設備及技術在國內處領先水平。鼓勵學習創新,給每位醫生提供展示自我的平台,只要你願意無數個高水平進修培訓機會等着你。同時,我接觸到的病患也更加多元化,我需要更加耐心的根據不同人的不同情况來設定適合的治療方案。
  記者:這對醫生是很好的鍛煉機會,可也是很大的考驗。在您的醫療案例中,有什么讓您印象深刻的例子嗎?
  劉:有特色有個性的病患的確很多,所以我必須要依病定方案。讓我印象深刻的例子的確有不少。例如:有個小伙子,因牙痛在我這里處理好後未遵醫囑,用開過髓的牙咬食物後又痛,於是打電話指責醫生,“專家級別的醫生怎么看過的牙又痛,能不能馬上給解決一下痛。”(痛的牙齒被鑽開牙髓腔減壓,一下就不痛啦,但此時牙神經暴露在口腔里,表面只有一個止痛藥棉,不能咬食物的,咬了會劇痛),當時我正在休息,難得清靜地在圖書館看一會書。本來是可以讓其他醫生代爲處理的,考慮到這位情緒激動的小伙子其他醫生不好溝通,也體諒這位年輕病人的痛苦,加之自己更瞭解病情,於是我還是快速趕到醫院爲患者處理。牙痛處理好後,小伙子很感動,感到很不好意思,連連道歉。
  記者:我們採訪您病患和同事的時候,提及你的工作原則,他們都説你的細心程度總是要保證萬無一失,你在細節方面怎么要求自己萬無一失呢?
  劉:因爲多年的醫療工作經驗吿訴我,治療病人來不得半點馬虎,醫療意外往往發生在稍有疏忽之時,所以我在手術中與手術後我不斷在強調細節,比如:對於注射過麻醉藥的病人都是嚴密觀察,守在病人身邊的,並要求和吿誡下級醫生和助手---病人注射麻醉藥後身邊不能離人,若病人需要上厠所一定要有助手或家人陪同,同時再三叮囑---患者不要鎖衛生間門,以防麻醉意外和其他意想不到的情况發生時因身邊無人及時發現而喪失救治時機。
  記者:劉醫生,如果所有醫生都可以像您一樣不僅在醫術方面所有建樹,而且總是把病患的利益放于第一,我們周圍的醫患關係一定會更加和諧。怪不得您的病患總是讚美您是“天山雪蓮”。
  劉:我記得唐代詩人岑參這樣描述過雪蓮:“耻與衆草之爲伍,何亭亭而獨芳!何不爲人之所賞兮,深山窮谷委嚴霜?” 這樣看來我的精神品格還到達不了雪蓮的高度,不過一樣身爲天山腳下的子民,我會以雪蓮的精神時時提醒自己,讓自己的工作做的更加完善。
 

劉莉莉醫師(右)表示感謝並合影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