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旅美作家冰凌的幽默世界

 
 
 
 
 

一、爲確立中國文學在世界文壇的崇高地位而努力
旅美作家冰凌的經歷具有傳奇性。他38歲“高齡”才去美國,緣由是應邀前往講學。不過講學並不是一個固定的職業,只是臨時的一種身份,所以到美國後,首先面臨的是如何生存的問題。生活固然艱辛,但對於冰凌來説,還不是一個太大的問題。倒是發現,海外對中國的文化和文學以及中國作家知之甚少,從而形成莫大的偏見。讓他強烈地意識到自己必須肩負起向世界推介中國文學和中國作家的使命感和責任感。於是,冰凌在1996年11月,聯繫一批旅美作家,發起成立了全美中國作家聯誼會。
於是,我看見了,感動了,爲冰凌先生那“奇迹般的貢獻”(王火語)。這應該是他傳奇性的最好詮釋。他在美國還沒有完全扎下根來,就展開了一系列的中美文學交流活動,於是我們看到,一系列光鮮華彩的事件在他的大手筆下,震撼性地連續出爐——冰凌與華裔實業家沈世光凌文璧夫婦一起在美國康州建立起海外第一家“中國作家之家”,接待了數百位到美國訪問交流的中國作家;與中國作家協會聯合發起並組織了浩大的中國作家向美國三所著名大學簽名贈書的活動;在海外媒體上舉辦“跨世紀的中國著名作家”宣傳專欄,在國際互聯網上開設“中國著名作家”網頁;成立諾貝爾文學奬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組織開展“中國文化”、“中國文學”、“中美文化異同比較”等系列講座;安排召開記者招待會和新聞發佈會,宣傳中國文學和中國作家;組織與美國作家的交流;邀請中國作家赴美訪問交流,向漢學家和出版商推薦中國作家作品;還將國外最新文學信息傳送給國內文學報刋,幫助國內作家向國外文學報刋聯繫投寄稿件、代理事務。此外,還舉辦了華文作家交流聯誼、新書發佈會、徵文競賽和文學評奬等活動,協助舉辦了詩會、書展、春節聯歡等文化活動。這一系列事件引起了廣泛的贊譽和深刻的影響,讓冰凌先生飲譽中國文壇,享譽海內外,著名作家蔣子龍先生説,他是“文學‘絲綢之路’上拉駱駝者”。《文藝報》將其活動譽爲“文學的‘絲綢之路’”。國內作家贊譽爲“利于民族、功在人類的壯舉”。同時冰凌倡議並與中國作家協會聯合發起中國作家向美國哈佛耶魯哥倫比亞大學簽名贈書一事,引起很大的反響,受到美國大學和一些著名專家學者的高度讚揚,稱這一活動是中美文學交流史上前所未有的盛舉,必將促進中美文化交流和兩國人民間的理解和友誼。中外媒體稱讚這是“中美文學交流新的一頁”。
而這些活動,沒有財政撥款,沒有企業贊助,除同仁好友沈世光凌文璧夫婦、林緝光趙明心夫婦等大力贊助外,他自己就要掏腰包。所以,我們看到,冰凌曾經一度一面西裝革履地出席各種活動,一面卻又在參加活動之前和之後到餐館里涮盤子端盤子——這是他一度掙錢的方式,也是他收入的來源。而收入中竟大部分用于他策劃開展各種活動的開銷之中了。怪不得家人對此很不理解,他們覺得冰凌凈做一些看不見摸不着的事。幾年來,冰凌經常瞞着家人,從自己家里“假私濟公”。他曾經對朋友們笑言:“家庭‘經濟犯罪’手段方面,我是有一套的,私設小金庫,有限‘貪污’,巧妙‘挪用’,適當‘剋扣’,等等,很有創造性。”聽起是幽默,但我們會在感動的同時覺得沉重,生活的困頓又與他理想的崇高形成反差性幽默。但冰凌從不抱怨,相反,他以幽默、快樂、陽光和智慧,來面對生活。冰凌有一段經典語録:“我們有錢辦有錢的事,沒錢就辦沒錢的事,錢少就辦錢少的事。總不能不辦事,也不能等到有錢了再辦事。當然,今後有錢了,就可以辦更多的事情,有大錢了,就可以辦更大的事情。”
作家冰凌在困頓的生活中掙扎着,爲了理想而奮鬥,爲了中國文學的而奮鬥。幸好他是“一個永遠不墮其志的獻身于文學者”(王蒙語)。因此,他可以以眞誠的殉道者的姿勢去躬耕于文學,奉獻于中國文學,並建立了很高的國際聲譽。他的聲譽也爲他謀得了一個具有穩定收入的工作——美國一家很有實力的出版公司強磊出版公司聘他爲總編輯,他從此結束了雙重身份的生活。他的愛好與謀生統一在一起了。
《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國新聞社、《文藝報》、《文學報》、《北京靑年報》、美國《僑報》、《星島日報》等中外上百家報刋專訪冰凌,中央電視台、美國中文電視、鳳凰衛視、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北京人民廣播電台等數十家電台電視台採訪或專訪冰凌。同時,作爲海外特邀嘉賓,冰凌先生先後兩次應邀出席中國作家協會全國代表大會,並且在北京和紐約先後多次受到了胡錦濤、江澤民、朱镕基等國家領導人的接見。這足以説明冰凌先生的貢獻和影響。
冰凌先生把推介中國作家,提陞中國作家的國際聲譽,確立中國文學在世界文壇的崇高地位看作是自己終身的使命和責任,爲完成這一崇高的使命而不懈的努力,永遠踏着大步往前走。2005年,他創建了紐約商務傳媒集團,下設紐約商務出版社、美歐國際策劃中心、國際作家書局、國際作家新聞社等機構。他還與一批同仁一起創建了國際金瓶梅硏究會、國際生存文學硏究會,並在國內注冊了杭州冰凌文化策劃有限公司。
最近,冰凌又開展了兩項工作,建立了冰凌電視工作室,開闢《冰凌深度訪談》欄目,從今年10月起開拍大型電視訪談資料片《中國作家訪談録》,計劃拍攝300集。以零距離交流訪談,用聲像原始、眞實、深入和完整地記録作家的生活經歷、創作經歷和作品見解,沒有時間限制,讓作家最大限度地傾訴。《中國作家訪談録》將保留中國作家最珍貴的聲像資料,今後無償地贈送世界各大著名圖書館和漢學硏究機構。
二、“現代文化行爲策劃”的開拓者
  如果説冰凌先生創建全美中國作家聯誼會和發起並組織中國作家向美國大學贈書等活動更多的是依靠激情和感性而工作,那么他在現代文化策劃行爲方面的貢獻則更多的是理性而爲,是理論與實踐、思辨與運作相結合的結晶。他提出“現代文化行爲策劃”的理念,以“非贏利性、富創造性、反常規性、重實效性;定位準確、切實可行、有效運作、效果顯著”爲準則,十餘年來成功的策划了三百多起具有影響或重大影響的文化行爲、團體活動、品牌項目和個體實例,贏得了廣泛的國際聲譽。其中策劃推出了“福建是世界海洋文明的發源地”的系統理論,該理論引起國際性關注,美國康乃爾大學爲此專門邀請作者蘇文菁敎授開設課程;策划了全球文化工程《當代閩商》系列叢書和電視片;策划了“國際作家論壇”、“世界溫泉博覽城”、“長壽系列食品”、“國際影視島”、“智慧之城”等策劃項目和概念項目。同時,他策劃主編《旅美作家叢書》叢書、《張寶璽文集》6卷本、《哲夫文集》10卷本、《裔錦聲文集》、《宗鷹文選》6卷本、《孟馳北文集》等;策劃出版了近百部著作;策劃主持了美國首屆“東方文學奬”大型徵文活動等。
  這一系列策劃行爲貫穿了他的經典思想:策劃的可操作性與可持續性;實施的大力度運作與滾動性運作;追求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統一。這無疑掌握了現代文化策劃行爲的實質,同時又富有人文關懷色彩,富有國際高度和人類意識。
冰凌先生還有一個大動作,讓人振奮,那就是他多年一直在努力籌辦的“東方文豪奬”,每年爲一位中國作家頒奬。我們可以看到,他一方面很現實地承認諾貝爾文學奬的至高無上的地位,因此便樂此不疲地奔走呼籲,運作提名中國作家參加評選。同時,他策劃籌辦自己的文學大奬——“東方文豪奬”。總之,無論哪一種,冰凌先生的行動都將推動中國文學的發展,並將作出巨大的精神性昭示:做人應該這樣,傳奇是這樣誕生的,不是空穴來風,不是無中生有。嘴上説得再多再好,不如扎紮實實做一些實事。
三、狂傲無禮的李敖和謙遜謹嚴的冰凌
在冰凌先生這一系列文化策劃行爲中,我們不得不注意這一條:在美國紐約連續十一年策劃提名中國作家巴金、王蒙等參加諾貝爾文學奬評選,此舉産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受到中國文學界、文化界、科技界等社會各界熱情關注和高度重視。但是,李敖在接受某報記者説,冰凌先生們提名巴金的邀請和致敬信,“這是紐約一群爛作家編出來的抽象的空話,那些作家算什么?”並説:“巴金的《家》、《春》、《秋》很幼稚。巴金不可能獲諾貝爾文學奬。”我們來看看他們當年致巴金的邀請及致敬信是怎么寫的,信中稱巴老是“當代中國最爲杰出的作家和思想家”,“大半個世紀以來的文學創作,奠定了享譽世界的崇高聲望和國際文化界尊崇的優異基礎”,“您對人性和人類尊嚴的執著探討和神聖理解已經載入了當代中國文化和人類文化的史冊”。這種對巴老的評定,無疑是非常恰當的。我們都知道,中國現代文學中,魯郭茅巴老曹,這種按照在文學史上的影響大小進行的排序是得到了舉世公認的。當時魯郭茅老曹皆已作古,剩下巴金,自然可説是“當代中國最爲杰出的作家和思想家”;而稱巴金“大半個世紀以來的文學創作,奠定了享譽世界的崇高聲望和國際文化界尊崇的優異基礎”,只要有點文學常識,都知道這樣的事實;而信中稱巴金“您對人性和人類尊嚴的執著探討和神聖理解已經載入了當代中國文化和人類文化的史冊”,這更是毫無疑問的了。那么,冰凌先生們的信何以成了“抽象的空話”? 李敖又説“巴金的《家》、《春》、《秋》很幼稚”,我們不得不説李敖在胡説八道了。巴金的《家》、《春》、《秋》曾感染了無數的靑年學子們,見證出巴金小説巨大的文學魅力和道德力量,因此一直被奉爲經典。豈是一個猖狂的李敖便可否定得了的?
我們知道,李敖是習慣了大放厥詞,狂傲不捐,直言直語的。如果僅僅是直言直語,我們可以原諒,但他的狂傲不捐和大放厥詞明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和反面。一句話,巴金是做人的,李敖是做秀的。李敖不少敢於説眞話的勇氣,讓人欣賞,但李敖還不足以與巴金相提並論。所以他要站出來批判巴金,以提高自己!李敖的邏輯很簡單,不批判文學先賢,自己就不能凸顯出來。
面對李敖的狂傲無禮,面對李敖對巴金以及他自己的攻擊和否定,冰凌很謙敬很謹嚴。冰凌説,巴金代表一個時代,他是一座大山,他在中國和世界文學、文化界的崇高地位是無法動搖的,不是誰承認不承認的事。他還説:“李敖先生最近可能心情不好。這沒選上,那沒選上,加上心氣又浮躁,駡駡可能痛快些。我們總不能跟他對駡吧?駡能解決問題嗎?能拿諾貝爾文學奬嗎?我希望李敖先生用這些寶貴時間,靜下心來,多鑽硏小説。以我鑽硏二十八年小説的體會來看,不靜下心來鑽硏小説,是很難寫出好小説。”體面而有涵養的回答,比起李敖的狂妄自大、傲慢無禮,實在是高下立馬可判,境界一眼便知。你李敖批判這抨擊那,你小説寫好了嗎?
但是冰凌的度量,遠不是李敖可比的。即使李敖攻擊他,冰凌還是説李敖的精神値得肯定。這並非虛假之言。要獲諾貝爾文學奬,自己好不宣傳也不行。而李敖善於宣傳自己,這一點無論如何是可取的。由此可見冰凌的思想和胸懷之博大。當然,冰凌也以自己獨有的幽默調侃了李敖一把:“我們提名巴金的時候,李敖説巴金不可能獲奬,那是紐約一群爛作家選的,我笑問大家有沒有爛啊。大家都説沒有爛,前列腺都好好的。”
四、冰凌幽默小説建立文學新景觀
冰凌爲什么寫幽默小説?這當然與他個人的創作風格攸關,但更多的反映出他對文學理解的睿智。剛剛接觸冰凌的文字,頗爲不解他爲什么要走幽默路線。尤其是以他一米八的大塊頭,虎背熊腰的身板,堂堂的相貌,凜然的正氣,總覺得他斷然不太應該或不太適合寫幽默作品。倒是寫磅礴大氣的歷史小説和鋒芒鋭利的雜文感覺比較合體。
不過瞭解了冰凌的身世、性格和思想後,覺得他非寫幽默小説不可了。他出生於上海,但在福建長大,福建似乎有幽默的傳統,林語堂便是一例;冰凌性格寬和,熱情洋溢,交友三千,顧盼神飛,他是一個生命力旺盛、具有幽默特質而且通透豁達、達變通權之人;他還醉心于小説創作,醉心于以揭露官場“怪現狀”爲題材的小説創作。因此,寫幽默小説的重任無疑落于他肩了。
冰凌先生的幽默小説遠遠超出想象。正如著名作家蔣子龍所説:“讀了冰凌的自傳體小説《中風》,和另外的兩部中篇小説《旅美生活》、《同屋男女》,忽然有了被震憾的感覺。”我也正有此感。爲什么被震撼?還是蔣子龍先生説得好:冰凌的小説世界盪漾開闊,展現出一種更爲深邃和複雜的新規模。但依然保留着他慣有的幽默性,只是幽默的包容性更大了,深度和品位也當刮目相待……幽默是客觀的,機警的,又是意識危機的一種體現。……
不過,冰凌小説的力量還不僅僅在于幽默。幽默只是他小説和文學創作的形式或方向罷了,眞正讓人感覺到強大的力量和極度的震撼,是他經由幽默的形式,深刻把握了事物的本質,參透了生活的要義,然後提綱挈領,含英咀華,專精覃思,在簡短的篇幅里閃展騰挪,揭出病瘡,析出眞理,讓人在會心一笑中發覺眞理,沐浴光輝。幽默是他集中思考的方式,幽默藴含的思想是他的精神所指和力量所在。幽默是作家思想睿智的表現,是作家才情交匯的表徵。幽默是冰凌戰鬥的方式,進攻的武器。而幽默背後的作家自身,才是眞正的人性之花,思想之花,精神之花。
著名文學評論家何開四曾稱冰凌的幽默小説是“當代文壇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他説:“眞正的幽默作品,總有其思想包容,並貫穿了對人生勃郁的生氣,這在冰凌先生的作品中得到生動的表現……他的作品貫穿了對人生及社會歷史文化睿智而深沉的思索,談言微中,可以解紛,外諧內莊,發人深省。”冰凌的幽默小説在“微”字上下足了功夫。他的近百篇極短篇小説,往往只有千來字,甚至五六百字,便可獨立成篇,而且形態體徵,無一不全,同時思想力道,無一不足,這一點尤其讓人稱道和驚嘆。比如《無題》、《“喜訊”》、《紅眼病》、《“特異功能”》、《“恩重如山”》、《球賽》、《講稿》、《綜合檢查》、《採訪》、《電話鈴聲》、《棋賽軼事》、《救急》、《“0”的猜想》等等,看了讓人大呼過癮,爽乎快哉!
冰凌的幽默小説有相當部分選擇了“官場”作爲主題。中國是個官本位思想積澱深厚的國家,人容易在官場社會和官場文化里展露出他的本性。而官場里的人的本性往往具有變異性和畸形色彩,因此這對於揭示和展現官場文化是個很有利的試金石。冰凌先生在他的《冰凌幽默小説選》里以近百篇的中短篇小説和極短篇小説深刻揭露了官場文化中的劣根性,形成一大官場文化系列,這在當今文學創作上是很突出的。冰凌的官場幽默小説無疑具有開創意義。它大有《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之勢,而它又使清末以來的官場譴責小説變爲如今的官場幽默小説,正建構着新的文學秩序和創作方向。
冰凌的幽默小説集中發力,以中篇小説《旅美生活》、《中風》、《老莫》、《母親的心》、《有一位靑年》,短篇小説《同屋男女》、《關於分杯子》、《老段》、《成書豪》、《寫小説的兒子和當厰長的爸爸》、《騷擾電話》、《往事》、《婚夜》、《馬林蘇》、《無花果》、《“莎士比亞”》、《五嬸》、《趙錢孫李》、《會議情况》等一批經典作品建立起他幽默小説的根基,再架以豐繁燦爛的短小篇章,共同建構幽默小説的奇觀和領地。整部《冰凌幽默小説選》和《冰凌幽默藝術論》,看似謙退隱忍,藴藉含蓄,卻是鋒芒不露自顯,力度隱而不藏,氣勢磅礴,綿綿不絶,深具震撼效力。幽默小説在冰凌先生此處,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發掘,它已然形成文壇新的景觀。冰凌的幽默世界具有無限開拓的可能。
冰凌的幽默小説獲得了方家們的一致肯定和贊同。何開四説:“他的小小説,不僅意藴深沉,而且結構精巧,沒有雷同,眞所謂納須彌于芥子,而不把蚊垤擴大爲泰山,沒有深厚的文學功底是絶對不能實現的。”實在是深中肯綮,讓人信服。沒有深厚的文學功底豈能寫出如此衆多簡短而精巧、簡樸而深沉的讓人嘆服的幽默小説?著名女作家葉廣芩這樣評價冰凌:“如此不懈地寫下去,當在衆人之上,你是個大家。關鍵是境界,是人格和品位,在文學這條滿是荆棘的路上,你會跑到最後,相信我的眼力。”
  正是這樣,冰凌先生用他的幽默小説、睿智的思想、崇高的人格和文學品格,共同壯闊着他的人生奇觀;這種奇觀,將引領他走向更高的境界。(李春松 重慶文學評論家)

 
   
 
 
 
 
 
 
 
 
 
 
 
 
 
 
 
 
 
 
 
 
 

 

 

返回主页