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加州行之二:加州拜訪女強人

 
浦瑛及女兒和張曼君夫婦
 

去年10月我認識了一位爲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助選,她特意從洛杉磯來克里夫蘭的前美國敎育部長美籍華裔,一位被譽爲把中國歷史寫進美國敎材的女性,曾任美國敎育部助理副部長、美國勞工部美西總長,現爲美國南加州大學敎授的張曼君。當時她來克里夫蘭三天,我陪着她到哥倫布大學,去見哥倫布大學美國杰出漢語敎育法專家吳偉克先生,倆位都是專硏文化敎育的人,交流十分融洽,對未來中文敎育在美國他倆各自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同時張曼君女士也在克里夫蘭當代中文學校爲家長如何敎育孩子專題演講深受歡迎。
     張曼君她是一位平易近人的人,這次我到洛杉磯她對我説一定要住在安全的地方,她和她的奧萊塢導演安德森先生,邀請我和女兒在奧斯卡頒奬的商務中心頂樓餐廳迎接我們,我們就中國的經濟文化談了近6個小時,大家十分愉快,她還鼓勵我去參加她創立的世界領導人在哈佛的學習班,我笑着謝絶了她的眞誠,不過我感謝她與安德森先生的盛情款待,他們在百忙中接待了我們,因爲第二天他倆就要去中國內蒙拍成吉思汗大片,還有他也是唯一奧萊塢導演被邀請前往參加海南博鰲會議。
       我們互相才問候不久,張曼君就開始對我講:未來中美文化敎育交流它將是世界關注的大事,如今世界文化越來越趨向大融合,無論是中國文化,還是美國文化,都是優秀的文化。需要兩國人共同去交流學習,文化是大家,希望大家一起爲民族文化,做實幹,勤勞踏實的人,促進世界民族文化大融合。張曼君開口就離不開她的敎育本行,她還説了她曾經在白宮工作的經歷:在美國白宮擔任一定的職位,尤其對女人就更難,在白宮有三位優秀政治人物:趙小蘭,張曼君還有趙美心,這三位女士爲工作都沒有要孩子,就如張曼君説的那樣,我們是亞洲人又是女的要比其他族裔做的更努力才行,外界人都認爲我們靠先生,其實我們靠的都是自己。華人能在美國進入主流社會,那她們在幕後付出的時間精力,我向她表示華人以她們爲榮。
     張曼君還談到近幾年來,因中國敎育界邀請她先後訪問了南京大學、浙江大學、四川大學、四川大學蘇州分院美國敎育硏究所、西南財經大學、上海財經大學、浙江建設職業技術學院和濟南大學。同時她去了北京、成都、杭州、南京、上海、濟南和靑島等地,她還去了『有敎無類』思想的孔子家鄉曲阜拜訪。在中國大學的講臺上張曼君提到21世界是中國的世紀,中國的文化是最先進中國的歷史是最重要,她認為,敎育與文化背景有關,因為敎育本身就是文化。中國傳統的敎育方式,有很多是很好的東西,如果將東西方敎育方式結合貫穿,那就是完美的敎育方式。

     當晩張曼君的夫君著名的電影音效師理察安德森(Richard L. Anderson),也參與我們的話題:他已經與中國內蒙古合作一部4D的電影,我開玩笑地説:3D就讓我看了頭昏腦脹,4D是什麼樣的?他給我解釋4D的電影院還在建設之中,就是一個園的場地,這是目前中國最新的劇院,他讓我是懂非懂是不是就像奧運會李寧在整個場地跑的那樣,他説他眞的不太清楚中國人的設計,他表示中國人與西方人不同的是:中國人先做後計劃,西方人是先計劃後做,因爲他對電影的熱愛,尤其是對新興事物的興趣,這部電影拍了一年,他只有拿了他部分的收入。一邊的張曼君表揚他先生干事業的執着,還有他的吃苦精神,因爲在中國尤其在內蒙吃的食物很不習慣,但理察安德森很隨緣,同時他也十分幽默,他總是在提他太太給他上中國文化課,讓他瞭解中國喜歡中國。
     雖然我是第二次見張曼君,我們幾乎聊的就像老朋友,他的先生要帶我們去參觀奧斯卡頒奬的現場;杜比劇院(Dolby Theatre),我才知道這位著名的電影音效師理察安德森--張曼君的夫君還是奧斯卡評委。他最紅的電影是與與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合作「法櫃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入圍多項奧斯卡獎,他目前擔任編劇和導演,作為多年的奧斯卡評委,他幾乎每年都出席奧斯卡頒奬典禮,他們吿訴我許多奧斯卡幕後的事情:比如門票:奧斯卡典禮一票難求,如果當年未入圍,即使是影藝學院成員也得買票、抽獎,幸運的話才能進入。張曼君説:「典禮座位分三種,入圍者的座位一般在前十排,可帶一位家屬不用付錢,但如需更多座位則需再付費申請;第二種是在劇院一層靠後座位,每張250美元;第三種則是樓上座位及兩邊包廂內的座位,每位100美元。後兩種只要是影藝學院會員就能申請買票,但只能買兩張。申請不意味就能進去,還要參加抽獎,抽中的才能進入。 張曼君高興地指着他的先生説:因爲他是評委我每年都可以去,每年還有購買好漂亮的衣服,參加奧斯卡頒奬是一份榮譽。
      我吿訴張曼君夫婦,每一年我都會座在電視機前觀看奧斯卡,雖然很單調,都在報名子,但舞臺,演員的服裝和講話讓人有這份耐心看完它,這奧斯卡就像是看最時尙的服裝秀。他們吿訴我都想象不到的奧斯卡現場頒奬典禮直播,四個小時奧斯卡典禮直播,如果中間要去洗手間,很可能因排隊而無法及時返回,需在外面等候。因為典禮是直播,每次廣吿間隙才能出入,但洗手間很遠,很多貴賓無法在五分鐘內趕回,這時就算再大牌的明星也不能在直播開始後進入會場。這次張曼君去洗手間回來,就看到上台獻唱後被堵在外面的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而在嘉賓離開座位後,如果無法及時回到座位,現場還有50到100名員工專門作為「補位者」,這些員工在直播倒數十秒時「塡充」好每個空位,並鼓掌,讓直播上呈現出「座無虛席」的效果。當我聽完後再一次想到理察安德森先生説的話:中國人先做事後計劃,西方人先計劃後做事,每年一次的奧斯卡頒奬儀式連上厠所趕不回座位的人都有人替身,中國拍第一部4D是拍到那里就到那里。
雖然我與張曼君只是萍水相逢,我感謝他們對我們的熱情款待,當我們説再見的時候,張曼君語重心長地對我女兒説:年輕人要有夢想,未來需要你們,好好學習中文,人要有目標,創意創新,提陞自己。 文:浦瑛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